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完美的游戏(4)

警告:主All花,请谨慎食用
tag占 完美的游戏
因为要中考了母上一直催我要复习,只给我20分钟时间写文QWQ所以后面的推论可能乱七八糟的我自己也没有理过也不知道语句是不是通顺……请帮我捉捉虫,靴靴!!!
————————————
夏洛克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拿着平底锅——那绝对就是凶器,夏洛克在脑子里对自己说——的灰金色头发的男孩。男孩只有十六七岁左右,但是夏洛克却觉得他十分眼熟。在相互对视了几分钟之后,夏洛克突然大吃一惊了一般的开口。

“约翰!?”

男孩吓了一跳,他咽了口口水向后退了几步,差点儿被身后夏洛克丢在那里的绳子绊到。好不容易稳住了身体,他举起平底锅,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夏洛克。

“你怎么知道的?”

夏洛克在心里咕哝了一句,然后打量起约翰来。

“你刚刚烤完面包,在烤面包之前看了三本书,不算很厚但是你已经翻阅了很多遍了。你每天早上六点三刻起床,今天的早饭是培根面包和一杯牛奶。很少或者从未出过门,我猜或许是因为你家根本就没有‘门’的缘故,”夏洛克想要比一个引号的手势,但是发现自己被结结实实的捆在椅子上,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继续说,“单亲家庭,由母亲独自照料,但是你很有可能是领养的或是被偷盗来的孩子。你的母亲年龄已经很大了,大概已经有……”夏洛克四处打量了一下,然后他嘴角一直挂着的得意洋洋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去。

“……一千多岁了。”

约翰倒是没有注意到夏洛克的表情变化,他目瞪口呆的盯着夏洛克。夏洛克也同样以一副见识到了他引以为傲的认知之外的东西的表情瞪着约翰。

过了很久,直到约翰手里的平底锅“当啷”一下掉到了地上,约翰才似乎是被吓醒了一般,咽了咽口水眨了好几下眼睛,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赞扬。

“That……was amazing!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夏洛克仿佛也是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一般,看了约翰一眼,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翘了几下椅子,挪开了目光,闹别扭似的一句话也没有说。

约翰有些犹豫,他揪着衣服的下摆思考了好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你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我就松开你,好不好?”

夏洛克嘟起嘴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摇了摇头,又翘了几下椅子。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不许吃掉我啊。”

夏洛克觉得有些好笑,他看了看一旁的约翰。他的眼睛睁的大大的,金色的睫毛比夏洛克记忆中还要长的多,打在约翰蓝色的虹膜上。少年约翰的脸庞还略显青涩,皮肤很白,甚至可以称作是苍白,嫩的几乎可以看到皮肤下的血管,这也是与夏洛克的记忆截然不符的。记忆中的约翰——中年的约翰,那个永远站的笔直的军人,他的皮肤被战场的风磨砺的十分粗糙,泛着健康的红光。

察觉到夏洛克打量他的目光,少年的约翰有些羞涩的低下头,替夏洛克解开绳子:“我……我是第一次见到外人,所以很害怕……你不要怪我啊。”他说着轻轻的笑起来。夏洛克可以看见他的嘴角有浅浅的酒窝。他的嘴唇是浅浅的粉色,有些湿润——

不,不,停下。

夏洛克的喉结动了动。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捡起一边装着皇冠的包裹,然后开口:“你的手指边上还残留着白色的粉末,根据颗粒大小来看应该是发酵粉,再说,”夏洛克指了指一边的桌子,“你还留了不少面包在桌子上。这很显而易见。你的衣袖下摆有非常明显的折痕,没猜错的话都是趴在床上或是桌子上看书留下的,根据每一根折痕之间的宽度判断出书不是非常厚。一般新书不会留下那样不平整的折痕,所以判断出你翻阅过了很多次。至于三本,那完全是个猜测。六点三刻起床,是因为我刚才看到你的闹钟调整的闹铃时间是六点三刻,这不难判断。这个屋子里有淡淡的培根味道,面包机看起来刚刚被使用过不久,你的早餐就是这样推论出来的。对了,你知不知道你衣服上有牛奶渍?”夏洛克挑了挑眉,呼出一口气,

“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约翰又摆出了他那副傻兮兮的崇拜模样,“Fantastic!不过你有一点说错了。我的确是单亲家庭没错,但是……是父亲。”

夏洛克的脸皱到了一起:“WHAT!?”

“是父亲,不是母亲。”约翰好脾气的重复了一遍,“是父亲抚养的我。”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有些懊丧:“我就知道,总是会有错。”

“但是……还是很厉害啊!”约翰的眼睛亮晶晶的,近乎崇拜的看着夏洛克,“书上从来没有写到过这些。”

夏洛克摆出了他那副标准的炫耀嘴脸,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脑袋里突然响起的提示音打断了。

叮!

「系统-成就:恭喜玩家【夏洛克 福尔摩斯】的主人公好感度+10,请再接再厉。」

评论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