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17)

Jack觉得自己的人生经历已经足够古怪,也足够悲惨到可以写一本离奇小说了,还是可以拍成电影,让自己一炮而红的那种。

他的父母在十岁的时候将他打晕抛弃在孤儿外,带着一张莫名其妙的便条:请照顾好Exploscrewjack●D●Vinci,等我研究出正确的解药会把他接回家。感谢。

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歪歪扭扭,像是仿照着什么画出来的似的。

后面那句“感谢”与之前几个字的笔迹不同,可能是由另外一个人写的——这些都是由院长,嘎嘎妈妈告诉他的——这个可怜孩子醒过来之后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记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谁能不记得这样一个名字呢。Jack看到纸条之后这么想着。 我是个不幸的人。十岁的Jack这么想。

然而十六岁的Jack告诉他他错了。

Jack在年幼时就展现出了出色的智慧和不同于常人的惊人力量。他在上完五年级后直接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十六岁就拿到了两个科学方面的硕士学位和一个物理方面的博士学位——这可以说是一个传奇——但好像对他的仕途并没有什么帮助。他并没有像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同学一样被好几家上市公司挤破脑袋的抢,因为那帮子成年人瞧不起他那副看上去初中都没有毕业的样子。

于是高材生被迫做了保安。

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了。

所幸他的两位同事对他十分照顾,这家大公司对保安的待遇也很好,Jack并没有感觉呆在这里有多委屈。但是这种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很快一起珠宝盗窃案发生了。

Jack不仅被公司辞退,还被一个莫名其妙的、看上去就像个反派的警察给带走了。

权当是免费法国一日游算了。Jack这么安慰自己。

可是现在,他站在一间地牢前面,看着那个前一秒还躺在地上的女人突然跳起来,发了狂似的,直接撞开了这个临时装上的、看上去就不是很安全的铁栅栏。

开始了动物一样的凶狠的攻击。

又一个保安的血溅到了Jack脚前。他已经定住了,愣愣的站在那里,双手颤抖。“Marlene”尖锐的笑声钻进他的耳朵里。他开始头疼,脑袋里涌现出一些熟悉的,却又好像不属于他的记忆。

一个女人。棕色头发的女人,拿着一只断掉的酒瓶。破开的尖锐处正滴着血。有什么人躺在地上,三个人正围在他身边,在做着治疗。

还有一个……剩下一个……

他已经开始神志不清,但是下意识觉得应该有四个才对——可是四个什么呢?

哦,对了!四个爸爸……爸爸们?

Jack稀里糊涂的笑了一下,那个女人是……女人……

“Marlene!”

有谁大喊了一声。

Marlene,Marlene……

对了,剩下那一个在远处喊着“Marlene”。

可是躺在地上的是谁?Jack眯起眼睛,慢慢走近,想要看的更清楚一些。

那个是……是……

“回来!别过去,危险!”

大喊大叫似乎起了作用,Jack猛的颤抖了一下,回过神来。Skipper和Rico已经按住了Marlene,Kowalski正在尝试给不断挣扎的女士打镇静剂。最为年轻的士兵正抓着Jack的胳膊,阻止他离了魂儿似的往危险地带走去。

“天哪……谢谢,真是谢谢你。”Jack反应过来之后差点儿吓傻了,他用力的拍了拍脑袋,不停朝着Private道谢。

Private微笑了一下,说了句没关系——然而在Jack转过身来的时候他愣住了。

“你……你是……!”





















上个星期因为期中考所以没有更新,这星期恢复一周三更。你们猜猜躺在地上的是谁?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