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20)

我以为今天是星期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很抱歉!

法国巴黎。


因为还没充满电所以乌漆墨黑的Roger里。


“……Okey,所以事情是这样的,你——”她指了指Lemmy,“因为机器人式的粗心大意而抛下了这个小可爱——”她转向Fred,“而你,因为半路停下买橡果所以没跟上他,对吧?”


被点到名的飞行员和机器人点了点头,同时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Marlene——虽然两者一个永远都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另一个根本不知道“看上去委屈”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评不出到底谁更傻一点。”Marlene叹了口气,“我就不能觉得他们两个都是傻瓜吗?”


此时,两个管家被焦虑且蛮不讲理的指挥官强行指派去清理掉所有可能挡住Roger吸收阳光的杂物了。而剩下的人则待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在桌子放了个手电筒照明。


Marlene坐在高处,Fred和Lemmy坐在她面前稍低一点的地方。剩下的四个人分别站在两边,眼睛死死盯着Marlene看。


“Negative,Marlene。”Skipper抱着臂站在Kowalski旁边,瞪了一眼对面的Rico和Private,“你必须选出最傻的那个。我们可是赌了一个星期份的沙丁鱼罐头的。”


“好……吧,”Marlene听上去有些犹豫,“那最傻的是Lemmy吧。”她顿了顿,小心翼翼的挪了挪位置,“因为Fred把我看的很不舒服。”


Fred赶紧挪开目光。


Kowalski和Skipper发出好一阵懊恼声。


“沙丁鱼!沙丁鱼!”Rico转着圈儿欢呼着,“鱼——!!”


“嘿……我必须提醒你们,”Roger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他听上去有些虚弱,“有人朝着这里过来了。攻击的意图很大,我现在可没力气保护你们。”


“什么样的人?”Skipper问他。


“女人。”Roger嘟囔着,听上去快睡着了,“一个……女人。”


“这么快?”Private吓了一跳。


“我们得快点儿离开这里。”Skipper按下对讲机的按键,“Mason,Phil,停下你们手上的工作,到门那里等我们。”


对面传来一阵滋滋的杂音。


“Mason?! Phil——?”Skipper冲着对讲机吼。


过了好一会儿,Mason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Skipper?”他那里听上去很吵,“怎么了吗?”


“停下手头的工作,到门边等我们,准备撤离。”Skipper重复了一遍。


对面又传来不少杂音。


“呃……现在可能有点儿困难,Skipper。”Mason喘着气,“我们……呃……遭到了某种攻击。你们最好呆在里面。”


然后对讲机像被扔在了地上一样发出一阵巨响,就没了声音。


“Mason?”Skipper皱起眉头,“Kowalski?选项?”


“我建议呆在里面并且什么也不做,Skipper。”Kowalski说,“但是如果你更加注重情谊,我们最好还是用望远镜看看情况。”


“望远镜在哪里?”指挥官的选择显而易见。


————————


“优秀员工指南上可没写这个,”Mason正紧挨着Phil,盯着那个随时可能飞起来朝他们脸上砸来的球形物体,“它可没告诉我'如果你站在一架超酷炫的直升飞机上被不知道什么东西袭击的时候该怎么办'!”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