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HP】我的杀手丈夫

#Hans x Private邪教
#这对真的很好吃!!!
#随便乱写,有人看我再写下去
#字有点多,可作为厕所读物(什)
#史密斯夫妇梗
#因为lof原地爆炸所以走评论链接
#以上可以接受↓




——————————————
他们都是杀手,只是对方不知道

【世界观设定】人类与人犬

蘑浆渣裂风虫R:

人犬,外貌基本与人类相同,只不过长着类似犬类的眼睛、耳朵、尾巴、牙齿、爪子和生○器。人犬是原始时代进化分支出的一个独立种族。每个人犬的犬类外貌,即上述几项,不一定相同,但那只是像人类的人种一样的区别,请不要当面讨论一位人犬更像萨摩耶还是哈士奇,除非他同意或者你不介意被咬【就像人类被讨论更像大猩猩还是黑猩猩】。


人犬的智力基本与人类持平,由于保留有较大程度的兽性所以容易受刺激,哪怕是性格文静的人犬也有可能瞬间发狂。同条件下的人犬身体能力高于人类。然而,人犬的社会地位并没有因为他们的能力而提高,一方面是因为和人类的数量差距,另一方面是人犬天生有服从某一特定对象的本能,使得他们长期安于被支配地位。现代社会中人犬的地位已经得到了大幅改善,他们的尊严被认可,经过教育也开始注重自己的权利;大多数人类公民会将他们平等对待,但种族歧视现象依然存在。


人犬可以和人类通婚,生下的后代大概率为携带嵌合人犬基因的人类——目前世上几乎不存在纯种人类或人犬,但是人犬数量远远少于人类。两个人类也有可能生出人犬,但是几率小于两个人犬生出人类。在发情方面,人犬和人类一样,几乎是全年都处于低频发○期。


目前大部分国家允许人犬登记为公民并与人类登记结婚。但实际上很少会有人类和人犬结婚,倒是有很多为了寻求刺激感而419的【就像○交爱好者】。由于人类主宰世界,人犬又被认为是和人类不同的种族,尽管智能水平相同,仍然没有国家允许人犬进入政○高层,人犬能获得的最高政○地位限于州长/省长。由于人犬的种族特性,七成人犬会参军、参警或当保镖、保安,虽然在军队里被视为战友,但只允许作为正规军人的辅助存在,除了只有军犬组成的特殊部队;两成人犬会选择从事社会服务相关的工作,保姆、养老院、残疾人服务等;剩下一成里是极少数选择进入商场、政界、学术界或者流浪街头的人犬。


 


<Skipper>


现任CIB(世界联合中央情报局)[*现实中没这种东西]特工。以优秀成绩毕业于德国军校后,先是加入了欧洲联合军反恐部队[*现实中没这种东西],和军犬Hans以单独小组的形式执行任务。然而Hans在一次在丹麦的任务中叛变,破坏了欧联军的计划,摧毁了丹麦的军犬实验室。事发前Skipper对Hans的计划毫不知情,事发后也拒绝跟Hans一起逃走。但是Skipper被认为是Hans的同伙、甚至可能是事件主谋,差点被判为政○犯,幸好经过调查配合后洗脱了嫌疑,但仍然遭到了免职处罚。由于其身手不凡、才华出众,两年后又被CIB招募为特工,成为一名别动队队长。


<Kowalski>


来自俄罗斯的化学博士,队伍的技术人员。前女友Doris是人犬反抗军首领的妹妹,Kowalski为了她而为反抗军工作过,分手后退出反抗军。平等主义者,经常为了队内军犬的问题和Skipper争吵。【不要问kwsk为什么资料那么少,我尽力了】


<“Rico”>


美国东海岸的流浪犬,交流障碍。人类男性和人犬女性的私生子,没见过生父,生母在他四岁时死亡。有个双胞胎兄弟,七岁时因为偷窃被打死。摸爬滚打活到了二十二岁时患了重病,没钱就医。偷东西时由于生病没能安全离开,中了弹,在路边奄奄一息时被Skipper发现。原本Skipper由于Hans的背叛不再信任人犬,但犹豫再三还是把Rico带回了基地进行治疗。Skipper本打算等Rico恢复后就让他离开,但是机缘巧合Rico参与了一次任务而且立了大功,Skipper答应让他临时住下。后来Rico一次次地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与忠诚,最终获得了Skipper的信任。“Rico”是Skipper起的名字。


<Private>


某个英国贵族的孩子,父母都是人类。因为父母都是上流社会人士,所以没人敢找Private的茬,而父母也没有将Private与他的兄弟姐妹区别对待,Private的成长美好而幸福。由于出身军事世家、又是人犬,很顺利地进入了军校。毕业时,CIB总部还不知道Skipper收养了Rico,于是把Private分配到了Skipper的小队里。


<“Hans”>


丹麦军方实验室里专门培育的优良军犬,打破了许多军犬的记录。唯一的缺点是,他讨厌人类,因为有着超越大部分人类的力量、被教授了更加深刻的思想,他不想再被人类奴役,他叛变了,转而加入人犬反抗军。但只有一个人类他不讨厌——Skipper,他在军队时的“主人”。哪怕他叛变了,他依然觉得自己属于Skipper,甚至还戴着标有Skipper名字的项圈。“Hans”是Skipper起的名字,在此之前他只有一个特殊军犬编号。


<Dr.Blowhole>


世上第一个取得了科学方面博士学位的人犬,但在一个世界知名研究所工作了三年后辞职组建了反抗军,想要建立一个人犬领导的国家。






***************


是之前焚海和果冻两位太太投稿的文的基础设定……


谢谢两位太太呜呜呜呜呜呜呜

通缉日志(31)

“怎么是你?”Private第一个回过神来,“Kowalski呢?”


“怎么回事?”Skipper揪着Maurice的衣领将他提起来,“你把Kowalski怎么了,你这间谍!”


“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无缘无故就被你们绑到这儿来……快把我送回去!”Maurice有些恼怒地挥开Skipper的手,试图推开舱门,“这个破门怎么打不开?”


“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亲爱的先生。”Roger的声音听上去很担忧,“请不要再这样了,我不会放你出去的。”


“Roger!”Skipper喊,像是突然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你能回去吗?”


“呃……理论上来说,不能。”Roger的语气里带着歉意,“我们已经进入裂缝了。”


“这个裂痕看起来……很有能量。”Fred困惑的摸了摸下巴,“你们要是想找……呃,K什么的,瞬移不就好了。”


Jack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快速跑到操作台前,手指在按键上跳跃:“Fred说的没错,裂缝里充满大量的离子能量,如果有确切坐标的话……这样可行!Roger,你能定位Kowalski的位置吗?”


“我有这个。”Roger说,打开了控制台上的一个面板,露出里面粘稠的液体,“意念控制装置。”


“好,太好了。”Jack大声笑起来,拍了两下手掌,“Fred!你去把能量吸收装置打开……你们中意志最坚定的人是谁?”他回头看向几人。


Fred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黄发少年话里的意思。随后他慢慢挪到操作台前,不确定般按下几个按钮。那边Skipper已经自动站了出来,按照Jack的指示将手指伸进那坨看上去很恶心的液体中。


“能量吸收开启,意念控制模式启动。”


带着电子音的女声响起,Jack又按下了几个键:“现在,集中注意力,想想你们最后见到Kowalski是在什么地方……一定要心无杂念,对场景的刻画乐确切越好——对,就是这样,我们动起来了!移动只能维持三秒,你们动作一定要快!”


“Kowalski,抓住我的手!”Private把Maurice一脚踹下飞船,对着空气伸出手。熟悉的温热感附上手心,用力一扯。


“外婆的沙丁鱼啊!我还以为我要待在那个鬼地方一辈子。”Kowalski喘着气,“你们知道已经过了多久了?一个月!我在这个鬼地方呆了一个月!还好我每天这个时间都会来这个房间,不然——嗷。”


Rico估摸了一下位置,狠狠拍上Kowalski的隐形脑袋。Roger在原地闪烁了一下,回到了时空裂缝中。


“你可以把手抽出来了,Skipper。”Jack看了看一旁眉头紧皱的Skipper,贴心的说了一句。


“不是我不想。”Skipper的语气阴沉,“我不能。这该死的东西吸住我了。”


正说着,Roger又闪烁了一下,随后缓缓降落。


“……Kowalski,分析一下?”Skipper 终于抽出手,看着屏幕中的影像,少有的露出吃惊的表情。


“这是……”Kowalski的语气带着颤抖,他回过头看了看Rico,男人此刻正死死盯着那幢白色的建筑,眼神闪烁,“这是……研究所,Skipper。”


“这是我的研究所。”

通缉日志(30)

时间过得很快,离他们离开只剩下半小时了。但是没有人感到兴奋。


因为所有人此刻都面临着一个大问题。
一个隐形的Kowalski。


“你肯定把自己弄回来,你是个聪明蛋。”Skipper抱着臂,脸上挂着一副“我早就料到”的表情。而被讽刺的科学家皱着脸——可惜没人能看见——干巴巴的开口:“原理其实很简单,但问题是,在这个鬼地方根本找不到麦加芬。”


众人看向一旁的Rico,后者拍了拍自己的肚子表示无能为力。


“你只能……哈哈……盼望下一个地方能找到你说的这个玩意……不然你只能做一辈子小鬼魂了,Kowalski。这真……哈哈哈哈哈。”Marlene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Kowalski尝试瞪她一眼,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Mason和Phil已经结束了他们的采购,此时正在给Fred梳头发。三个人看上去并不关心这里正在发生的事。


Jack站在他们旁边,摆弄着隐形装置的图纸。


“呃……guys,我不是故意打扰,但你们最好快些过来。”Roger的声音从通讯器里响起,听上去很担忧,“探测器检测到时空裂缝似乎提前打开了,根据我的测算……嗯,你们还有两分钟时间。”


“两分钟?”Skipper问,“我们过来的最快速度是多少?”


“至少五分钟。”Roger说,“所以我说情况不妙。”


“定位传送呢?能不能开启定位传送?”Kowalski拔尖了声音。


“可以。”Roger说着,对面传来几声操作屏幕的滴滴声,“请手拉着手。”


Skipper率先拉上Rico的,随后又拽住了Private的。小绅士握住了女士的手腕。Mason和Phil尽职尽责的一边一个牵住他们老板的手,加上Jack组成一个圆环。


“三……二……一……”通讯器里传来倒计时的声音。


“还有我!”Kowalski喊叫起来。Skipper和Private立刻反应过来,伸手一捞。


几人回到了Roger内部。


“时间刚刚好。”Roger长叹一口气,“离飞行还有十秒……呃,Kowalski呢?”


“……这是哪?”Maurice撑着额头,慢慢的醒了过来。

【RS】海盗

#海盗pa
#梗来源于Jun太滴神仙画作@JJJJun 
#并不懂海盗,写来爽的
#以上可以接受↓






Skipper其实并不喜欢大海。


他讨厌海水拍在船身上的声音,讨厌桅杆撑起后留在甲板上的阴影,他也讨厌吹打在脸上的海风,讨厌海面上反射的阳光。


但生活就是这样操蛋,厌恶大海的男人成为了远近闻名的海盗。


没办法,这就是“迫于生计”,至少对Skipper来说。


他爱他的船员们,远胜过爱货仓下存着的黄金珠宝。


“正东方向来了一艘商船,Skipper。”年轻的领航员从瞭望塔上朝下喊。船长懒散的瞥了一眼,随即拍了拍大副的肩头。


“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他说。


大副向右转了个满舵,挑了挑眉毛:“Rico,把那面旗子升起来!”


“Aye!”嘴角有一道疤痕的水手大声应和,将黑旗降下,换上一面绘有骷髅的红旗。


那艘货船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立刻调转了船头,甚至升起了满帆。


“他们偏离航线了。”大副肯定的说着。年轻人已经拽着绳子从瞭望塔上滑了下来,忧心忡忡的看着那面旗。


“真的要这样吗,Skipper?”他问,“一个都不剩?”


“除了小孩儿和美丽姑娘。”船长挑起一边的眉毛。他们的船身已经足够逼近,在对方慌慌张张的架出武器时,水手已经点燃了大炮的引线,送了对面的船几记响亮的礼物。


“Kaboom!”


“干的漂亮,Rico。”Skipper跳上甲板,把木板架在双方的护手上,“Kowalski,保持距离,Rico,跟我过去——Private,留在这儿火力掩护。”


Rico兴奋的欢呼了一声,从后腰抽出匕首咬在嘴里,跟在船长身后迅速通过木板,顺着绳结爬上敌人的甲板。


Skipper抽出剑,一下刺进身后那个可怜家伙的胸膛,随后一个漂亮的回身,干掉了两个妄图开炮的家伙。


“好样的。”约摸半个小时后,Skipper看着满船的尸体和面前捆绑的结结实实的几个女人和小孩,拍了拍Rico的后背。


水手收起他染着血的武器,环上了船长的腰。随后他凑上去,当着那些人质的面和Skipper交换了一个沾染了血腥气的疯狂的吻。


“去搬货吧,小伙子。”船长哈哈笑着,又回身亲吻了一下水手的眼角。

【PH】狙击

#邪教
#吔我PH啦!
#以上可以接受↓












“Rico和我去前面开路,Kowalski留在后方机械支援,Private……呃,Private和Hans,楼顶狙击。”


即使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Skipper依旧无法接受队伍中多出来一个人——还是他深恶痛绝的人——的事实。


“走吧,小家伙。”Hans倒显得放松许多,抢在年轻人前面一把捞起地上两个装着狙击步枪的收纳袋挎在身上,大步朝楼梯走去,好像这些重量对他来说完全不算什么。


Private弯腰的动作一顿,回过神后立刻跟上年长者的步伐。


“Hans……等等。”紫发的男人比Private高了整整二十厘米,走起路时步子跨的很大。Private不得不用小跑的速度才能跟上他。


“在战场上,可没人能等你,小家伙。”Hans从喉咙里哼出一声低笑,却放慢了步子,“快些吧,Skippa在等着我们的火力支援。”


“他只是想把我们调开而已。”年轻士兵嘟囔了一句,打开通向楼顶的小门。


Hans将两个枪械包丢在地上,打开其中一个,熟练的组装好他的枪。 Private的速度略慢他一筹,却也顺顺利利架上了枪。


“嘿……”Hans瞄着瞄准镜的眼睛斜了斜,瞥向一边的少年,“Skippa是这么教你端步枪的?”


“呃,”Private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动作害得他一个不稳,“不是,他没教过我。”


“嗤。”Hans笑了一声,放下手里的枪,走过去从背后环住年轻士兵。


温热的吐息与垂在耳廓的艳色碎发使Private有些紧绷,这换来了年长者的一声轻笑。


“放松,跟着我——”

两张沙雕图【。

裤衩打卡

蘑浆渣裂风虫R:



小人头是jun太画的www超可爱


九宫格和文案是我做的,有事冲我来【别


可惜是一群变态

魔鬼

海夜酱酱酱酱酱:

这两天摸的丹麦hs
跟风,知道第一张有多悲伤的请转发()

【RS】Skipper楼下那个好像小狗的学弟

#RS
#大型犬R
#年下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以上可以接受↓








Skipper最近觉得住在他楼下的那个学弟很奇怪。


“简直像条小狗一样。”Skipper撑着额头跟他的室友Kowalski抱怨,“不管什么时候回过头,都能看见他在角落盯着我。”


“别说了,”Kowalski也撑着额头,“我懂。”


“他也盯着你?”Skipper放下了手臂。


“偶尔。”Kowalski不止没有放下手,还揉了揉眉心,“不过我不觉得他哪里像狗,他的眼神挺吓人的,说实话。”


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事情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那天Skipper放学的时候碰巧路过学校附近花园的一个小角落,就看见有一大群人围在那。看穿着,似乎是他们学校的低年级学生。


出于好奇,Skipper凑过去看了一眼。有个男孩正被他们围堵在角落里,眼神凶狠,背贴在墙上,手里抱着个娃娃,做出一副攻击的姿势。而那几个学生则气势汹汹,一人手里抄着一根木棍,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这哑巴欺负Lulu,揍他。”站在最前面的男孩说着便朝前走去。


随后他的领子就被人提了起来,双脚悬空,手里的棍子也被夺走了。


“你们干什么?”Skipper把那人放下来,眉头一皱,吓得那些小孩动都不敢动。


“Lulu想要他的娃娃,这哑巴不给,所以……”为首的小孩吓的快哭了。Skipper摸摸脸,缓和了一下表情,挥挥手赶他们走了。


作为军人的儿子,Skipper自然是看不惯这种事的。所以他插一手,也是理所应当。


但那个嘴角有疤还抱着娃娃的家伙显然不这么想。他先是抬头,待看清Skipper的脸后像是呆滞了一般,用那双婴儿一样的蓝眼睛直盯着他看,看的Skipper那一点同情心像摇晃过的可乐一样滋啦滋啦的直往外溢。


于是Skipper只好蹲下来揉了揉他的头发,给他整了整乱掉的衣领。


“你叫什么名字?”高年级的学生牵着小孩的手把他拉起来,还贴心的给他拍了拍屁股上的灰。过了很久还没得到回应,Skipper一拍脑袋。


“噢,差点忘了你是个哑巴。呃,那你早点回家,不然你父母该担心了。”Skipper看了看天色,说着转身,打算离开。


“Ri……co。”他的衣角被男孩轻轻拽住,身后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听上去说的很费力,“我叫……Ri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