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底特律】【康纳水仙月】论RK900与美少女的兼容性

#沙雕预警
#康纳水仙月第六棒
#搭档@关东煮 



————————————————————

RK800-60怎么也想不到,RK900会低声下气的找他帮忙。


当然,“低声下气”这个形容词是60自己加上去的。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


900微低着头,用一种过于刻意伪造出的友善眼神直视着他,硬邦邦的说了两个字。


“帮我。”


——————————————————


“你一定是程序出错了。”PL600型仿生人坐在沙发上听完全程,摇了摇头,慢吞吞的吐出一个几乎人尽皆知的事实,“他是你情敌。”


“但是他不知道——而且就是因为这样,”60手里拿着一袋马库斯刚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钛液,斜靠在沙发背上,“我才更要'帮'他。”


“那么,”赛门瞄了一眼警惕的盯着60的马库斯,不着痕迹的挪开了一些,拉开自己和某RK800的距离,“你跟他说了什么?”


“你们会知道的。”60笑出一口蓝牙。


———————————————————


今天是个适合办案的好天气。康纳提早结束待机,打算去警局看看有没有案子可接。


康纳不太确定异常仿生人有没有“无聊”这种情绪,但是他确实感到自己已经因为长期无事可做而烦躁了。自从新机型RK900上任之后,交到康纳手上的案子就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没有挑战性了。现在康纳甚至因为DPD人手不足而接到类似“送摔跤的老奶奶去医院”这种任务——即使康纳挺高兴老太太没事——但这也太浪费了。


康纳这么想着,皱着眉头刷卡进门。不出意外的,他的后辈已经早早的到了警局。康纳甚至觉得他其实是因为无家可归而在警局过夜。


但这是不可能的。RK900因为优异的表现而接连斩获好几个荣誉勋章,拿到的奖金已经足够他在纽约的市中心买下一套还算不错的房子了。


“早上好,前辈。”蓝蓝白白的仿生人跟他打了个招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康纳觉得他今天有些局促。


“早上好,900。”康纳回给他一个微笑。


900的光学组件微不可见的缩了缩。


“前辈。”900在康纳进入局长办公室之前叫住了他,“请跟我过来一下。”随后转身向茶水间走去。


康纳顿了一下,在案子和'后辈的请教'之间犹豫了一瞬,选择了跟上900。


“有什么事吗?”康纳关上门,尽力摆出一个温和的表情。


这个表情在900眼里就是另一回事了。


他大步走过去,单手撑在康纳颈侧,另一只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按下了锁门按钮。


“RK900……?”康纳朝后退了一步,背部抵上门板,伸出手去推了推面前比自己高大一些的家伙。900低着头,冰蓝色的直直的眼睛看向他的——


“请您答应我,不管接下来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打开门。”900生硬的说着,用着像是他们在报告编码时会用的那种语调,“我想给您看个……大宝贝。”


说最后三个字的时候他沉默了一秒,随后艰难的、像是卡带般从他的仿生喉咙里挤了出来。


康纳额角的LED灯闪了闪,最后定格在黄色。


“……好。”他说。


在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康纳似乎看见RK900露出了那种像是他在喂食的时候sumo会露出的眼神。但是不等他进一步确认,RK900就伸出了褪去皮肤涂层的手,下一秒康纳的眼前变得一片漆黑。


“RK900?”康纳眨了眨失去焦距的眼睛,不安的动了动,似乎想要挣脱后辈的禁锢,“怎么回事?”


“我暂时关闭了你的光学组件。”900用膝盖顶在康纳腿间,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防止他挣开,另一只手解下他的领带,随即将康纳整个人翻过去,双手背在身后,用领带扎了个死结,“请不要担心。”


康纳的额灯爆闪着红光,音频接收器传出布料摩擦的窸窣声。属于RK800的处理器高速运转着,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逃跑成功率,0%。


康纳泄了气一般沉下肩膀,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就感到手腕上的束缚被人解下。


900搀着康纳站起身。


光学组件被打开的一刹那,康纳的系统险些停止运作。


RK900型仿生人,他的后辈,DPD的骄傲,目前市面上最高端的机型——


正穿着一套水手服。


还是露脐的那种。


康纳在900期待的目光下呆滞了整整一分钟,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夺门而出。


“前辈!”康纳听见900在身后喊。他没有做任何反应,抿着嘴一言不发的朝警署外面跑去。


那天,半个DPD的警察都见证了让他们目瞪口呆的一幕。


先是好脾气先生康纳带着一股杀气用一种惊人的速度从茶水间冲出去,额灯闪的五颜六色,接下来一贯冷漠谨慎的RK900穿着水手服风一样的追了上去,嘴里还喊着:“请听我解释!”,随后,一向以脾气不好著称的RK800-60突然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笑,笑完他还给里德警探倒了一杯咖啡。


最后由汉克大声骂了一句“fucking Android.”结束了这场闹剧。
————————————
赛门接收到60发来的文件的时候,他正在下楼梯。看到录像时他一脚踩空,险些头朝下栽过去。


“怎么了?”马库斯眼疾手快,伸手揽住他的腰,阻止了PL600的提前报废,“机能出问题了吗?”


“不是……”赛门为了组织语言沉默了一小会儿,“呃,你最好准备一点生物组件和蓝血,我们可能要接待一位……重伤伤员。”


马库斯盯着他。


“他怎么有你的传输网络?”半晌耶利哥的领袖问,“我前几个星期好不容易才拿到的。”


诺丝在一边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


“他问我要,”赛门瞥了眼女元老,“我就给他了。”


“噢,我明白了。”马库斯一脸云淡风轻,“我突然想起来,耶利哥好像没有能跟RK800匹配的生物组件。真可惜。如果他来了,那我就只好送他一程。”
——————————————
最后60还是没有被报废。


只是那之后的一个星期,康纳都没有去上班。


而DPD多了个臭着脸的吉祥物——穿着水手服的 RK800-60。


900还贴心的给他扎了两个小揪揪,一边一个。

评论(6)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