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康纳水仙接龙活动不来了解一下吗

S.T.K.:

这是一个活动宣传。(占tag抱歉)


康纳水仙群接龙活动招人中!图文均可!因为还在筹备阶段,所以具体形式还需要看参加的画手写手比例决定。


没有门槛!没有要求!只要有爱,就欢迎参加!


招人截止到本月10日。只要有意向均可加群!


康纳水仙群企鹅号:234010132


接头暗号:720000和640000


群里的太太们和同好们期待你的参(投)与(喂)!

一个RS肉渣。
换粮产物。
拟人
我在写什么玩意儿。

一张高糊1011,动作有参考。文手画画惨案。
情人节快乐——!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6)

沈亦臻走后,苏婉妍就抬起头,毫不避讳的看着莫晓俊。两个人还是沉默着,直到莫晓俊打破这份僵局。


“姐姐想说什么就说吧。”他慢条斯理的咽下一口蛋糕,用纸巾擦了擦嘴,语调缓缓。


“你叫……莫晓俊是吧?”苏婉妍挂上一副勉强的商业微笑,“是亦臻的弟弟?”


“姐姐想说什么,就直说吧。”莫晓俊朝咖啡里夹了两块方糖,然后看着它们慢慢溶解,“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你是不是喜欢沈亦臻?”苏婉妍也不再拐弯抹角,她收起笑容,换上那副高傲的面孔。


“我已经表现的这么明显,姐姐还要明知故问吗。”虽然是问句,但是从莫晓俊的嘴里说出来却总像陈述句,“是。而且我知道,姐姐也喜欢亦臻哥,我们是情敌关系。”他慢慢抬起头,正视着苏婉妍。


“呵,”苏婉妍笑了出来,“情敌关系?你年纪这么小,又是个男人,你拿什么跟我比?”她身体前倾,盯着莫晓俊的眼睛,双手交叠撑在脑袋下面。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漂亮。


“姐姐又拿什么和我拼呢?”莫晓俊移开了目光,不再和她对视,“因为姐姐是个女人吗?”


“因为我和亦臻,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苏婉妍说着,有些骄傲。


“姐姐不要忘了,我和亦臻哥,现在是同居关系。”莫晓俊开口之前斟酌了一下用词,这句话马上变得暧昧起来,“人总是只能一点点记住眼前的东西,而慢慢忘记过去的。”


苏婉妍果真给他噎了一下,刚想开口,莫晓俊便眼尖的看见从洗手间出来的沈亦臻。


“姐姐,”莫晓俊抬起眼,加重了一些语气制止她说话,“那我们就各凭本事。”


“什么各凭本事?”沈亦臻刚好走过来。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两边看了看,“你们说什么了?”


“姐姐邀请我一会儿跟她赛马。”莫晓俊说,给了苏婉妍一个略带挑衅的目光。


“嗯,我邀请晓俊跟我赛马。”苏婉妍只能接着莫晓俊的话头来,“亦臻要一起来吗?”


“婉妍,”沈亦臻皱起眉头,“晓俊才刚刚学会骑马,你都学了这么多年了——这样不太好吧。”


“亦臻哥说的有道理。”莫晓俊眼神里带了些笑意,被他很快藏了起来,“这样确实不太好——姐姐,你等我练个两年,再来跟你比试吧。”


苏婉妍吃了个哑巴亏,面上还得笑着,背对着沈亦臻瞪着莫晓俊,声音还是很温柔:“那好吧……有点儿可惜呢,晓俊这么优秀。”她撩了撩头发站起来,收起脸上的笑,“我想我也吃饱了,差不多该走了。下次我叫你的时候……麻烦单独出来,好吗,亦臻?”最后一句话是贴着沈亦臻耳朵说的。


然后苏婉妍看看莫晓俊变得不那么好看的脸色,才背上包,有些得意的走了。


“怎么回事啊?”沈亦臻给这一连串的东西搞蒙了,“你们到底说什么了?”


“亦臻哥,这个蛋糕,很好吃。”莫晓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空盘子,“谢谢亦臻哥……下次还能带我来吗?”少年抬起头,隐形眼镜搞得他的眼睛水汪汪的,这么直勾勾的、带着点期盼的盯着他,让沈亦臻联想起某种狗崽。


“啊……?噢,好。”


沈亦臻对着狗崽完全没什么抵抗力。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5)

或许因为是周末的关系,莫晓俊早餐做的很简单,一个圆圆的鸡蛋、一个切开的番茄、一块煎的香喷喷的培根和几片生菜夹进两片抹了厚厚花生酱的面包里,沿对角线切开,便成了两个人的早点。沈亦臻坐下来,轻轻咬了一口。面包上的花生酱被番茄解去大半的黏腻感,只留下了花生的香。生菜完美的祛除了培根油腻的感觉,脆脆甜甜的,又有肉的鲜美。


沈亦臻没忍住抬眼看了看莫晓俊。后者有些心不在焉,一改之前机械式的吃法,似乎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这块面包上似的,节奏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嚼没嚼就咽了下去,倒是多了些人味儿,也让沈亦臻看着心疼。


“我有个朋友邀请我下午去马场玩一圈,”他想了想开口道,“你跟我一起去吗?”


莫晓俊这才回神般,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嗯了一声:“亦臻哥去哪我就去哪。”


沈亦臻笑笑,把三明治全部吞进肚子里,看着莫晓俊吃完:“去换个衣服吧,我叫司机过来。”莫晓俊点头。


两个人换好衣服在大厅碰面,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沈亦臻穿了一件浅色的西装,里面衬着白衬衫,下面配了一条灰色的西裤,看上去得体,又有点儿说不上来的土气。莫晓俊戴着眼镜,穿着长袖的薄t恤和一条卡其色的九分裤,配着他的忧郁气质,感觉文艺极了。


总之两个人穿的都不像去骑马的。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司机早就在外面等候多时,沈亦臻拉开车门护着莫晓俊坐在了后排,自己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


等他们到马场的时候,苏婉妍已经在穿着一身骑马服在那里等着他们了。女孩的个子很高挑,身材也不错,长得还漂亮,配上这么一身劲装,有一种巾帼英雄的既视感。


苏婉妍看见他们,皱了皱眉头,上前去了拉住沈亦臻的胳膊,把他拽到自己这里来,对着他小声说:“我不是叫你一个人来吗,他是谁啊?”


沈亦臻有些心虚,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他是我弟弟,今天心情不太好……我就想带他出来玩玩。”


“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没听说你有个弟弟。”苏婉妍秀眉一皱,“亦臻,别想骗我。”


“我没骗你。”沈亦臻脸都苦了,“他是我邻居的孩子,家里出了点事,现在跟我一起住。”


苏婉妍瞟了眼站在那里从头到尾没有动作,机器人一样的莫晓俊,大概也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她拍了拍手,有几个工作人员过来,带着穿的像来吃喜酒的两个人去换衣服。


沈亦臻常穿的那套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从头灰到脚,只有防护马甲和马靴是黑色的。莫晓俊因为是第一次来,工作人员带着他去挑衣服。莫晓俊选了一件纯白的,然后就被带到更衣室去了。


沈亦臻在外面等了没多久,莫晓俊便走了出来。白色很适合他,出门之前莫晓俊带了一副隐形眼镜,这时候已经戴上了。原来那副被他摘了下来,跟衣服一起寄放在储物柜。


沈亦臻是第一次看见莫晓俊摘掉眼镜。男孩子长得很清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隐形眼镜的关系,那双黑眸里总算带了些神采,让他看起来活力了不少。再配上一身白,看起来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沈亦臻给看着他呆了一秒钟,才想起来这帅哥是他的弟弟,莫名的有些骄傲。他看看苏婉妍,姑娘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看到他们换好了衣服,牵着自己的马率先走了出去。工作人员把一批棕色马的缰绳递给了沈亦臻,又把一批白马牵了过来,说:“这匹马比较温顺,您先骑这匹试试看。”


莫晓俊看着马,抬手摸了摸。马儿果然很温顺,莫晓俊跟它培养了一会儿感情,便也牵着它到了跑马场。


苏婉妍和沈亦臻已经骑在马上了。一黑一棕的马儿并排走着,马背上两个人在说着话,似乎很高兴。莫晓俊皱皱眉头,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导上了马,教练引着马慢慢走着。


莫晓俊学的很快,当苏婉妍和沈亦臻绕着跑马场走完一圈的时候,他已经能骑着马小跑了。莫晓俊对着教练道了谢,骑着马稳稳的走过去。当快要走到他们身后的时候,白马突然歪歪斜斜的走起步子来,一下子挤到了两个人中间。


“抱歉。”莫晓俊拽着缰绳,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我还不太会。”


苏婉妍稳住马,转头瞪了他一眼。莫晓俊没看她。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沈亦臻轻轻咳了一声,打了个圆场:“去吃点东西吧……?”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咖啡店。


“好啊,”苏婉妍冲着沈亦臻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把额前的碎发撩到耳朵后面,“我正好有点饿了呢。”


沈亦臻看看莫晓俊,少年点了点头:“我没问题。”他看了看苏婉妍,也伸出手做了个拨头发的动作,“我也饿了。”


沈亦臻觉得莫晓俊有点奇怪。他以为是今天早上那个电话的原因,就没多想。三个人下了马,走进了咖啡店,莫晓俊和沈亦臻坐在一块儿,苏婉妍坐在他们对面。


服务员过来给他们点了单,之后三个人就没怎么说过话。苏婉妍一直在打量着莫晓俊,被打量的人一直低头专心致志的吃着蛋糕,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和蛋糕一样。


沈亦臻在空气里嗅到了硝烟的味道。


“我去一趟洗手间。”他站起来,“你们两个……好好聊聊?”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4)

到了半夜的时候一直阴沉沉的天才终于下起了雨,带着夏天独有的轰鸣声席卷而来。沈亦臻迷迷糊糊的被吵醒,睁开眼,就听见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拉开门一看,莫晓俊抱着枕头站在那里。他穿着睡衣,显得更加单薄。


“亦臻哥。”他开口,声音闷闷的,“我害怕。”


沈亦臻差点笑出声。这个少年小他几岁,讲这话的时候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还是没有起伏的语气,可沈亦臻就是听出了一丝丝委屈。他把人拉进屋,反手关上门。


“枕头都抱来了,还能把你关在外面吗?还好我床够大。”沈亦臻还是没憋住,噗嗤笑了一声。莫晓俊回头看了他一眼,沈亦臻觉得那眼神里带点儿哀怨,于是正了正神色,从柜子里又拿了一床新的被褥:“睡吧,已经不早了。”


莫晓俊点点头,接过被子,铺在沈亦臻床上,然后放好枕头,躺了下去。


“亦臻哥晚安。”


“晚安,晓俊。”沈亦臻回到暖烘烘的被窝里,探身关掉原本一直开着的床头灯,“做个好梦。”


莫晓俊没有回他。


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得到晚安祝福,还是因为外面下着大雨,沈亦臻做了噩梦。他梦见自己掉进了一片海。海水很蓝,也很清澈,可是海里却很黑。沈亦臻视野可即的区域很小很小,什么也没有。他张开嘴想要喊救命,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拼命的挣扎着,朝上游着,却怎么也游不到尽头。沈亦臻能感觉到有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下来,又很快被海水吞噬,只留下冰凉的触感。


然后有一只手从海面上伸过来,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腕。沈亦臻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拼命拉着那只手向上游去。远处传来谁轻柔的呼唤声,身边的海水一点一点的消失。然后沈亦臻发现自己置身于一艘海船上,船很小,有人站在甲板上看着远方。沈亦臻走过去的时候,那人转过身,是莫晓俊的脸。


“亦臻哥。”莫晓俊开口,和那个把他从海底救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沈亦臻抱住了他。


接连着又是好几个梦,全都是美梦。

——————————

沈亦臻醒过来的时候,正好跟莫晓俊平静的眼神对上。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很久,直到莫晓俊开口说了句亦臻哥早安,沈亦臻才发现自己正手脚并用的扒在莫晓俊的身上。他赶紧放开坐起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沈亦臻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了。莫晓俊每天六点半都会准时起床——天晓得他已经在这里保持一个姿势躺多久了。


“那个……对不起啊。”沈亦臻既羞愧又尴尬,他憋了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道歉。莫晓俊已经套上了外套,正要回房洗漱,听见沈亦臻开口,停了下来:“没关系,亦臻哥。以后如果再做噩梦,也可以抱着我。”说完便开门出去了。


门慢慢合上,沈亦臻才慢慢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他嘴角挑了起来,心里有块地方暖暖的,一直舒服到脚尖。他做了个简单的洗漱,下楼准备吃莫大厨给他准备的早饭。


但莫晓俊不在大厅里,也不在厨房。沈亦臻正觉得有些奇怪,便听见莫晓俊的声音从什么地方传出来,似乎在和人通电话。


“与我无关。”沈亦臻在阳台找到了拿着手机的莫晓俊,他悄悄的站在少年身后,不去打扰他的谈话,“我说了,别来,我现在过的很好,不劳您操心。”莫晓俊说话的时候语气带了些起伏,让沈亦臻有些惊讶。他说完这句话,挂断了电话。


“晓俊?”沈亦臻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莫晓俊的脊背僵了僵,抬手抹了把脸,才慢慢转过身,神色如常。


“抱歉,亦臻哥。”莫晓俊低下头,“我去做早饭。”说着就绕过沈亦臻,朝外走去。


沈亦臻识趣的没有多问。

如果卢月没有那么贪心

#把所有事情甩锅给卢月没错。
#段子。

如果卢月没有那么贪心。

远夜会去上小学。他或许会改名叫卢远夜,但是没有关系——他成绩很好,会有好多好多朋友。周末的时候,沈淳会带着他去钓鱼,或是教他弹琴。等到远夜长大,他会有一份工作,他会用第一份工资给沈淳买一匹马。

然后沈淳会骑着那匹马,到很多很多地方去,在每一个他到的地方找一份工作,自由自在的过一辈子。

远夜会成家,会有一个温柔美丽的妻子。他或许会在某天晚上,看到电视上的沈亦臻——她已经从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姑娘长成一个善良聪明的大美人了,变得跟她的母亲一样优秀。

沈景洪会一直活到他寿终正寝,把沈氏集团交给他最最欣赏的孙女。王慧珍在他的葬礼上没有掉眼泪。老太太已经年纪很大了,但依然气质不凡。她不用操心公司,也不用为了守护一个秘密而殚精竭虑。她或许会有一个可爱的曾孙,在幸福和为小孩儿忙碌中度过剩下的生命。

一切本来可以变得这么美好。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3)

“你妹妹真是……”沈亦臻跟莫晓俊走在回家路上,转过头去,“跟你一点也不一样。”

莫晓俊嗯了一声:“她很有活力。”

然后又是沉默。

沈亦臻心想估计莫晓俊身上全部的活力都给了莫晓娜,他才这么死气沉沉的吧。想着想着居然觉得有些可怜,于是放慢脚步过去牵住莫晓俊的手。

莫晓俊顿了顿,由他抓着。少年的手有些凉,他的手好像一直都是冷的。沈亦臻看了看莫晓俊,有些心疼。他不知道这个才十五岁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才会有这种围绕在周身久久不散的忧郁气质——他跟莫晓娜简直是两个极端。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育出这种截然不同的双胞胎。

“我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像是猜中了他的心思,莫晓俊开了口。沈亦臻能感觉到他的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晓娜是母亲抚养的,我不是。”他略微停了停,似乎不太习惯跟别人讲述这种故事,“你今天看到的那个白欣欣,是……父亲厨师的女儿。”

莫晓俊说话的语速很慢,也不带什么感情,像一个不喜欢孩子的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们讲故事一样。说到父亲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沈亦臻能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些不易察觉的哀伤。

“那……为什么后来又……去了妈妈那里?”沈亦臻喉结上下动了动,尽量问的委婉。他知道如果现在不问清楚,之后就再也没机会知道了。

“他死了。”莫晓俊说,加快了脚步,第一次走在了沈亦臻前面,“哥,我有点累了,想快点回家。”

沈亦臻咬了咬嘴唇,快步追上了他。

他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隐隐有了下雨的趋势。沈亦臻暗道一声幸运,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和鞋,擦着头发走出去。走到楼下,就看见莫晓俊也湿着头发,正穿着围裙在开放式厨房忙活着。油烟机打开着,锅里面有什么东西滋滋的响。还没走近,沈亦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肉香味儿。这一切让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像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羽毛轻轻搔过,酥甜的一塌糊涂。

“晓俊。”沈亦臻走过去,“怎么湿着头发就做晚饭?别这么着急,出去吃也可以。”

“亦臻哥。”莫晓俊看起来有些窘迫,他在捏了捏围裙,转过身给牛排翻了个面,加了些红酒,“怎么今天洗的这么快?”

“给馋虫勾出来的。”沈亦臻笑笑,拿了条毛巾给他擦头发,“你还会煎牛排啊?”

“不会。”莫晓俊头没动,全身上下只有手还在做着动作,“刚学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牛排连带着锅里的汁水一起铲进一边早就准备好的盘子里,动作一气呵成,一滴也没撒在桌面上。牛排在盘子里滋滋的响着,把深棕色的汁水一点点吸进去。然后他端着这盘牛排和一边已经准备好了的另一盘,把它们放在桌上,回头关掉了油烟机。

牛排的样子很好看,莫晓俊还用了点儿生菜和圣女果做摆盘,看上去跟沈亦臻在高级餐厅吃的没什么两样。

“你真的刚学?”沈亦臻坐下,拿起刀叉轻轻切下来一小块。汁水从切口出渗出来,外面完全煎熟了,里面还剩一点点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十分鲜嫩诱人。沈亦臻叉起那一小块放进嘴里咀嚼,黑胡椒的味道完全融入进肉里,有些丝丝的辣意,红酒完美的祛除了牛排本身的腥味,只留下满满的肉的鲜美,咬下去的时候满嘴都是香气。沈亦臻惊愕的抬起头。

“你确定你刚学会?”他又问了一遍,“这也太好吃了吧?”

“因为亦臻哥一直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和家门口那几家饭店的食物,才会觉得这个好吃。”莫晓俊慢条斯理的顺着肉纹路把它切成几个小块,每一块都差不多大。做完这些后,他放了一块在嘴里,又是机械的咀嚼,然后吞咽。直到一块牛排下肚,他才擦了擦嘴:“黑胡椒的味道太浓了。”

沈亦臻早就吃完了。牛排的味道好的让他受到长时间荼毒的味蕾重新活跃起来,恨不得抱着莫晓俊转个几圈。他强行压下这股冲动,回了房间。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2)

沈亦臻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他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有节奏的敲门声便停了下来,然后是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沈亦臻眨眨眼睛,等他做完一整套起床工作的时候,闹铃才刚刚响起。沈亦臻按掉铃声,出房间的时候电梯门刚好打开。这一连套巧合让沈亦臻觉得有点魔幻。

沈亦臻坐上电梯,等到一楼门打开的时候,沈亦臻第一时间便闻到了窜进鼻子的肉香味儿。

莫晓俊正坐在桌子前,两个盘子分别放在他的面前和对面。

沈亦臻走过去,发现盘子里装着一个煎鸡蛋,一块培根和一点点蔬菜色拉。他张了张嘴巴,看着莫晓俊。

“这是最均衡的营养搭配。”莫晓俊的眼镜反光,刘海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你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吃。”说着他便拿起刀叉,一口蛋一口菜、一口肉一口菜这样机械的吃起来。

沈亦臻忙拿起餐具,他用叉子挑起那个鸡蛋,两眼放光的看着莫晓俊:“你怎么把鸡蛋煎的这么圆的?”

莫晓俊没理他,依旧专心致志的吃着自己的东西。

沈亦臻只好咬了一口那个鸡蛋。圆圆的鸡蛋边边被煎成金黄色,咬下去脆脆的,蛋白的部分已经完全熟透,盐分正正好好,软乎乎的,又带着一点点蛋白本身的香气。再咬一口,半熟的蛋液从咬破的地方流出来,温度刚好适口,又香又滑。沈亦臻几下就解决完了这么一个艺术品一般的鸡蛋,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莫晓俊这时候已经吃完了。他拿过早就放在一边的餐巾纸擦了擦嘴,然后把那张用过的纸折了三下,丢进垃圾桶。接着他就坐在那里,沈亦臻能感觉到他带着些期待的视线黏在自己的脸上,于是赶忙恋恋不舍的几口吃掉那盘美味到不可思议的早餐,抬起头冲莫晓俊露出一个微笑。

“很好吃。”沈亦臻说着,试探性的揉了揉他的脑袋。少年的头发很软,又很蓬松,摸起来很舒服,让沈亦臻忍不住多揉了几把。

让沈亦臻惊讶的是,莫晓俊没有躲开,只是抿了抿嘴,脸上有一丝不易查觉的红晕。等到沈亦臻放开手,他才理了理头发站起来。

沈亦臻突然觉得,自己这个便宜弟弟也蛮可爱的。
——————————
“亦臻哥。”

沈亦臻吃完中饭,刚从食堂回到教室的时候,莫晓俊已经坐在那里看书了。他看到沈亦臻走过来,站起身给他让了个位置。

经过一个星期的相处,莫晓俊现在叫哥已经叫的很顺了,沈亦臻也发现莫晓俊其实不是不爱说话,而是不爱说废话——这看他在辩论比赛上的出色表现就可以看出来。

沈亦臻想到那次辩论比赛场上莫晓俊面无表情的把对面说的气个半死又无从反驳的样子,没忍住笑,就这么挂着个傻兮兮的表情绕过莫晓俊的位置,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

莫晓俊重新坐回去,看了沈亦臻一眼:“亦臻哥在笑什么?”

沈亦臻看到他那张面瘫脸,笑的嘴角快咧到耳根上去了:“没什么没什么……”

莫晓俊“噢”了一声,低头继续看着那本书。他看书速度很快,基本上几秒就翻过去一页,跟小学生查字典似的。

“在看什么?”沈亦臻把脸凑过去。他本来不喜欢多管闲事,但是对上这个白捡的弟弟,却像个老妈子。

“言情。”莫晓俊从来也不嫌他烦人,简短的做了回答,把书虚合起来,给他看封面上写的“我的霸道忠犬”几个字。

“我不知道晓俊……居然还看言情?”沈亦臻沉默了一会儿,斟酌了一下词句,有些艰难的问出口。

莫晓俊翻了两页,才开口:“今天周末。我妹妹今天要过来,让我把它看完。”

沈亦臻这才想起莫晓俊还有个跟他同龄的双胞胎妹妹,也是寄养在了别人家里。

“你妹妹……是个什么样的人?”沈亦臻实在闲着无聊,想跟莫晓俊聊聊天,“跟你长得一样吗?”

莫晓俊放下书,极慢极慢的转过头,看着沈亦臻,皱了皱眉头:“亦臻哥。”
他语气里突如其来的严肃让沈亦臻有些不知所措:“啊?”

“别靠近我妹妹。”莫晓俊又把头转了回去,重新翻开书,丢下一句搞得沈亦臻有点尴尬的句子。

“我……”沈亦臻摸摸鼻子,想解释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好怏怏的闭了嘴,趴在桌子上,埋头睡觉。

放学的时间到的很快,等到沈亦臻出去的时候,才明白莫晓俊那句“别靠近我妹妹”的真实含义。

“啊啊啊啊啊——!!!!老公——♡”面前的少女明明跟莫晓俊有着相似的脸庞和几乎相同的发型,却怎么都看上去跟莫晓俊完全不一样。此刻,她正挂在沈亦臻的脖子上转着圈。

“莫!晓!娜!”她身后有个女孩儿背着两个书包追了过来,把其中粉色的一只一把摔在粉裙少女的头上,“你放开他!”

“我就不,我就不。”被称作莫晓娜的少女灵巧的躲开了女孩的攻击,隔着沈亦臻跟她转着圈,“丑女人你抓不到我——!”

“你!”短发的少女显然被她气的够呛,一边跟沈亦臻道歉一边把刚刚自己扔在地上的书包捡起来,“抱歉啊,我叫白欣欣。”白欣欣伸出空闲的那只手,沈亦臻握了握她的指尖,表示没关系。那个叫莫晓娜的女孩依旧挂在他身上叫他老公,身边有几个来来往往的人都停下脚步指指点点。

其中包括崔皓月。

“沈亦臻,你的新女朋友?”崔皓月显然刚打完篮球,紧身的黑色篮球裤外面套着同样是黑色的朋克短裤,校服被脱了下来,换上了一件略长的红黑衬衫。头发撩也了起来——标准的崔皓月式穿着。

“不是……”沈亦臻赶紧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安静下来的莫晓娜从自己身上挪开,“她不是我女朋友。”

崔皓月绕着他们转了一圈,突然顿了顿:“啧,你这个女朋友怎么跟你那个小跟屁虫长得这么像?”他环视了一波四周,“说起来他人呢?”

“晓俊去参加社团活动了,一会儿就出来。”沈亦臻重复了一遍,“她不是我女朋友。”

“对,我不是他女朋友。”莫晓娜开口说话了,沈亦臻跟一旁被遗忘了很久的白欣欣一愣,才听见她继续说,“我是你女朋友!”

崔皓月直接傻了。

“你什么意思?”崔皓月的表情变得很难看,他压低嗓音,用那种听上去就十分危险的声音问着,“把话说清楚。”

“你长得帅。”莫晓娜娇羞的抿了抿嘴唇,“长得帅的都是男朋友。”

崔皓月一向经不起夸,特别是女孩子夸。闻言他立马换了副表情,撩了撩头发:“那是。”远处有谁叫着崔皓月的名字,他看看表,挑了挑眉毛:“抱歉,美女,我跟人约了单挑。下次见。”

说完还给了莫晓娜一个飞吻。

等崔皓月一走远,莫晓娜突然回头,指着沈亦臻:“你。对,就、是、你。”

“我……我怎么啦?”沈亦臻也跟着指了指自己,眼睛瞪得很大,显然已经开始不知所措起来。

“他是你同学吗?”莫晓娜冲沈亦臻伸出手,“给我他的电话号码。”

“我没有他的电话号码。”沈亦臻皱了皱眉头,“就算有我也不给你,他太危险了。”

“你给不给我?”莫晓娜一把拽住沈亦臻的领子,把他拉到自己面前,“给我!”

沈亦臻看看四周越来越多的人群,一边心想这姑娘怎么力气这么大,一边尝试着挣脱开她的钳制:“都说了我没有啦!”

白欣欣急红了眼却又无能为力,只好在旁边绕着他们转圈。

“晓娜。”就在沈亦臻尴尬的不行的时候,参加完社团活动的莫晓俊背着书包走了出来。他轻轻喊了一声女孩儿的名字,那个原来还野蛮又任性的姑娘突然就放开了沈亦臻,两只手别到背后,甜甜的喊了声哥哥。

“我叫你离我妹妹远一点的。”莫晓俊走过沈亦臻身边时低声说了一句,给沈亦臻整了整领子。他语气里倒是没多少埋怨,反而是满满的担忧。

“哥——”莫晓娜又叫了一声。白欣欣眨了几下眼睛看着莫晓俊,似乎没搞懂为什么眼前这个看起来沉默的少年能把小魔星治的服服帖帖。

莫晓俊把书包打开,从里面抽出几本书,其中有一本就是沈亦臻今天见过的“我的霸道忠犬”。莫晓俊递给莫晓娜其中一本:“这本文笔精炼,剧情不拖沓,人物塑造也还算丰满,可以看。”

“那剩下的呢?”莫晓娜眨巴眨巴眼睛。

莫晓俊把剩下的几本递给莫晓娜:“烂书。”

莫晓娜亲了一口莫晓俊的侧脸,高高兴兴抓着书走了,完全忘了帅哥和电话号码的事情。白欣欣看了一眼莫晓俊,赶紧跟上去。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1)

#本文又名天才弟弟养成记、沈亦臻的美食之旅、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可爱。
莫晓俊x沈亦臻,半养成。本来打算一发完,结果一不小心破了万(……)就搞成长篇发。
略ooc,人格分离设定,私设如山。
给全世界安利莫臻!
以下正文。
————————————————



“亦臻,我们家孩子……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他已经转学到你那个学校了,生活费会定期打在你卡上。”邻居眼睛里带着点儿泪,嘴上却还是笑着的。她拍了拍站着的男孩儿的肩膀,“晓俊,你要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少年点了点头,眼神落在地板上,抿着嘴一言不发。沈亦臻看了他一眼。

“好的,没事。”沈亦臻冲他们露出一个微笑,“也不费什么事儿,我也好多个伴。您就放心去国外吧。”

“好……好……我这一去,恐怕没个五六年也回不来……等他成年,你就让他搬出去住吧。”沈亦臻的邻居,那个美丽高雅的中年女子,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怎么搞的……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我……抱歉。”她擦了擦眼泪,又笑起来,“总之谢谢你了,亦臻。你也没多大,我就拜托你给我带孩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她闭上眼睛,转过身去,不再让沈亦臻看到她的脸,“……那我走了。”她说着,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沈亦臻关上门,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转过身看着他的新室友——那个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除了在他母亲离开的那一瞬间抬头看了一眼外,也没有别的表情,像个呆滞的机器人一样。

“……嗨。”沈亦臻有些尴尬,尝试和这个少年交流,他搓了搓手,“……你叫什么?”

少年还是没有反应。

“你肯定很难过……不想说话也很正常。”沈亦臻弯下腰,把他的行李提起来,“反正我们还要相处很久,你什么时候愿意说话的话,我也愿意听——我给你把行李提到房间去,你等会儿上来就行。”说完朝电梯那边走去。

“莫晓俊。”有很轻却很清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少年独有的清冽,“我叫莫晓俊。”

沈亦臻转过头,微笑起来:“很好听的名字。你几岁了?”

莫晓俊再也没多说一个字。

沈亦臻叹了口气,把行李通通塞进电梯。
——————————
一夜无梦,沈亦臻睡得很香。他被闹钟吵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慢吞吞的洗漱,穿衣。等这一套工作做完,下楼时看到早已经穿戴整齐,背着书包等在门口的少年,才想起来家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晓俊起的这么早啊。”沈亦臻一边下楼一边套着校服外套,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了块面包,背上书包,“吃过早饭了没?”

莫晓俊迟钝的点点头,目光放在了冰箱上。沈亦臻知道他是已经吃过面包了。

“我记得你跟我现在是一个学校吧?”说着也没报他有什么答复的期望,一边打电话给司机,一边拆开面包的包装袋,“走吧。”

莫晓俊没回答他,转了个方向,跟在他身后。司机赶到的很及时,等他们走出沈亦臻公寓大门的时候,车已经等在那里了。沈亦臻拉开车门,看了看身后的少年,“你先上车吧。”

少年顺从的走了过去,沈亦臻护着他的头,等他坐定,自己才上车,关上车门,开始吃起那块面包。

“你不能总是吃面包。”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沈亦臻吃完那块面包,莫晓俊突然开口说话了,“面包既没有达到早餐所需要的营养,也容易犯困。而且长期摄入单一食品可能会造成维生素的缺乏,再者,面包含有大量黄油,过量食用会引起发胖。”

沈亦臻听他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倒是愣了一下,接着看了看手里空了的包装袋,把它揉成一个球,丢进车载的垃圾桶里:“我平时没有时间吃早饭……面包比较方便。”

“至少应该喝一杯牛奶,这样可以让面包里的有益物质更好的被吸收。”莫晓俊说话的时候,眼神并没有放在沈亦臻身上,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字与字之间的间距都恰到好处,让沈亦臻有一种他其实并不是在和自己说话的错觉,“或者你可以早一点起床。”

“我可以尝试早一点起床。”沈亦臻捏了捏衣角,试探性的开口,“晓俊愿意跟我说话了吗?”

莫晓俊一言不发的坐着,车厢里又重新归于沉默。
——————————
“这是新转来的同学,莫晓俊,大家欢迎一下。”老师带着莫晓俊走进班级,脸上笑的藏也藏不住,“晓俊是个乖孩子,你们都别欺负他啊。嗯……晓俊你就坐在沈亦臻旁边吧,崔皓月你让他一下,坐到后排去。”

“凭什么?”崔皓月眯起眼睛,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凭什么我给他让位置?”

“你又不学习。”老师早就对这个学生的脾气习以为常,“给你坐到后排去睡觉还不好了?快换。”

崔皓月瞪着眼睛,站起来好几回,又坐了下去。他看看沈亦臻,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拎着书包走到了后排,把包用力扔在椅子上,然后又把自己摔进去,坐下,双脚跷在桌子上,抱着臂,一副“老子很生气”的模样。

莫晓俊似乎对发生的这一切都没什么感知似的,直到老师叫他才抬起头,走到崔皓月空出的位置上坐下,拉开书包的拉链,拿出笔盒与第一节课需要的课本放在桌子上,沈亦臻听见他很轻很轻的叫了声亦臻哥,转头看他的时候却又见他专注的看着黑板,让沈亦臻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跟我在一个班级,我还以为你比我小很多呢。”放学,沈亦臻一边理着书包,一边把自己憋了一整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跳级。”莫晓俊动作很快,这会儿已经背好了书包,站在那里等他了。沈亦臻给这轻飘飘的两个字说的顿了顿,才想起来面前这位少年是个天才,立刻释怀了不少。拉好书包的拉链站起身,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校门。

晚上时司机不来,所以沈亦臻一般都是走路回家。平时一个人到不觉得有什么,今天多了个莫晓俊,却觉得这条路分外的长。莫晓俊一直跟在他身后半步的地方,脚步声也很轻,但在傍晚颇为寂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突兀。沈亦臻试图放慢脚步让他与自己并排,可是身后的人却也放慢了步子,两个人的行走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沈亦臻干脆放弃,赌气似的加快步伐,却听身后脚步声的节奏没有半点变化,依旧不紧不慢。沈亦臻走了一段,回过头,发现莫晓俊居然还在自己身后半步的位置,不免吓的一停。莫晓俊也停了下来。沈亦臻尝试着朝前走了一步,莫晓俊跟着朝前走了一步。沈亦臻转过头去,走了两步,停下,又走了三步。莫晓俊也跟着他的步伐走着。

沈亦臻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就像自己多了个小尾巴一样,忍不住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