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24)

“我们死了吗?”Fred第一百四十三次问Marlene。


“没有。”好脾气的小姐第一百四十四次回答他——或许她只是高兴有人能跟她在一片死寂里面说说话才这么耐心,“如果我们死了,你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说话了。”


Fred望向窗外。那里黑漆漆的一片,偶尔会有几束银光散开。Kowalski说那就是在时空裂缝里死去的生物。


Private、Rico和Jack正在客厅的小餐桌上点了个蜡烛打着扑克来缓解压抑。事实上这很起作用,不一会儿Rico就和Jack打了起来,Private忙着劝架,一时三个人都没顾上害怕。


圆球被他们跟着Lemmy一起带了上来。它被关在一个密闭的方块盒子里,由Mason和Phil看守着——这让两兄弟觉得自己像是守护公主不被王子看见的恶龙一样——而“王子先生”此刻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Kowalski把Lemmy的电力全部提取出来给了Roger,避免飞行器在时空裂缝里能源短缺。


而Kowalski本人正紧张的坐在驾驶室里,紧张的看着Roger自动驾驶。Skipper也在那里,但是他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要轻松多了。


“放松点,Kowalski。”他喝了口速溶的冲泡咖啡(所有的电力都被Kowalski断了,所以他没法用咖啡机),皱了下眉头,把杯子放到一边,“……还有多久我才能喝到咖啡?”


“随时,Skipper。”Kowalski的眼睛依然紧盯着根本不动的雷达,“随时随地。时间在裂缝里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可能已经在里面待了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更久。”他解释到,“而裂缝里的方向都是紊乱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按照哪个方向在前进。所以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可能是任意一个时间的任意一个地点。”


“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咖啡,”Skipper很擅长抓重点,“而且当我们出去的时候,还不一定有咖啡豆。”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科学家终于把目光从雷达上收了回来,“是的,Skipper。”


指挥官看起来有些焦虑:“我去花园散散步。”


“我并不建议去花园,Skipper。”Kowalski说,“花可能都因为没有保温系统枯死了一大半了。”


“那我去告诉Marlene这个消息。”Skipper挥了挥手,“我得做些什么事情让我忘掉咖啡。”


——————


“什么?!”Marlene叫起来,“花园?那我的泳池怎么样了?”


“因为没有电,已经很久没换过水了。”Kowalski推了推眼镜。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盯着雷达,决定让Roger带着他们自生自灭,“根据我的推断,可能已经发臭了,而且极可能长满了水蛭。”他压着声音说。


Marlene张着嘴,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余光又瞥到了在一旁劝架的Private,于是只好极力抑制住想说脏话的冲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电力?”她嚷着,“我可快要受够了。”


“随时。”Skipper学着Kowalski的样子,甚至还抢走了他刚刚脱下来的白大褂穿在身上,“随时随地。”


Marlene刚想问些什么,却被脚底一阵猛烈的震动打断了。


“地震啦!”Fred喊着,他躲到了那张Rico他们打扑克的桌子底下。


所有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伴随着刺耳又响亮的警报声。Kowalski冲进控制室,其他人紧随其后。


“找到了……”Kowalski看起来情绪激动,操作控制板的手也有些颤抖,“第一个出口……找到了!”


“第一个出口?”Jack瞪大了眼睛,“找到了?”


“Wowwowow,”Marlene被Jack挤到了一边,吓了一跳,“如果有人愿意给我解释一下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们能出去了。”Kowalski用力按下一个绿色的按键,发出轻微的“哒”的一声,“Roger找到出口了。”

通缉日志(23)

什么都没有发生。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所有人都等待着。


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Rico甚至发出一声失望的叹息。


一阵令人尴尬的、短暂的沉默之后,圆球忽然动了动。紧接着,它快速的朝Lemmy飞过去,在挨着他的脸极近的地方,睁开了眼睛。


是的,眼睛。在圆球正中心出现的、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睛。


圆球看着Lemmy,Lemmy也看着圆球。


紧接着他们身边的空间就撕开了一条口子。


“Kowalski?”Skipper瞄了一眼那个裂口,“这该是正常现象吗?”


Kowalski咽下一口口水,也偷瞄了一眼那个正在吸入灰尘和一些其他的小玩意儿的裂口:“根据我的经验……完全不正常,Skipper。”


Skipper转过头去看他。


“那会发生什么?”


被问到的男人挑了挑眉毛。


“噢,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宇宙毁灭而已。”


说完他开始尖叫起来,绕着直升机顶部不大的平台上开始跑圈。


除了Skipper,所有人都愣了一秒,也开始尖叫起来,绕着直升机顶部不大的平台上开始跑圈。


“所有人冷静下来!”指挥官下了命令,“Kowalski,我们大概还有多少时间?”
Kowalski停了下来,他看了看裂缝,又看了看仍然在对视着的Lemmy和圆球:“他们现在处于一种奇妙的平衡状态,所以只要它们两个都不动,我们还有很久的时间。”Kowalski说,“但是一旦它们中的任意一方动了一下……那么……”他咽了口口水,“根据裂缝的扩大速度,我们最多还有五分钟,就会被这个时间裂缝完全吞噬。”
“那么如果我们待在Roger里,生还的几率是多少?”


“百分之零点零零一。”Kowalski说。


“那么站在这里呢?”


“百分之零。”Kowalski说。


“那么我想回Roger里生还的几率还是相当可观的。”


——————


Roger里。


Kowalski启动了Roger的备用电源。此刻,他正在疯狂的给这个大家伙编程,来确保这个大家伙能顺利的穿进裂缝。Skipper眼睛一眨不眨的观测着外面的状况。


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


“Kowalski?”Skipper打破了沉默,“如果……呃……我是说如果,他们两个的其中一方眨了下眼睛,会发生什么?”


“那么时间就会被彻底撕裂,”Kowalski 说,按下回车键,然后整个人摊在了椅子上,“然后所有的东西都会被裂缝吞噬,运气不好的话就会在高强度的穿梭中化成灰,”他活动了一下四肢,站了起来,“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可以通过裂缝掉到别的时空里面。”


“那么,”Skipper说,他把观测镜的盖子合上了,“我们'运气好'的几率现在是多少?”


“百分之五十二点零零一,Skipper。”Kowalski无不自豪的说,“我整整提高了五十二个百分点。”


“这个几率可以接受。”Skipper挑挑眉,“Private!”


“到!”士兵喊着,敬了个礼。


“你去做一些你老爱干的祈祷之类的事情吧。”Skipper说,他观察了一下所有人的表情。


“因为我们可能马上要堵上这百分之五十二点零零一了。”@

通缉日志(22)

在Kowalski的平板手表倒计时还剩下四十秒整的时候,那个圆球忽然的停了下来。


它就像是突然被拽住缰绳的马那样,就这么硬生生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稍稍松了口气,但是没人为此感到庆幸。


这实在太诡异了。


“Kowal——ski?”Skipper一边抬头盯着圆球,一边小声的问着一旁受了不少伤的Kowalski,“分析一下——?”


“Well……”伤口虽然不大,但是数量却不少,Kowalski疼的咬牙切齿,“第一,它很显然跟我有什么过节……虽然我根本不认识它。第二点,它好像在等着什么东西……之前的攻击似乎都是拖延时间用的。”


“该死!”Skipper喊了一声,把Private吓了一跳,“中计了!”


“我可不管它的目的,”一旁的Dubois开口了,“我也不希望把命丢在你们身上。所以再见了小家伙们。他们会知道你们已经——”她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死了。这对我们都好。”她看了眼圆球,“不过看来我得说一次实话了。”


“谢谢。”Private试图跟她握手,但是她已经消失不见了。


“二十九……”


圆球突然发出了沙哑的数数声。令在场所有人都惊讶的是,这不像是一
个机器人该发出的那种带有浓重电子味道的声音,而更像是一名濒死的人类男子艰难开口一般的声音。


“二十六……”它悬浮在空中,用这种令人发毛的、沙哑的声音数着。


“二十五……”


“Kowalski?”Skipper推了推看起来呆住了的智囊,“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这这这这些数字是什、什么意思……?”Kowalski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的重复了一遍Skipper的问题,“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二十四……"


“Kowalski!!?”Skipper冲着他的耳朵大声喊着,“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


“噢!”Kowalski似乎反应了过来,他挠了挠头发,刚刚举起手臂想要用平板手表搜索些什么,又突然愣住了。


“Ski……pper?”Kowalski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名为“恐惧”的表情。


“Uh-huh?”Skipper皱起了眉头。


“十九……”沙哑的声音还在数着。


“Skipper。”Kowalski发出一记吞咽的声音,“这个数字……是……”


“十六……”


Skipper耐心的等着他。


“这是Lemmy的时间,Skipper。”Kowalski说,“它在等着Lemmy出来。它完全知道Lemmy会什么时候出来、从哪里出来。”Kowalski的声音在颤抖,一半是因为恐惧,一半是因为兴奋,“也就是说……”


“十……”


“也就是说?”Mason的眼皮开始抽搐,他握紧了Phil的手。


“九……”


“也就是说……”Kowalski看向离他们并不远的天窗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要么就是操控它的人非常了解我们……”


“八……”


“要么就是,它来自未来,而且知道今天会发生什么。”Kowalski的眼睛里闪着光。“……它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事情。”


“七……”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抬头看着那个漂浮着的圆球。它开始在空中快速旋转起来,像是举行一场隆重的仪式。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它的数数声好像都变得沉重了。


“六……”


它的声音沙哑且带着浓重的喘息,像是每一个单词都没有重量一样,晃晃悠悠的飘在空中,但是每一个音节又是这么清晰的钻进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像是魔鬼的低吟一般,狠狠地揪住他们的心脏。


“五……”


Rico显得非常的安静。他甚至坐了下来,盘着腿,眨巴着眼睛盯着那个正在数数的东西,眼睛里装满了好奇和兴奋,就像第一天看见长颈鹿的小孩那样,满脸都写着对于未知的渴望。


“四……”


Private很害怕。他朝着Skipper那里走去,紧紧的挨在最年长者的身边。当他的皮肤触碰到Skipper身上穿着的西装那并不柔软的面料的时候,他突然就不害怕了。就像他很小的时候,觉得就算天塌下来了,有这个人在,就不会有事一样。


“三……”


或许是因为听的太多,又或许他是在场唯一一个冷静的人,Skipper觉得这个声音十分熟悉——熟悉到像是他听过了一辈子这么久似的。


“二……”


Mason的上下牙齿都开始打颤了。Phil紧紧的捏住他的手。他不会说话,但是他想用一种什么方式安慰他的兄弟,想用一种什么比手语更加有力的方式告诉他,不要害怕,我和你在一起。


“一……”


Jack开始觉得有些遗憾。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境地——以他的才能,完全可以再等上几年,或许去参个军,等到他成年了,可以获得一份好的要命的工作,舒舒服服的过完后半生。但是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并不后悔。他甚至有些隐隐的庆幸,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幸运。


“零。”


所有人都望向了天窗。


那扇小门慢慢的打开了。


Lemmy从里面飞了出来。

通缉日志(21)

本来昨天应该更新,但是我实在太懒了hhhh。
——————————
“Kowalski——?”Skipper看着Kowalski用简易的,手动发电式的投影机放出望远镜外的情况的时候,高高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分析一下——?” 



“我不知道, Skipper。”Kowalski看起来也目瞪口呆,毫无头绪,“看起来像是Mason和Phil在和一个隐形的怪物打架。”他顿了顿,“或者就是袭击他们的东西体积小到望远镜观测不到它。” 



“那看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了。”Skipper说。 



———— 


“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鬼东西?”Skipper翻滚着躲避横冲直撞的圆球,一边冲着Kowalski嚷。


这时,离他们从安全的小屋里出来已经过了两分钟了。如果Roger的测算没错,它之后还有个更麻烦的东西等着他们。女士、机器人和飞行员被指派留在屋子里等候。
现在,Skipper觉得这真是个天杀的愚蠢主意。


“看起来是个圆形高智能动力机器人,Skipper。”Kowalski这里也不好过,他被圆球蹭了一下,手臂上立刻多了一道血痕。他脸色煞白,因为失血有些意识模糊。但他还是紧紧盯着那个球,努力作出分析,“Lemmy应该可以解决它。”他扯出一个混杂着些许令人讨厌的自大的得意的微笑,“如果我们五分钟之内没有上去,它就会来帮我们。我设定的。”


“真的吗?”Skipper看了眼Kowalski,皱了皱眉头,“我觉得Lemmy可打不过这个。那个铁皮家伙整天除了跳舞什么也不会。Rico?试试找个安全的地方给Kowalski包扎一下,我给你们打掩护。”


“All right——!”


Rico看起来倒是很兴奋。他拿着电锯,含混不清的回复着。他一边笑着,一边冲着圆球做鬼脸,好像他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那个机器人了一样。


“见鬼的。”Jack嘟囔了一句,“她要到了。”


年轻士兵的视力总是很好,而Jack的则好的惊人。一分钟之后——或者更久一点——一个红发黑衣的身影便由远及近的飞驰而来。


“见鬼!”所有人都这么喊起来,连Private都不例外。


————


当Dubois刚刚登上直升机的顶部的时候,她的首先攻击对象是Private。被瞄准的士兵举起双手,但是看起来一点儿都不怕的样子。紧接着,圆球就朝着Dubois的脸砸了过去,一点儿都不给这位女士留情。


红发女人愣了一小会儿,在球砸中脸的时候反应了过来,迅速的躲了开来。


“这是个什么东西?”她用带着法国口音的愤怒语气问她的敌人们。


“圆形高智能动力机器人”被狂热的暴力医疗兵快速包扎完成的Kowalski面无表情的回答她。


“你来的不是时候。抱歉,女士。”Skipper装作自己戴着帽子,行了个优雅的脱帽礼,并完美的闪开了飞击过来的圆球。


“还有多少时间?”Skipper问。他指的是Lemmy。


Kowalski看了看表。


“一分二十四秒,Skipper.”


“好的。”Skipper搓了搓手,眼睛里冒出些许热切的光芒,“那我们先试试进攻。”


Rico欢呼了一声,迅速掏出机枪。所有人都趴了下来,避免被友军打中。Dubois很会审时度势。她也马上瞄准圆球,砰砰砰连开三枪。


“还有一分钟。”Kowalski说。

通缉日志(20)

我以为今天是星期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很抱歉!

法国纽约。


因为还没充满电所以乌漆墨黑的Roger里。


“……Okey,所以事情是这样的,你——”她指了指Lemmy,“因为机器人式的粗心大意而抛下了这个小可爱——”她转向Fred,“而你,因为半路停下买橡果所以没跟上他,对吧?”


被点到名的飞行员和机器人点了点头,同时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Marlene——虽然两者一个永远都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另一个根本不知道“看上去委屈”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评不出到底谁更傻一点。”Marlene叹了口气,“我就不能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傻瓜吗?”


此时,两个管家被焦虑且蛮不讲理的指挥官强行指派去清理掉所有可能挡住Roger吸收阳光的杂物了。而剩下的人则待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在桌子放了个手电筒照明。


Marlene坐在高处,Fred和Lemmy坐在她面前稍低一点的地方。剩下的四个人分别站在两边,眼睛死死盯着Marlene看。


“Negative,Marlene。”Skipper抱着臂站在Kowalski旁边,瞪了一眼对面的Rico和Private,“你必须选出最傻的那个。我们可是赌了一个星期份的沙丁鱼罐头的。”


“好……吧,”Marlene听上去有些犹豫,“那最傻的是Lemmy吧。”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挪了挪位置,“因为Fred把我看的很不舒服。”


Fred赶紧挪开目光。


Kowalski和Skipper发出好一阵懊恼声。


“沙丁鱼!沙丁鱼!”Rico转着圈儿欢呼着,“鱼——!!”


“嘿……我必须提醒你们,”Roger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他听上去有些虚弱,“有人朝着这里过来了。攻击的意图很大,我现在可没力气保护你们。”


“什么样的人?”Skipper问他。


“女人。”Roger嘟囔着,听上去快睡着了,“一个……女人。”


“这么快?”Private吓了一跳。


“我们得快点儿离开这里。”Skipper按下对讲机的按键,“Mason,Phil,停下你们手上的工作,到门那里等我们。”


对面传来一阵滋滋的杂音。


“Mason?! Phil——?”Skipper冲着对讲机吼。


过了好一会儿,Mason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Skipper?”他那里听上去很吵,“怎么了吗?”


“停下手头的工作,到门边等我们,准备撤离。”Skipper重复了一遍。


对面又传来不少杂音。


“呃……现在可能有点儿困难,Skipper。”Mason喘着气,“我们……呃……遭到了某种攻击。你们最好呆在里面。”


然后对讲机像被扔在了地上一样发出一阵巨响,就没了声音。


“Mason?”Skipper皱起眉头,“Kowalski?选项?”


“我建议呆在里面并且什么也不做,Skipper。”Kowalski说,“但是如果你更加注重情谊,我们最好还是用望远镜看看情况。”


“望远镜在哪里?”指挥官的选择显而易见。


————————


“优秀员工指南上可没写这个,”Mason正紧挨着Phil,盯着那个随时可能飞起来朝他们脸上砸来的球形物体,“它可没告诉我'如果你站在一架超酷炫的直升飞机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袭击的时候该怎么办'!”

通缉日志(19)

“恭喜你,你被录取了。”Private突然伸头过来,一边笑一边不着痕迹的拿手肘捅着Skipper的肚子。


“Wh……Okey,你被录取了,你可以停下了, Private。”Skipper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年纪最小的士兵咬住下唇,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他。Skipper可没办法承受这个。


“耶——!”Private喊了一声,看上去比Jack本人还高兴。


他们现在处在一个还算得上繁华的街道上。Lemmy给的图纸上标明了这是最近的路线,但也是最危险的一条。


而Mason表示,只要(看在祖母的份上)别让他徒步绕过三个城市来到达目的地,任何风险都是承受的起的。


相信其他人也是这么想。


Skipper本以为这趟“逃脱计划”能够得以顺利的、圆满的举行。


是的,本以为。


“Fred?!”此时,他皱着眉头,略带惊讶的看着面前站着的橘发男子,音量不自觉的提高了不少,“我以为你和Lemmy已经回去了?”


“Well……我应该是已经回去了……”承受着指挥官大吼大叫的可怜男人看上去完全不紧张,他挠了挠头,语气依旧慢吞吞的,“但是这里有橡果卖,你们知道吗?”他从手里的袋子中掏出一枚坚果,献宝似的展示给他们看,“橡果诶!”


“我受够他了。”Skipper咬了咬牙,“Kowalski——?你来做接下来的沟通任务。”


被点到名字的高个士兵抬起头来,把地图放在口袋里,往前走了几步。


“所以橡果和你现在出现在这里有什么关系呢,Freddy?”Kowalski深呼吸一口气,摆出一个(他自以为)和善的微笑,用哄小孩的口气说着。


“呃……”Fred对了对手指,似乎有点儿不好意思,“我看到这里有橡果卖,就停下来买橡果了。嘿,你们那个机器人走的实在太快了,你知道吗?”他突然皱起眉头,抱怨似的说着,“在这之前,我两个星期才出一次门。我试图叫他慢一点,但是他根本不听我说话。”他气呼呼的抱着臂,“真没有礼貌。”


Kowalski的笑有点儿绷不住。


“你们现在要……”Fred抬起头,一眼就看见了浅黄色头发的男孩儿,“嘿!这是谁?你们的新朋友?”


"Jack。"Jack上前一步伸出手。Fred愣了一下,和他握了握,“我看到那里有推车卖,Skipper。”他看着Fred。


“为什么人们总是喜欢握手而不是拥抱呢,”Fred小声的嘟囔,“明明抱抱最讨人喜欢了。”


——————


“嘿……我说……”Fred盘腿坐在手推车里,扶着把手,“我们还有多久才到?”


Jack推着他的那辆车,而Marlene也被转到了一辆手推车里,由Rico推着,引得不少路人和巡警盯着他们看。


“快了。”Kowalski把地图收了起来,“根据我的推测,大概还有三千米左右。”


“你说什么?”Mason喊起来。


“还有大概三千米。”Kowalski重复了一遍。


“如果你乐意,我可以跟你分享剩下的空间。”Fred举起手,被Jack狠狠的瞪了回去。


“Okay。如果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因为过度劳累而生病,我要申请带薪假,”Mason搓了搓手臂,“还有工伤赔偿!”


“Hey……”这声音听上去疲惫不堪,“怎么这么吵……?”


昏睡了很久的Marlene突然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
说句题外话,问问魔都的cp20有小伙伴拍肩吗?

通缉日志(18)

“嘿,你们到底想要干嘛?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确切点说,一个普通青少年。”Jack盘腿坐在地上,抬头看着拿着手铐的X,“怎么说这都是那个女士的功劳,”他指了指Marlene,“跟我完全没有关系啊。”


“一个硕士学位的'普通'青少年,”Dubois带着医疗人员走进来,听见Jack的话后冷笑一声。


“双硕士学位和一个博士学位。”Jack反驳她。


Dubois没理他。她环视了一圈,把目光定格在已经睡过去了的Marlene身上。


“……一个国际性的犯罪团伙和几年前赫赫有名的杀手'水獭',
她拿出口红,很快的擦在嘴上,“你真愿意把这么大的功劳全算在我头上?”她看向X。


“这本来也不是我的功劳。”X耸耸肩,“所以如果你要的话,拿走好了。”他看了一眼已经站了起来的四个人,笑了一声,“……你要是能抓住他们的话。”


“任务代号……'不管用什么方法给我逃出这个鬼地方',”Skipper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现在把他们送到警局去……”Dubois回过头去,然而那里早就已经没有人了。


"Damn it。"她皱了皱眉头。


X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


“噢,太好了,现在我又被一群高度危险的罪犯给拐走了。”Jack跟在Skipper的身后,翻了个白眼,“可怜的Jack,这辈子注定没有好日子过。”


“你的名字叫Jack吗?”Private跟上去,走到他身边,“这是个好名字。”他朝着一边的Kowalski和Rico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微笑。


Rico含混不清的低声咒骂了一句。


“Skipper!”


一行人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大门,Phil和Mason早就在门口焦急的等待了许久了,“你们没事就太好了。”


“多亏了我们坏脾气的小姐,”Skipper看了一眼还在昏睡着的Marlene,“Fred去哪了?”


“我们怕万一有人追出来,以他这个脑子大概还帮着对面抓我们,就让Lemmy先带着他会Roger那里去了,”Mason说,“我们也快走吧。我让Lemmy留了路线图给我。”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张折的小小的方块,展开,递给Skipper。


领导者明显没有考虑到'路线'这一点——因为这基本上不归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明显的愣了一下,回头看向Kowalski。


军师欲盖弥彰的咳了一声掩饰尴尬,Private拍了拍他的背作为安慰。


Mason和Phil却像什么也没看出来似的自动归到队伍的末尾处。


Jack瞟了一眼尽职尽责又聪明的管家们,悄悄凑到Phil面前,压低声音问:“嘿,为什么你们不直接自己走掉?”


Phil看了他一眼,没做什么反应,倒是一边的Mason开口了:“因为他们给出的工钱很高,而且员工福利好,还能顺带着环游个世界。要是就这么直接走了,上哪儿找这么好的老板去?”他看了眼Jack,又看了看Phil,挑了挑眉作出他的兄弟如此无礼的解释:“他是个哑巴。”


Jack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


“我们可不是什么人都收的,年轻人。”Skipper走的很快,但是另外三个人丝毫没有落下,依旧紧跟在首领身后。


Kowalski正专注于手里的地图,Private和扛着晕厥女士的Rico不知道在自己跟自己玩儿些什么可以一边走路一边运行的脑电波游戏(说不定他们两个还是联机玩儿的,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之后Jack做出猜想),“你能干些什么?”


“Well……”Jack略微直起腰来,“你也听见了,我有两个硕士学位和一个博……”


“学位说明不了什么,年轻人。”Skipper根本没拿正眼看他,只是从鼻子里发出轻蔑的哼声,“Kowalski曾经是几年之前你所能了解到的最最著名的科学家,但是这个可怜孩子几乎没上过学。”


Kowalski抬眼看了看Skipper,很快又重新专注于地图上,并没有出声反驳。


“所以,告诉我,年轻人。”在加快行走速度并保持了不算短时间的沉默之后,Skipper挑了挑眉,有些惊讶的看着能好不吃力的跟上他们的年轻人,“……你除了身体素质……还勉强过关之外,还有什么值得我雇佣你的能力?”


“比如说我能发现你们落下人了?”Jack停下脚步。


Skipper回头看了看,Mason和Phil在离他们较远的地方不停的挥舞着双手,看上去已经累坏了。

通缉日志(17)

Jack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已经足够古怪,也足够悲惨到可以写一本离奇小说了,还是可以拍成电影,让自己一炮而红的那种。

他的父母在十岁的时候将他打晕抛弃在孤儿外,带着一张莫名其妙的便条:请照顾好Exploscrewjack●D●Vinci,等我研究出正确的解药会把他接回家。感谢。

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歪歪扭扭,像是仿照着什么画出来的似的。

后面那句“感谢”与之前几个字的笔迹不同,可能是由另外一个人写的——这些都是由院长,嘎嘎妈妈告诉他的——这个可怜孩子醒过来之后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记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谁能不记得这样一个名字呢。Jack看到纸条之后这么想着。 我是个不幸的人。十岁的Jack这么想。

然而十六岁的Jack告诉他他错了。

Jack在年幼时就展现出了出色的智慧和不同于常人的惊人力量。他在上完五年级后直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十六岁就拿到了两个科学方面的硕士学位和一个物理方面的博士学位——这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但好像对他的仕途并没有什么帮助。他并没有像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同学一样被好几家上市公司挤破脑袋的抢,因为那帮子成年人瞧不起他那副看上去初中都没有毕业的样子。

于是高材生被迫做了保安。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了。

所幸他的两位同事对他十分照顾,这家大公司对保安的待遇也很好,Jack并没有感觉呆在这里有多委屈。但是这种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一起珠宝盗窃案发生了。

Jack不仅被公司辞退,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看上去就像个反派的警察给带走了。

权当是免费法国一日游算了。Jack这么安慰自己。

可是现在,他站在一间地牢前面,看着那个前一秒还躺在地上的女人突然跳起来,发了狂似的,直接撞开了这个临时装上的、看上去就不是很安全的铁栅栏。

开始了动物一样的凶狠的攻击。

又一个保安的血溅到了Jack脚前。他已经定住了,愣愣的站在那里,双手颤抖。“Marlene”尖锐的笑声钻进他的耳朵里。他开始头疼,脑袋里涌现出一些熟悉的,却又好像不属于他的记忆。

一个女人。棕色头发的女人,拿着一只断掉的酒瓶。破开的尖锐处正滴着血。有什么人躺在地上,三个人正围在他身边,在做着治疗。

还有一个……剩下一个……

他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但是下意识觉得应该有四个才对——可是四个什么呢?

哦,对了!四个爸爸……爸爸们?

Jack稀里糊涂的笑了一下,那个女人是……女人……

“Marlene!”

有谁大喊了一声。

Marlene,Marlene……

对了,剩下那一个在远处喊着“Marlene”。

可是躺在地上的是谁?Jack眯起眼睛,慢慢走近,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那个是……是……

“回来!别过去,危险!”

大喊大叫似乎起了作用,Jack猛的颤抖了一下,回过神来。Skipper和Rico已经按住了Marlene,Kowalski正在尝试给不断挣扎的女士打镇静剂。最为年轻的士兵正抓着Jack的胳膊,阻止他离了魂儿似的往危险地带走去。

“天哪……谢谢,真是谢谢你。”Jack反应过来之后差点儿吓傻了,他用力的拍了拍脑袋,不停朝着Private道谢。

Private微笑了一下,说了句没关系——然而在Jack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愣住了。

“你……你是……!”





















上个星期因为期中考所以没有更新,这星期恢复一周三更。你们猜猜躺在地上的是谁?

通缉日志(16)

“你打算怎么抓住我们呢,女——士?”Skipper笑了一声,故意把元音拖得很长,“靠从天而降吗?”

红头发的女人不紧不慢的掏出一支口红来。

“靠从天而降。”

众人头上突然掉下来一张巨大的网,把他们死死的压在里面。女人“哼”了一声,有什么气体从网上的气孔里释放出来。

“快屏住呼吸!那是……迷……”

众人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声。

……

“我姥姥的三文拉丁鱼罐头!想不到还真是从天而降。”

破旧的监狱里,众人围坐在地上,昂这头,目光跟着不停的走来走去的Skipper绕着圈子。

“那个女人看起来对夺走我们的性命并不感兴趣。”Kowalski长舒一口气,“幸好。”

设计这个监狱的人似乎非常了解他们——栅栏没有门,更没有锁,自然也就没有可以撬开的锁。他们唯一的出口便是高高的天花板上开的一方小小的洞,而到达洞口的这段墙上并没有抓手。

“看起来我们这里没有人能爬上去,Skipper。”Kowalski站起来检查了一下四周的情况,最后又失望的坐了下去。

Lemmy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

等等。

“Lemmy!”Kowalski突然跳了起来,仿佛见鬼似的盯着他的机器人,“对了!Lemmy!”他疯狂的摇晃着可怜的机器人的肩膀,“Lemmy可以带我们出去!”

“How?”Skipper看起来并不抱什么希望,“他甚至连话都不会说。”

Phil瞪了他一眼。

“但、是、他、会、飞!”Kowalski一字一顿的说,一个音比一个音高,最后差点儿叫起来,“他会飞!”

机器人点了点头,掀开脚上的仿真皮肤。他的脚底喷出蓝色的火焰,拖着他朝上飞去。

Rico赶紧递给他一根绳子。

Lemmy很快便飞上洞口,把绳子放了下来。

“你们先走,我们殿后。”Skipper赶人似的挥了挥手,“快快快。”

其余人也没有推让,Fred第一个抓住绳子向上攀爬,看起来似乎毫不费力。Mason是第二个,Phil跟在他的兄弟身后。

“Marlene!”Skipper催促着犹豫不决的棕发小姐,“快点儿!”

Marlene抬头看了看拽着绳子的Lemmy,有些结结巴巴的:“可是,我,我有点怕……怕……”

“怕高,对吧。”Kowalski推了推眼镜,“你可以尝试把眼睛闭上,不往下看。我让Lemmy把你拉上去,只要不松手就行。”

Rico贴心的吐给她一只眼罩。

“谢谢。”Marlene倒是不客气的接过眼罩,戴好,摸索着抓住绳子。Kowalski对着上方做了个手势,Lemmy点了点头,把绳子一点一点的向上拉去。

“……把嘴巴管好,不要在他们面前——啊!”X推开进入这个房间的门的时候,正对着Jack说这什么。他突然叫起来,吓了年轻人一跳。

“你干什……噢老天。”Jack疑惑的回头看去,盯着还吊在半空中的Marlene看了一小会儿,似乎才刚刚反应过来,“他们是不是越狱了?”

X隔着墨镜翻了个白眼,拳头砸在墙上,硬生生砸出一个凹陷。

“我就说不该造那个愚蠢的通风口!”他咬牙切齿的说着,按下墙上的一个按钮,“马上过来给我抓住他们,蠢货们!”他对着通讯器吼着,警报声轰鸣而起,洞口突然出现一台巨大的风扇,并开始缓缓转动起来。

连接着Marlene与Lemmy的绳子在加大了转速的风扇间断裂,棕发的小姐因为掉落而高声尖叫起来。几十个警卫手持警棍豁手枪出现在门前,他们头顶上也发出了风扇的轰鸣声也盖不住的骚乱声。

“快走!Lemmy认得路!”Kowalski大喊起来。

Marlene的尖叫声在她触及到地面的一刹那停止了。

“你们跑不掉了。”X掰着手指,一步一步走进他们。

“……我们都跑不掉了。”Private的声音听上去带着颤抖的绝望,四个男人慢慢的向后退去,背靠着墙面。“噢老天,我不忍心看了。”他转过头去,Kowalski捂住他的眼睛。

地上的Marlene爆发出疯狂的笑声。

通缉日志(15)

最近有点懒所以拖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气吧。












“你说我们被盯上了?”Skipper狐疑的看着面前的两兄弟,“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在骗我?”他警惕的摆出了一个战斗的手势。

Mason抹了把脸,看上去无奈极了:“我们从来没对你们说过谎,Skipper。”他说,“而且不得不承认,我们现在情况危急。”

“Wow,wow,wow,我可不认为什么'情况危急',Mason。”Skipper插着腰,挑了挑眉,“我们总是能完成任务,Mason。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了……”他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Kowalski,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一趟。噢,顺便通知一下Private和Rico。”

然后他按了结束键。

Mason:“呃……其实他们就在隔壁门。”

…………

“All right,Skipper。”Kowalski、Rico和Private正并排坐在床沿上,像幼稚园的学生一样把手放在膝盖上。Skipper站在他们前面,Mason和Phil抱着臂靠在墙上。

场面看起来一时有些糟糕。

在床沿边的三个人眨巴着眼睛看着指挥官,并相视沉默了很久之后,Skipper开口了。

“新任务,Boys。”

Kowalski看起来惊讶极了。

“可是我们现在不在中央公园区,”Private站起来,“所以是谁委派的任务,Skipper?”

Skipper挑了挑眉。

“我们自己。”

……

“所以说,”Marlene花了好长时间才勉强理解自己面前的四个男人七嘴八舌的解释,“我们现在有危险,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不能出门?”

“Yep。”Rico给了她一个肯定的回答。

“Oh,come on。”Marlene笑起来,捂着肚子弯下腰去,“你们这是在担心我?拜托,你们谁都知道'我'是最安全的一个了。再说,法国诶,天堂诶!不出门去怎么能行呢。”

“……但是如果'水獭'出现,战斗力是很高没错……”Kowalski看着她,“……但是要控制起来也很难。”

“All right,我知道了。”Marlene摆了摆手,看起来失望极了,“我会好好待在酒店不出门的。”

“等到Roger的电力一旦充满,我们就离开这里。”Skipper说,“然后……”

“小心!”一边一直没有出声的Mason突然大喊起来,Skipper立刻敏锐的感觉到了后背袭来的危险,弯下腰,堪堪避过了朝着他飞来的物体。

“麻醉弹,Skipper。”Kowalski看了一眼墙上扎着的物体,急促的说着,“看上去不是警察,应该是……Oh。”他跳开躲开另外一颗子弹,立刻关上了窗户,“杀手,或者更麻烦的东西。他们肯定要的是活口。”

Rico大声嚷嚷起来,冲着子弹射过来的方向扔了一颗小型炸弹。随着炸弹“噗”的一声爆炸,一个黑影从对面的楼顶上跳了下去。

“女人?!”Skipper喊起来,“那是一个女人?”

Private有些担忧的看了Marlene一眼,在确定她依然是"Marlene"之后稍稍松了口气,扯了扯Skipper的袖子:“我们快走吧,Skipper。”

Skipper点了点头,Mason和Phil立刻提上了早就已经打包好了的为数不多的从Roger上带下来的行李,Kowalski冲进房间,打开了Lemmy的电源。几个人跑下楼梯,在前台做出任何送别的反应之前冲出了大门。

“所以……呼……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在跑出很远之后,Marlene因为体力不支第一个停了下来。

“听听选项?——乖乖被我抓起来。”

一个红发女人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