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28)

Julien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他要赶走Clemson了。


现在,伟大的王子殿下正紧紧握着滑翔机的扶手,掌心冒汗,脸色铁青,大喊大叫——


在这之前,他刚刚做完了一套惨无人道的体能训练,几乎快要虚脱了。而这帮“神的使者”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就把他送上了滑翔机,像放风筝一样牵着他。


这简直是极其严重的侮辱和虐待。他在这段漫长的飞行过程当中想着——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机会思考。这个该死的训练让他的脑袋里面除了“等我下去一定要把那个放风筝的家伙打扁”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了。


但是在经历了一个小时漫长又刺激的无安全措施飞行之后,Julien并没能成功的实现他的梦想。其一是因为Rico的武力值实在太高,Julien根本打不过,其二则是因为他一接触到地面就开始狂吐,一直吐到浑身发软晕过去,被Maurice抬走。


“你们对他太严格了。”Private说,语气里面有责怪的意思。


“我觉得没什么。”Jack说,他看起来有些恍惚,“甚至觉得挺熟悉的。”


“下一个是我,Skipper。”Private岔开了话题。


————————


“然后白雪公主就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End of the story.”


Private合上书,看了看床上已经睡着了的Julien,悄悄的走出去,又轻轻的关上门。


“我不相信你们真的是天空之灵派来的。”Maurice看起来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什么天空之灵。所以你如果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那个会飞的东西又是什么,我会考虑不告诉国王陛下。”


Private愣了一会儿,脸色很不好看。他没有讲话,转身走了。


——————————


“Skipper——”


“嘘——Private!小点声。我打算睡一会儿。”


“可是Skipper……”


指挥官闭着眼睛,像没听见似的。


“那个贴身侍从,好像发现我们是假冒的神使了。”Private好歹也是摸清了自己指挥官脾气的老一批新兵,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自顾自的说。


“那又怎么样?”指挥官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他一眼,“反正我们在这里这辈子就这么一天。”


“不一定。”科学家拿着一个看上去到处都写着“我很危险”的帽子毫不留情的拆了指挥官的台,“我们还有20%的可能性再次回到这里。”


Skipper瞪了他一眼,Kowalski后知后觉的“噢——”了一声,缩了下脑袋。


士兵担忧的看着Skipper。


被看着的人并不温柔的揉了揉看的人的脑袋:“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把他打一顿就老实了。”


年轻人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还是没敢和年长者顶嘴。Skipper拍了把他的肚子,端着咖啡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我去瞧瞧那个让我们年轻的Private这么担心的沙丁鱼。”


——其实你让我更担心。Private这么想。然后这个念头就被他自己否定掉了。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被Kowalski手上的帽子吸引过去了。


“那是干嘛的?”男孩子把脑袋凑过去,又朝后退了退。


“这是动能驱动高功率发电智力帽。”科学家说,然后他把两根导线接在一起,“可以通过电击刺激大脑从而提升智力。”Kowalski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有些隐隐的自豪。


“危险……吗?”Private完全没有听懂。所以他选择问了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大多数情况下……”科学家开口。


“不危险?”男孩子马上接口,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他会把使用者大脑里的水分全都蒸干。”


Kowalski说。

通缉日志(27)

“趴下,士兵!做二十个俯卧撑!”Skipper背着手,在Julien周围转悠着。一身军装的Julien显然有些犹豫,但是在Maurice在他耳边带着刻意压制住的幸灾乐祸小声说了句“天空之灵的命令”之后妥协了。他不情不愿的趴下,不情不愿的开始起降,不情不愿的拖了长音数着:“一——二——三——”


“快点儿!”Skipper朝他吼。Private和Rico在一旁用一种沧桑的眼神看着他。


“五!六!七!八!”Julien显然被吓着了,他加快了俯卧撑的速度——


但是在他数到十一的时候,有人突然进来了。


“王子陛下。”进来的人说,“门口有个脏兮兮的乞丐说他是你的仆人,想见你一面。”
“让他进来。”Julien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偷懒的绝好机会,他甚至有些感谢这个拜见者,所以他一点儿犹豫也没有。


“我尊贵的陛下——您不知道我到底多想念您。”


那人一接触到宫殿的地面就跪了下来,匍匐着爬到Julien身前,亲吻他的脚。


Julien感到有些奇怪。这个人看起来并不像一个乞丐,也不脏兮兮的——相反,他的头发被梳的发亮,身上穿着一整套的橙黄色的礼服,上面镶嵌着珠宝,一看就价值不菲。


而且Julien肯定这个人不是自己的仆人——但就是觉得十分面熟。


“这是您的远房亲戚,Clemson,陛下。”Maurice小声提醒着,“你们见过一面。”


Julien“噢——”了一声,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他轻轻咳了一声,刚想说些什么,就又被打断了。


“拜见者带上来了,陛下。”打断他的侍卫说着,嫌弃的把脏兮兮的小孩儿丢在地上,退出去了


小孩儿在地上趴着。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他突然蹿起来,脏兮兮的小脸上带着傻兮兮的笑,直直的朝着Julien的脚扑过去。


Julien没来得及躲,只好用力蹬了两下腿把小孩儿甩出去。小男孩儿飞了挺远,不生气也不喊疼,跳起来接着扑。


“Maurice!”Julien喊,“叫他住手!”


“住手!”Maurice绝对服从命令,“叫你住手!”


小孩就真停了下来,站在原地玩儿着手指,委委屈屈的。


Marlene看的心都化了。


“Mort?!”Maurice喊起来,“你怎么……?”


“Julien王子把我落在街上了!耶——!”Mort又高兴起来,虽然Marlene觉得这没什么好开心的。


“这是我的书童,Mort。”Julien扶着脑袋,“一个烦人的家伙。”


“小家伙你好啊。”Marlene一方面是因为母性光环泛滥了,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真的不想教这个自大臭屁的王子什么东西,于是她说,“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好诶!”Mort欢呼起来,扒住Marlene的肩膀不放了,眼睛还在直勾勾盯着Julien的腿。


“拜托你带他走。”Julien很冷漠,“越远越好。”


于是Marlene就做了个好事,带着烦人精拍拍屁股跑了。


“我以后要是要娶王妃,就要娶一个这样的。”Julien小声的跟Maurice说。


“陛下?”被忽视了很久的远亲小心翼翼的开口,在得到一定的关注度之后直了直胸膛,“陛下,请您允许我……”


“把东西放下你就可以走了,天空之灵的使者大人们在为陛下授课。”Maurice对他很不客气,挥着手赶人家走。


“谁允许你擅自为陛下做决定的?”Clemson反咬他一口,顺嘴拍了个马屁,“陛下是高贵的!独一无二的!没有人可以擅自为陛下做决定!”


他讲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搞得Julien很不好意思。


“他说的对,Maurice。”于是高贵的,独一无二的陛下开口,“你不应该擅自为我做决定。”


“对嘛。”Clemson对着吃瘪的Maurice挑了挑眉毛,“那么,陛下,请允许我为您呈上我……”


“啊……你把东西放下就可以走了。”Julien说。


这下轮到Maurice挑眉毛了。


“遵命,陛下。”Clemson恭恭敬敬弯着腰抱着一大盒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走到Julien的王座前,然后递到Maurice手上,顺带瞪了他一眼。


“那我走了,陛下。”Clemson还指望王子陛下挽留他。


“慢走。”可惜王子陛下光顾着看自己的手指甲,没听出来他什么意思。


Clemson瘪了瘪嘴,心里难受。但是表面功夫得做足,他还是装的高高兴兴的,走出去了。

通缉日志(26)

“等一下,Skipper!”Kowalski拽住了指挥官的袖子,“这太危险了。”


“危险?”Skipper哼了一声,“我的字典里可没有这个词。”


“我的字典里有诶!”Fred喊,“我可以翻给你们看。”然后他就乐颠颠的跑去房间里拿字典了。


“有的时候我真希望把他丢下去。”Skipper叹了口气,“那么现在——Kowalski,分析一下'危险'?”他说着,拿手比了个引号。


“根据我的观察,我们现在应该是到了中世纪的某个地方,”他顿了顿,“或者是接近中世纪。总之这个时间段的人都迷信的难以置信。我们如果就这么下去,很有可能会被当做女巫烧死。”他又顿了顿,“我是说,巫师。”


“选项?”


“啊……我们可以让Lemmy下去试试,要是他没有被绑起来烧掉我们就可以下去了。”


所有人突然看向他。


“What?”Kowalski搓了搓手臂,“Lemmy会自我修复。”他试图躲开谴责的目光,“而且我们需要他探测下一次时空裂缝的出现时间。”


谴责的目光柔和了不少。


“就这样。”Skipper说。


Kowalski给Lemmy下了指令,机器人便自己打开天窗飞出去了。


————————


一片嘈杂。


年轻的Julien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侍卫们在他身后的不远处。平民被阻隔在了人群后面,但也不妨碍他们成群结队带着妻儿老小来看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鱼。


Lemmy从天窗里飞出来的时候,几百个人忽然就安静下来了。


没有人发出哪怕一点点呼吸的声音。他们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天空之灵万岁!Julien王子万岁!”忽然有谁喊了起来。然后人群就炸开了,所有人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天空之灵万岁!Julien王子万岁!”


——————————


“分析一下,Kowalski。”


“……看起来是某种迷信思想在领导他们的动作,Skipper。”


Roger里,剩下的人都坐在监控室里,屏幕上放映着外面的景象。Kowalski似乎有些震惊,“根据我的分析……呃……Lemmy跟那个带着王冠的家伙相似度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


“Yeah,I can see that.”Skipper抱着臂,瞪了Kowalski一眼。


“噢……!你不是问这个。”Kowalski拍了拍脑袋,在一旁那个屏幕上面全部是图形的电脑上操作起来,“根据Lemmy的探测,下一次裂缝发生的时间是二十九个小时之后。”


“那也就是说我们有整整一天的时间可以出去逛逛!”Private兴奋起来,Marlene附和着疯狂点头。


“Negative,Private.”Skipper说,“谁知道下面这些暴民还会做出什么举动来。”


“噢……拜托了,Skipper。”Private眨巴着眼睛。


“……Ok……ay。”指挥官总是容易对年轻的士兵心软,“至多六个小时。”


“万岁!”


——————————


Julien已经懵了。他过去十六年学习过的知识此时一条也派不上用场。他就在一片为他的欢呼声里傻呆呆的站在那里,完全没有一丝那个高傲的、冷漠的王子的样子——


“Julien!”有谁悄悄地挤过人群,小声的喊他的名字,“Julien!说点什么!”


“啊?啊!Maurice!你来的正好!”Julien一把拉过他的管家,“我该怎么办?”


“尊敬的天空之灵啊!”Maurice扯了扯Julien的袖子,高声喊了起来。人群又一次安静下来,所有人跪在地上听着。


“尊敬的天空之灵啊!”Julien也喊了一遍。



“欢迎您的到来,请您告诉我们您的指示。”Maurice小声的说。


“欢迎您的到来!”Julien喊,“请您告诉我们您的指示!”


——————————


“Kowalski?”Skipper问,他似乎憋着笑,“指示?”


“随便做点什么,Lemmy。”Kowalski涨红了脸,对着操控Lemmy的那块平板说。


然后机器人就在几百个虔诚的信徒面前跳起了舞。


“What are you doing!”Kowalski捂住脸,“这下该怎么办,Skipper?”


“我该问你怎么办。”Skipper盯着屏幕,脸色有点难看,“早就知道他除了跳舞什么也不会!”


“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Private说,他已经换了一身亚麻的衣服,“把话筒给我。”


“Ho,wow wow wow,别闹,年轻人。”Skipper笑起来,“我们会想出办法来的。”


“实在不行我们可以就躲在Roger里二十九个小时,然后永远离开这里。”Kowalski说。


“别废话。”Marlene刚刚换好她的裙子,插着腰瞪着他们,“停下他愚蠢的舞蹈,把话筒给Private。你们在浪费我们的六个小时。”


话筒被递到了Private手上。


——————————


“看见了吗?”突然从哪里传出一个男孩的声音,“你们看见了吗!这是我赐给你们的舞蹈!”他顿了顿,似乎在思考什么,“命运已经注定,你将会成为国王!”


Lemmy很适时的看向Julien。


“接下来,我将会派遣使者来到这里!他们将教会你如何成为一个国王。遵循他们的指令!”


然后Lemmy就退回了Roger里。


“天空之灵万岁!”人群又喊了一遍。






————————————————————
这里是字母菌。
我之前卡文卡的想死……憋了好几天才把这章憋出来,一天就敲了几个字,累死我了。
还有我最近在尝试(?)还清之前欠的RS,所以这篇才拖到现在!(强行狡辩)
反正我就是没坑啦。为自己鼓掌。
最近考试,更新可能就很慢很慢了。暑假也不一定会快哦~(nitm)
废话说的有点多啊……
你们猜Julien怎么变傻的?(滑稽)

通缉日志(25)

“小王子啊!”


“小王子来啦!”


“……不愧是王位继承人诶。”


“是啊是啊……啊哟,看看这排场。”


集市上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不,甚至比以往更加热闹。百合、玫瑰和薰衣草的香气弥漫在空气里,有钱人家的小姐们提着裙子,踮起脚尖,摆出自己最漂亮的姿势,试图透过层层叠叠人群让马车里的人看到自己。而穷人家的姑娘们则采了不少各式各样的花儿,早早等在路边,把那些颜色好看的植物扔向车厢。正午的太阳把她们黝黑端正的脸蛋烤的红彤彤的,一点儿也不比小姐们脸上涂着的胭脂逊色。


车里坐着的,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他的脸色苍白,乌黑色的头发梳理的整整齐齐。他的鼻梁高挺,嘴唇很薄,没有一丝血色。他金黄色的眼睛没有一丝光亮。他身材高挑,整个人看起来就平白无故的有一股子高傲劲。他头上戴着的皇冠华丽漂亮,煜煜的闪着光。


他一动不动——像个精致的陶瓷娃娃。


“Your majesty.”车窗上盖着的帘子被掀开,露出另一张看上去稍稍年长一些的男孩儿的面孔,“要不要把他们赶走?”


少年瞥了一眼窗外,轻轻皱了皱鼻子:“不用。”


“遵命,your majesty.”男孩看上去松了口气,他拍掉头发上沾着的花瓣,放下布帘。


就在那么一瞬间——当布帘垂下、男孩儿的视线被阻隔了的的那一瞬间,天空暗了下去,紧接着,雷声伴着闪电轰隆隆的打了下来,简直贴到了人的脚后跟。雨“刷”的一声倾泻而下。


人群骚动起来。小姐们慌忙撑起雨伞,水珠冲走了她们脸上的脂粉,露出了她们苍白刻薄的脸。


“怎么回事?”少年皱起眉头,刚刚掀开布帘,便听见那个被人群挤到了远处去的男孩子的喊声。


“Julien!小心!”


有一束闪电亮的刺眼,这么硬生生的打在地上,凿出一个窟窿。黑漆漆的天空被它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Julien瞪大了眼睛。


————————


Kowalski没想到裂缝的出口居然是垂直向下的。


Roger很给面子的只剩下了刚好可供着陆的电力,所以他们几乎是沿着这条轨迹直直的掉落下去的。


客厅里面一片漆黑,蜡烛早就因为高速的坠落而熄灭。泳池里面的水洒的到处都是,Skipper被象棋的棋子砸到了好几次。


“电力充满。检测到正在高速掉落,三秒后开始减速,请做好准备。”


一阵巨大的响声之后,灯忽然亮了起来。机械化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上冒出来。所有人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面包机还砸中了Fred的肚子,引得可怜的男人痛叫了一声。


“电力充满?!”Kowalski惊叫了一声,“噢——可能是穿过裂缝开口的时候产生了大量的静电,所以直接将Roger的电能充满了!”他恍然大悟般的拍了下手。


Skipper把咖啡机摆正,给自己磨了杯咖啡:“我可想死你了,美女。”他喝了一大口,满足的叹了口气。


“正在着陆……五……四……三……二……一……着陆成功。”


客厅抖动起来。平静下来之后,Skipper拍了拍洒到身上的咖啡。


“我们下去看看。”



——————————
这里是字母菌。故事到了这里算是(终于)进入主线了。之后几天我要考试,更新的频率可能就没有那么快了,但是一个星期两章应该还是有的……
ps:顺便,关于时空裂缝啦出口啦空间转移啦静电啦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要是有小伙伴懂得话请务必给我科普一下!!!

【HS】如何正确对待你的宿敌

#上次活动的500字奖励。@吐槽v时代 
#亲吻预警,ooc预警。
这篇大概是拟人的吧(???)我自己也不太确定。





“如果你有讨厌的人,直接上去给他一个舌吻就行了。他或许会打断你的腿,但是腿伤可以愈合,但是对方的心理阴影会跟着他一辈子。”


Skipper在哪里读到过的这句话又重新浮现在他的脑袋里。


“Hans!”Skipper挥手抵挡住了对方的攻击,顺便补了一刀。


“Hans!”他又喊了一声。


“干嘛?”海雀问,下意识的朝一旁闪去。


“我数三二一,我们停战,你觉得怎么样?”Skipper说,他又空挥了一刀。


“为什么要停战?”Hans问,他看起来有些兴奋,“你愿意跟我和解了吗?”


“不是。”Skipper有些恼火。他向后退了一步,退出了战斗,“你过来一点。”


Hans本人似乎有些犹豫,但是他的头脑却控制着他向前走了一步。


“再过来一点。”Skipper说。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Hans吃瘪的表情了。


Hans于是又向前走了一步。


“再近一点。”Skipper说。他已经想象出了Hans蹲在墙角郁郁寡欢的样子,废了好大劲才抑制住嘴角的笑意。


Hans眨了眨眼睛,又跨了一小步。现在他们只有两个拳头那么大的距离了。


“再往前一点点。”Skipper说。他抽了自己一巴掌以控制住自己几乎痉挛的肌肉。


Hans刚要往前,却被Skipper的动作吓了一跳。他的理智好像重新开始管事了。


海雀朝后退了一小步。


“我凭什么听你的?”他问,“你想干嘛?”


“过来。”Skipper皱起眉头,拽住他的领子亲了上去。


他还伸了舌头。法式深吻的那种伸舌头。


Hans僵住了。


好了,他开始发抖了,我成功了。Skipper想。他眨了下眼睛,准备撤退。


Hans按住了他的脑袋,然后把他按在了一边的柱子上。


——————


这天,这两个人分开之后,Hans哼着歌,抱着一条被打断的腿高高兴兴的走了。


而Skipper,据他的三个士兵说,他在那之后三天都没说过话。



END

通缉日志(24)

“我们死了吗?”Fred第一百四十三次问Marlene。


“没有。”好脾气的小姐第一百四十四次回答他——或许她只是高兴有人能跟她在一片死寂里面说说话才这么耐心,“如果我们死了,你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说话了。”


Fred望向窗外。那里黑漆漆的一片,偶尔会有几束银光散开。Kowalski说那就是在时空裂缝里死去的生物。


Private、Rico和Jack正在客厅的小餐桌上点了个蜡烛打着扑克来缓解压抑。事实上这很起作用,不一会儿Rico就和Jack打了起来,Private忙着劝架,一时三个人都没顾上害怕。


圆球被他们跟着Lemmy一起带了上来。它被关在一个密闭的方块盒子里,由Mason和Phil看守着——这让两兄弟觉得自己像是守护公主不被王子看见的恶龙一样——而“王子先生”此刻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Kowalski把Lemmy的电力全部提取出来给了Roger,避免飞行器在时空裂缝里能源短缺。


而Kowalski本人正紧张的坐在驾驶室里,紧张的看着Roger自动驾驶。Skipper也在那里,但是他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要轻松多了。


“放松点,Kowalski。”他喝了口速溶的冲泡咖啡(所有的电力都被Kowalski断了,所以他没法用咖啡机),皱了下眉头,把杯子放到一边,“……还有多久我才能喝到咖啡?”


“随时,Skipper。”Kowalski的眼睛依然紧盯着根本不动的雷达,“随时随地。时间在裂缝里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可能已经在里面待了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更久。”他解释到,“而裂缝里的方向都是紊乱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按照哪个方向在前进。所以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可能是任意一个时间的任意一个地点。”


“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咖啡,”Skipper很擅长抓重点,“而且当我们出去的时候,还不一定有咖啡豆。”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科学家终于把目光从雷达上收了回来,“是的,Skipper。”


指挥官看起来有些焦虑:“我去花园散散步。”


“我并不建议去花园,Skipper。”Kowalski说,“花可能都因为没有保温系统枯死了一大半了。”


“那我去告诉Marlene这个消息。”Skipper挥了挥手,“我得做些什么事情让我忘掉咖啡。”


——————


“什么?!”Marlene叫起来,“花园?那我的泳池怎么样了?”


“因为没有电,已经很久没换过水了。”Kowalski推了推眼镜。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盯着雷达,决定让Roger带着他们自生自灭,“根据我的推断,可能已经发臭了,而且极可能长满了水蛭。”他压着声音说。


Marlene张着嘴,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余光又瞥到了在一旁劝架的Private,于是只好极力抑制住想说脏话的冲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电力?”她嚷着,“我可快要受够了。”


“随时。”Skipper学着Kowalski的样子,甚至还抢走了他刚刚脱下来的白大褂穿在身上,“随时随地。”


Marlene刚想问些什么,却被脚底一阵猛烈的震动打断了。


“地震啦!”Fred喊着,他躲到了那张Rico他们打扑克的桌子底下。


所有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伴随着刺耳又响亮的警报声。Kowalski冲进控制室,其他人紧随其后。


“找到了……”Kowalski看起来情绪激动,操作控制板的手也有些颤抖,“第一个出口……找到了!”


“第一个出口?”Jack瞪大了眼睛,“找到了?”


“Wowwowow,”Marlene被Jack挤到了一边,吓了一跳,“如果有人愿意给我解释一下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们能出去了。”Kowalski用力按下一个绿色的按键,发出轻微的“哒”的一声,“Roger找到出口了。”

通缉日志(23)

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等待着。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Rico甚至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


一阵令人尴尬的、短暂的沉默之后,圆球忽然动了动。紧接着,它快速的朝Lemmy飞过去,在挨着他的脸极近的地方,睁开了眼睛。


是的,眼睛。在圆球正中心出现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


圆球看着Lemmy,Lemmy也看着圆球。


紧接着他们身边的空间就撕开了一条口子。


“Kowalski?”Skipper瞄了一眼那个裂口,“这该是正常现象吗?”


Kowalski咽下一口口水,也偷瞄了一眼那个正在吸入灰尘和一些其他的小玩意儿的裂口:“根据我的经验……完全不正常,Skipper。”


Skipper转过头去看他。


“那会发生什么?”


被问到的男人挑了挑眉毛。


“噢,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宇宙毁灭而已。”


说完他开始尖叫起来,绕着直升机顶部不大的平台上开始跑圈。


除了Skipper,所有人都愣了一秒,也开始尖叫起来,绕着直升机顶部不大的平台上开始跑圈。


“所有人冷静下来!”指挥官下了命令,“Kowalski,我们大概还有多少时间?”
Kowalski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裂缝,又看了看仍然在对视着的Lemmy和圆球:“他们现在处于一种奇妙的平衡状态,所以只要它们两个都不动,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Kowalski说,“但是一旦它们中的任意一方动了一下……那么……”他咽了口口水,“根据裂缝的扩大速度,我们最多还有五分钟,就会被这个时间裂缝完全吞噬。”
“那么如果我们待在Roger里,生还的几率是多少?”


“百分之零点零零一。”Kowalski说。


“那么站在这里呢?”


“百分之零。”Kowalski说。


“那么我想回Roger里生还的几率还是相当可观的。”


——————


Roger里。


Kowalski启动了Roger的备用电源。此刻,他正在疯狂的给这个大家伙编程,来确保这个大家伙能顺利的穿进裂缝。Skipper眼睛一眨不眨的观测着外面的状况。


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Kowalski?”Skipper打破了沉默,“如果……呃……我是说如果,他们两个的其中一方眨了下眼睛,会发生什么?”


“那么时间就会被彻底撕裂,”Kowalski 说,按下回车键,然后整个人摊在了椅子上,“然后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裂缝吞噬,运气不好的话就会在高强度的穿梭中化成灰,”他活动了一下四肢,站了起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通过裂缝掉到别的时空里面。”


“那么,”Skipper说,他把观测镜的盖子合上了,“我们'运气好'的几率现在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二点零零一,Skipper。”Kowalski无不自豪的说,“我整整提高了五十二个百分点。”


“这个几率可以接受。”Skipper挑挑眉,“Private!”


“到!”士兵喊着,敬了个礼。


“你去做一些你老爱干的祈祷之类的事情吧。”Skipper说,他观察了一下所有人的表情。


“因为我们可能马上要堵上这百分之五十二点零零一了。”@

通缉日志(22)

在Kowalski的平板手表倒计时还剩下四十秒整的时候,那个圆球忽然的停了下来。


它就像是突然被拽住缰绳的马那样,就这么硬生生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稍稍松了口气,但是没人为此感到庆幸。


这实在太诡异了。


“Kowal——ski?”Skipper一边抬头盯着圆球,一边小声的问着一旁受了不少伤的Kowalski,“分析一下——?”


“Well……”伤口虽然不大,但是数量却不少,Kowalski疼的咬牙切齿,“第一,它很显然跟我有什么过节……虽然我根本不认识它。第二点,它好像在等着什么东西……之前的攻击似乎都是拖延时间用的。”


“该死!”Skipper喊了一声,把Private吓了一跳,“中计了!”


“我可不管它的目的,”一旁的Dubois开口了,“我也不希望把命丢在你们身上。所以再见了小家伙们。他们会知道你们已经——”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死了。这对我们都好。”她看了眼圆球,“不过看来我得说一次实话了。”


“谢谢。”Private试图跟她握手,但是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二十九……”


圆球突然发出了沙哑的数数声。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这不像是一
个机器人该发出的那种带有浓重电子味道的声音,而更像是一名濒死的人类男子艰难开口一般的声音。


“二十六……”它悬浮在空中,用这种令人发毛的、沙哑的声音数着。


“二十五……”


“Kowalski?”Skipper推了推看起来呆住了的智囊,“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这这这这些数字是什、什么意思……?”Kowalski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重复了一遍Skipper的问题,“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二十四……"


“Kowalski!!?”Skipper冲着他的耳朵大声喊着,“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噢!”Kowalski似乎反应了过来,他挠了挠头发,刚刚举起手臂想要用平板手表搜索些什么,又突然愣住了。


“Ski……pper?”Kowalski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名为“恐惧”的表情。


“Uh-huh?”Skipper皱起了眉头。


“十九……”沙哑的声音还在数着。


“Skipper。”Kowalski发出一记吞咽的声音,“这个数字……是……”


“十六……”


Skipper耐心的等着他。


“这是Lemmy的时间,Skipper。”Kowalski说,“它在等着Lemmy出来。它完全知道Lemmy会什么时候出来、从哪里出来。”Kowalski的声音在颤抖,一半是因为恐惧,一半是因为兴奋,“也就是说……”


“十……”


“也就是说?”Mason的眼皮开始抽搐,他握紧了Phil的手。


“九……”


“也就是说……”Kowalski看向离他们并不远的天窗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要么就是操控它的人非常了解我们……”


“八……”


“要么就是,它来自未来,而且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Kowalski的眼睛里闪着光。“……它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情。”


“七……”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抬头看着那个漂浮着的圆球。它开始在空中快速旋转起来,像是举行一场隆重的仪式。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它的数数声好像都变得沉重了。


“六……”


它的声音沙哑且带着浓重的喘息,像是每一个单词都没有重量一样,晃晃悠悠的飘在空中,但是每一个音节又是这么清晰的钻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像是魔鬼的低吟一般,狠狠地揪住他们的心脏。


“五……”


Rico显得非常的安静。他甚至坐了下来,盘着腿,眨巴着眼睛盯着那个正在数数的东西,眼睛里装满了好奇和兴奋,就像第一天看见长颈鹿的小孩那样,满脸都写着对于未知的渴望。


“四……”


Private很害怕。他朝着Skipper那里走去,紧紧的挨在最年长者的身边。当他的皮肤触碰到Skipper身上穿着的西装那并不柔软的面料的时候,他突然就不害怕了。就像他很小的时候,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了,有这个人在,就不会有事一样。


“三……”


或许是因为听的太多,又或许他是在场唯一一个冷静的人,Skipper觉得这个声音十分熟悉——熟悉到像是他听过了一辈子这么久似的。


“二……”


Mason的上下牙齿都开始打颤了。Phil紧紧的捏住他的手。他不会说话,但是他想用一种什么方式安慰他的兄弟,想用一种什么比手语更加有力的方式告诉他,不要害怕,我和你在一起。


“一……”


Jack开始觉得有些遗憾。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以他的才能,完全可以再等上几年,或许去参个军,等到他成年了,可以获得一份好的要命的工作,舒舒服服的过完后半生。但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并不后悔。他甚至有些隐隐的庆幸,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幸运。


“零。”


所有人都望向了天窗。


那扇小门慢慢的打开了。


Lemmy从里面飞了出来。

通缉日志(21)

本来昨天应该更新,但是我实在太懒了hhhh。
——————————
“Kowalski——?”Skipper看着Kowalski用简易的,手动发电式的投影机放出望远镜外的情况的时候,高高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分析一下——?” 



“我不知道, Skipper。”Kowalski看起来也目瞪口呆,毫无头绪,“看起来像是Mason和Phil在和一个隐形的怪物打架。”他顿了顿,“或者就是袭击他们的东西体积小到望远镜观测不到它。” 



“那看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Skipper说。 



———— 


“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鬼东西?”Skipper翻滚着躲避横冲直撞的圆球,一边冲着Kowalski嚷。


这时,离他们从安全的小屋里出来已经过了两分钟了。如果Roger的测算没错,它之后还有个更麻烦的东西等着他们。女士、机器人和飞行员被指派留在屋子里等候。
现在,Skipper觉得这真是个天杀的愚蠢主意。


“看起来是个圆形高智能动力机器人,Skipper。”Kowalski这里也不好过,他被圆球蹭了一下,手臂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他脸色煞白,因为失血有些意识模糊。但他还是紧紧盯着那个球,努力作出分析,“Lemmy应该可以解决它。”他扯出一个混杂着些许令人讨厌的自大的得意的微笑,“如果我们五分钟之内没有上去,它就会来帮我们。我设定的。”


“真的吗?”Skipper看了眼Kowalski,皱了皱眉头,“我觉得Lemmy可打不过这个。那个铁皮家伙整天除了跳舞什么也不会。Rico?试试找个安全的地方给Kowalski包扎一下,我给你们打掩护。”


“All right——!”


Rico看起来倒是很兴奋。他拿着电锯,含混不清的回复着。他一边笑着,一边冲着圆球做鬼脸,好像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那个机器人了一样。


“见鬼的。”Jack嘟囔了一句,“她要到了。”


年轻士兵的视力总是很好,而Jack的则好的惊人。一分钟之后——或者更久一点——一个红发黑衣的身影便由远及近的飞驰而来。


“见鬼!”所有人都这么喊起来,连Private都不例外。


————


当Dubois刚刚登上直升机的顶部的时候,她的首先攻击对象是Private。被瞄准的士兵举起双手,但是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怕的样子。紧接着,圆球就朝着Dubois的脸砸了过去,一点儿都不给这位女士留情。


红发女人愣了一小会儿,在球砸中脸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迅速的躲了开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她用带着法国口音的愤怒语气问她的敌人们。


“圆形高智能动力机器人”被狂热的暴力医疗兵快速包扎完成的Kowalski面无表情的回答她。


“你来的不是时候。抱歉,女士。”Skipper装作自己戴着帽子,行了个优雅的脱帽礼,并完美的闪开了飞击过来的圆球。


“还有多少时间?”Skipper问。他指的是Lemmy。


Kowalski看了看表。


“一分二十四秒,Skipper.”


“好的。”Skipper搓了搓手,眼睛里冒出些许热切的光芒,“那我们先试试进攻。”


Rico欢呼了一声,迅速掏出机枪。所有人都趴了下来,避免被友军打中。Dubois很会审时度势。她也马上瞄准圆球,砰砰砰连开三枪。


“还有一分钟。”Kowalski说。

通缉日志(20)

我以为今天是星期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很抱歉!

法国巴黎。


因为还没充满电所以乌漆墨黑的Roger里。


“……Okey,所以事情是这样的,你——”她指了指Lemmy,“因为机器人式的粗心大意而抛下了这个小可爱——”她转向Fred,“而你,因为半路停下买橡果所以没跟上他,对吧?”


被点到名的飞行员和机器人点了点头,同时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Marlene——虽然两者一个永远都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另一个根本不知道“看上去委屈”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评不出到底谁更傻一点。”Marlene叹了口气,“我就不能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傻瓜吗?”


此时,两个管家被焦虑且蛮不讲理的指挥官强行指派去清理掉所有可能挡住Roger吸收阳光的杂物了。而剩下的人则待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在桌子放了个手电筒照明。


Marlene坐在高处,Fred和Lemmy坐在她面前稍低一点的地方。剩下的四个人分别站在两边,眼睛死死盯着Marlene看。


“Negative,Marlene。”Skipper抱着臂站在Kowalski旁边,瞪了一眼对面的Rico和Private,“你必须选出最傻的那个。我们可是赌了一个星期份的沙丁鱼罐头的。”


“好……吧,”Marlene听上去有些犹豫,“那最傻的是Lemmy吧。”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挪了挪位置,“因为Fred把我看的很不舒服。”


Fred赶紧挪开目光。


Kowalski和Skipper发出好一阵懊恼声。


“沙丁鱼!沙丁鱼!”Rico转着圈儿欢呼着,“鱼——!!”


“嘿……我必须提醒你们,”Roger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他听上去有些虚弱,“有人朝着这里过来了。攻击的意图很大,我现在可没力气保护你们。”


“什么样的人?”Skipper问他。


“女人。”Roger嘟囔着,听上去快睡着了,“一个……女人。”


“这么快?”Private吓了一跳。


“我们得快点儿离开这里。”Skipper按下对讲机的按键,“Mason,Phil,停下你们手上的工作,到门那里等我们。”


对面传来一阵滋滋的杂音。


“Mason?! Phil——?”Skipper冲着对讲机吼。


过了好一会儿,Mason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Skipper?”他那里听上去很吵,“怎么了吗?”


“停下手头的工作,到门边等我们,准备撤离。”Skipper重复了一遍。


对面又传来不少杂音。


“呃……现在可能有点儿困难,Skipper。”Mason喘着气,“我们……呃……遭到了某种攻击。你们最好呆在里面。”


然后对讲机像被扔在了地上一样发出一阵巨响,就没了声音。


“Mason?”Skipper皱起眉头,“Kowalski?选项?”


“我建议呆在里面并且什么也不做,Skipper。”Kowalski说,“但是如果你更加注重情谊,我们最好还是用望远镜看看情况。”


“望远镜在哪里?”指挥官的选择显而易见。


————————


“优秀员工指南上可没写这个,”Mason正紧挨着Phil,盯着那个随时可能飞起来朝他们脸上砸来的球形物体,“它可没告诉我'如果你站在一架超酷炫的直升飞机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袭击的时候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