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12)

别墅。

三天后。

装修工们来来回回的忙碌着,别墅里弥漫着木屑和甲醛的味道。Kowalski把地下室锁了起来,不让任何人进去,而他自己则闭门不出——他的实验室花了不到两天半的时间就建起来了。说是建,也只是让装修工们把他需要的东西搬了进去,剩下的都由Kowalski一个人干完。

Mason至今也没想通他是怎么做到的,熟识他的人则显得已经习以为常,而Phil和Fred压根儿就不在乎他在干什么。

相比起Kowalski,剩下的几个人倒是显得悠闲地多——Skipper带着Rico泡在赌场里,但后者更加关注于吧台边靠着的比基尼美女们。Marlene能在商场里逛上一整天,Phil和Mason跟在她身后——而他们身后还跟着花钱雇来的三个提着东西的大汉。Private又把自己弄进了医院,现在他和Shawana 已经取得了相当不错的进展——至少他自己这么认为。Fred大部分时间都宅在他赢下来的酒店里,躺在King size的柔软床铺上看着电影,偶尔打打游戏。

一个月后。

两兄弟请来的装修工们不仅人数多,动作还快的出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已经彻底完成了整个别墅的装修。Skipper在别墅彻底完工后便极少去赌场,花了更多的时间泡在书房里——但是他根本就不认字,所以也就完全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Rico一开始倒仍然勤快的往赌场跑,但是几天后据说他的女友娃娃生了闷气,一整天都没理过他后,他就再也没去过那地方。

Marlene已经几乎把城市里所有的商场都逛了个遍,给自己和男人们买了不少衣服和储备品。后来可能她自己也觉得无趣,就让人往泳池里注了水,每天花上两小时在里面游泳,剩下的时间里便开始忙活着别墅的卫生(之后Mason这个清洁癖还会再打扫一次,但是Marlene从来不知道)。 Marlene有一次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残破的机器人给Kowalski,一方面是为了让闷了一个星期的Kowalski开门好吃点儿健康的食物,另一方面是觉得能在商场的角落里捡到这么个东西很稀奇,想带回来给科学家看看是怎么回事。

Kowalski如他们所愿的出了实验室的门,吃了至少三条鱼和五碗饭。他看起来红光满面,一边念叨着“终于能有个机器人了”,一边狼吞虎咽着。

Kowalski最后造出了一个人形的机器人,是照着网上的某个新闻头条里的人设计的,取名叫"Lemmy"。Lemmy不会说话,平时也不吵不闹,剩下的人一开始还觉得新鲜,慢慢也就习惯了这么个铁皮东西在自己身边整天晃悠。

“我们得离开这个鬼地方,”Skipper终于说。

“不行!”被强制出院的Private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

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他。

“呃……我是说…”Private对着手指,“我们还能再呆个几星期……一辈子也行。”

所有人都齐刷刷的瞪着他。

“噢,好吧。”Private低下头,看起来委屈极了。

“只是我不舍得这个房子,”Marlene说着,摸了摸她靠着的会议室的墙壁,“更舍不得我的小泳池。”

“所以我们可以不用离开!”Kowalski突然打开门冲进来。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黑眼圈浓重,但是精神却异常亢奋,“我成功了!”

Private的眼睛亮了起来。

“什么成功了?”Marlene瞥了一眼跟进来的Lemmy,“危险的试验品?”

“睁大你们的眼睛,先生们和女士,”Kowalski看了一眼Lemmy,“你们将会见证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明!”

Lemmy抬起手臂,金属表层翻开,露出了一个操控板。Kowalski按下了几个按钮。 别墅的地板突然震动起来,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Kowalski?”Skipper靠着墙,才避免了自己被颠的东倒西歪,“什么情况?”

“我把整个别墅改造成了一辆有史以来功能最齐全的交通工具,”Kowalski无不自豪的说,“而且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靠在那堵墙上,Skipper。它的脾气不太好。”

墙壁嫌弃似的挪了个位置,Skipper差点儿没站稳摔在地上。

震动持续了一分多钟,终于停了下来。

“我没感觉到什么变化,”Fred抬头看了看,“噢,天花板变了个形状。这算个变化。”

“我建议你们出去看看,”Kowalski说。

当先生们和女士将信将疑的走出了大门回头去看的时候,他们眼里的震惊无法言表。

原本淡蓝色的巨大别墅彻彻底底变成了一架黑色的、小型的直升飞机——从外表上看,它最多只能容纳两三个人。而当他们进去的时候,里面却又是面积可观的客厅、房间、泳池和花园。

“我还在想我买来的直升飞机去哪里了呢。”Mason用力眨了几下眼睛,喃喃自语着。

“对此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抱歉,先生。”一个声音突然从他们头顶传来,“我并不是故意想要拿走你的飞机。”

“是谁?!”Skipper立刻摆出了战斗姿势,“Kowalski——?”

“这是……呃……我顺手装上的AI,”Kowalski有些尴尬,“其实是个系统漏洞——我需要把它补上。”

“我的名字叫Roger。”AI说,“另外,喔,这话真令人伤心。”

“所以说我们以后身边要有两个铁皮家伙了?”Skipper半眯着眼睛,“真让人不舒服。”

“实际上我不是用铁皮做的,”Roger的声音模糊了两声。Skipper面前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影像——绿色的头发、绿色的燕尾服里配着浅黄色的衬衫,绿色的裤子和绿色的皮鞋,高大的身材和露出的尖牙让人想到一种令人恐惧的史前动物。而这个男人的气质却又像只兔子一样温和,和他的外表格格不入,“我是代……”

“知道了,”Skipper摆了摆手,“我们接下来去——”他用食指蹭了蹭下巴,刚想开口,Marlene兴奋的声音就打断了他。

“法国!”她说,“我们去法国!想想那些大商场里的名牌化妆品和包包!想想那些喷着香水的女人们!简直是——天堂!”

Skipper有些恼怒,他抬起了一边的眉毛,但最后还是在购物狂小姐期待的眼神里同意了。

“好吧,法国。”

——————

“他们到底会不会来了?”Jack一把摘掉头上的帽子摔在地上,死死的抓着铁栏杆前后摇晃着,“你已经浪费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坐在铁栅栏里了!我又没犯罪!”

“他们肯定会来,”X墨镜下的双眼通红。

“‘他’告诉我的。”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