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通缉日志(29)

我回来了……
因为之前换了电脑,所以大纲没了,之后的剧情可能会有漏洞,之前的细节也不一定想的起来填上……希望大家多多捉虫,感谢。
————————————————————————





Private愣了愣,花了近乎一半力气在克制自己不去把团队智囊手上的危险帽子抢过来摔在地上。


“把这个拿去给你们家王子。”Kowalski把帽子递给一个仆从模样的人,“把这个戴在他头上,然后按那个红色按钮。”
等到仆从关门出去的一刹那,Private终于跳了起来。


“你就这么把他拿给了Julien?”他似乎把另外一半力气花费在了克制自己不去打烂Kowalski的脑袋上,因为我们的英国小绅士这时候听起来已经气喘吁吁了,“你……你就这么给他了?”


“Take it easy.”高个子显然在哄Private这方面上已经驾轻就熟,“他不是第一个试验品。第一个好好活着呢。我跟你保证他死不了。”


——别的可不敢保证。Kowalski把后半句话吞进肚子里。


年轻人听到这才放松下来,像是为刚刚自己的失态害臊似的转开了话题:“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


“不到六个小时。”Kowalski闲了下来,找了张看起来不错的椅子舒舒服服的把自己摔进去玩起手指。


“你们在做什么?”Marlene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仆从,Mort正骑在其中一个的肩膀上。好小姐把小孩儿抱下来,后者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糊了她一脸口水。


“自娱自乐。”Kowalski继续玩着他的手指,Private发誓他有好几年没见过科学家这样闲的发慌的模样了。


“好吧。”Marlene耸了耸肩,拍了拍Mort的脑袋示意他自己去玩儿。小孩儿眨巴了几下大的吓人的眼睛,傻笑起来,发出几声无意义的欢呼,然后横冲直撞出去。两个仆从跟在他后面,收拾好被小孩儿撞乱的东西,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噢——老天。他真可爱,不是吗。”棕发小姐捧着脸,声音听上去像从嗓子里挤出来的。


“我建议你离他远一点,Marlene。”Kowalski终于放过了他的手指,站起来极其严肃的盯着Marlene,直到对方因为不耐烦而皱起眉头,才肯继续开口,“显而易见,他脑子有点儿问题。我们没法确定这是不是什么中世纪脑部疾病,当然也无从得知它会不会传染。”


“Oh,come on.”Marlene笑起来,“这太可笑了。他就是个普通的小孩儿,Kowalski。我保证你小时候也这样。”她看向站在一边的男孩,“对吧,Private?”


而被提问的人看上去有些担心。


“Kowalski说的对,你确实应该离他远一点儿。”小绅士的脸皱了起来,似乎在努力的措辞,“他确实有点儿……嗯……看上去患有精神疾病。我从来没见过一个这么——”他的脸皱的更厉害了。


“白痴的小孩儿。”Kowalski适时的接上话,“而我小时候聪明的一塌糊涂,Marlene。”


Private感激的看了他一眼,而高个子只是挑了挑眉毛,又坐下去玩他的手指了。


好小姐被气的够呛,她瞪着Kowalski,但是对他的影响并不大。于是她只好放弃用眼神杀死从小就聪明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一屁股摔进他旁边的椅子里。


“成功了!”就在Marlene无聊的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Kowalski忽然发出一声高音调的尖叫声。


“什么成功了?”Skipper在房间内所有人做出反应之前推开门走了今来,手里拖着鼻青脸肿的Maurice,“肯定会失败的发明吗?”


“是的!”Kowalski沉浸在喜悦中,并没有注意到Skipper的形容词,“看啊——”他举起手指,给所有人看他的拇指指甲盖。


“你做了美甲?”Marlene发出一阵困倦的嘟囔,揉了揉眼睛,“谁会把美甲做成那个样子?”


“这不是美……噢,whatever。”Kowalski翻了个没有礼貌的白眼,“这是微型隐身装置。”他说着,摸了把那个奇怪的指甲盖,然后瞬间消失了。


“Amazing。”Skipper说,“我希望它不会出什么岔子。”


“绝对不会,Skipper。”隐形的科学家这么保证。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