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24)

“我们死了吗?”Fred第一百四十三次问Marlene。


“没有。”好脾气的小姐第一百四十四次回答他——或许她只是高兴有人能跟她在一片死寂里面说说话才这么耐心,“如果我们死了,你就不会在这里跟我说话了。”


Fred望向窗外。那里黑漆漆的一片,偶尔会有几束银光散开。Kowalski说那就是在时空裂缝里死去的生物。


Private、Rico和Jack正在客厅的小餐桌上点了个蜡烛打着扑克来缓解压抑。事实上这很起作用,不一会儿Rico就和Jack打了起来,Private忙着劝架,一时三个人都没顾上害怕。


圆球被他们跟着Lemmy一起带了上来。它被关在一个密闭的方块盒子里,由Mason和Phil看守着——这让两兄弟觉得自己像是守护公主不被王子看见的恶龙一样——而“王子先生”此刻正站在那里一动不动。Kowalski把Lemmy的电力全部提取出来给了Roger,避免飞行器在时空裂缝里能源短缺。


而Kowalski本人正紧张的坐在驾驶室里,紧张的看着Roger自动驾驶。Skipper也在那里,但是他看上去比其他人都要轻松多了。


“放松点,Kowalski。”他喝了口速溶的冲泡咖啡(所有的电力都被Kowalski断了,所以他没法用咖啡机),皱了下眉头,把杯子放到一边,“……还有多久我才能喝到咖啡?”


“随时,Skipper。”Kowalski的眼睛依然紧盯着根本不动的雷达,“随时随地。时间在裂缝里是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可能已经在里面待了一百年,一千年甚至更久。”他解释到,“而裂缝里的方向都是紊乱的,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到底是按照哪个方向在前进。所以当我们停下来的时候,可能是任意一个时间的任意一个地点。”


“也就是说,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喝到咖啡,”Skipper很擅长抓重点,“而且当我们出去的时候,还不一定有咖啡豆。”


“根据现在的情况来看……”科学家终于把目光从雷达上收了回来,“是的,Skipper。”


指挥官看起来有些焦虑:“我去花园散散步。”


“我并不建议去花园,Skipper。”Kowalski说,“花可能都因为没有保温系统枯死了一大半了。”


“那我去告诉Marlene这个消息。”Skipper挥了挥手,“我得做些什么事情让我忘掉咖啡。”


——————


“什么?!”Marlene叫起来,“花园?那我的泳池怎么样了?”


“因为没有电,已经很久没换过水了。”Kowalski推了推眼镜。他已经彻底放弃了盯着雷达,决定让Roger带着他们自生自灭,“根据我的推断,可能已经发臭了,而且极可能长满了水蛭。”他压着声音说。


Marlene张着嘴,吸了口气,刚想说些什么,余光又瞥到了在一旁劝架的Private,于是只好极力抑制住想说脏话的冲动:“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恢复电力?”她嚷着,“我可快要受够了。”


“随时。”Skipper学着Kowalski的样子,甚至还抢走了他刚刚脱下来的白大褂穿在身上,“随时随地。”


Marlene刚想问些什么,却被脚底一阵猛烈的震动打断了。


“地震啦!”Fred喊着,他躲到了那张Rico他们打扑克的桌子底下。


所有的灯突然亮了起来,伴随着刺耳又响亮的警报声。Kowalski冲进控制室,其他人紧随其后。


“找到了……”Kowalski看起来情绪激动,操作控制板的手也有些颤抖,“第一个出口……找到了!”


“第一个出口?”Jack瞪大了眼睛,“找到了?”


“Wowwowow,”Marlene被Jack挤到了一边,吓了一跳,“如果有人愿意给我解释一下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我们能出去了。”Kowalski用力按下一个绿色的按键,发出轻微的“哒”的一声,“Roger找到出口了。”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