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11)

因为这几天比较忙而且卡文所以就落了三次更新,抱歉qwq。还有就是下个星期我们国防演练要失踪五天,回来尽量多更,ballball大家不要放弃我。












“呃……Skipper,我觉得我还应该再住院疗养一会儿。”Private对着手指,低着头,紧张兮兮的偷偷瞄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长辈,“我的脸还是很痛。”

“噢……得了吧,小姑娘,”Skipper笑了两声,挥了下手,“那点伤自己会好的。”

“况且我们已经帮你办理好了出院手续,你的床位必须很快空出来接待别的病人。”Kowalski在一边无情的补充着。

“……好吧。”Private看起来有点小失落,不过他转了转眼睛,很快又振作起来,眼睛亮闪闪的,“那我们走吧。”

Rico有些狐疑的盯着Private,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寻常。

上午十一点二十分。

由于昨天晚上的行动,加上避开监控收拾好伪装用的假人需要花费很大的精力,四个人回到酒店时已经精疲力尽。Marlene听到响动举着一条白色的长裙在自己身上比划着走到瘫在Skipper床上的四个人:“嘿,伙计们,你们觉得这件怎么样?”

“呃……我觉得不错。”Fred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在场的五个人都吓了一跳。

Fred换上了一件昂贵的西装,打着橙色的领带,棕黄色的长发梳的干干净净,发尾向上翘起,过大的墨镜框遮住了他半张脸,只剩下鼻子和闪闪发亮的龅牙。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着西装,长相相似但气质截然不同的男子,活脱脱看起来一个黑帮大佬的样子。那个看起来充满绅士风度的男子递给他一块镶着钻石的百达翡丽。

五个人目瞪口呆。

“我……你……我我我要的东西呢?”Kowalski率先反应过来。

“噢……”Fred拍了拍脑子,好像在思考着什么。最后他回头,问向身后那名看上去邋里邋遢的男子:“你知道我把它们放在哪里了吗?”

那个人的浅棕色头发乱得像鸡窝似的,原本笔挺的西装明显不合身,手指脏兮兮的,散发着一股香水的气味。他对着另一个深棕色头发的男人比划了几下。

“Phil说你把它落在赌场里了,老板。”深棕色头发的男人说,“要我派人去帮你拿吗?”

“Wait a second,”Skipper从这段话里听出了些许异样,他拔出枪对准了Fred的脑袋,“赌场?老板?我就知道你是个混进来的警察!”

“我从你说的话里完全听不出任何逻辑,Skipper,”Private在两个男人动手之前把Skipper的枪抢了下来,“赌场和老板这两个词和警察完全沾不上边。”

“那请他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Skipper抱着臂,怀疑的看向Fred。

“我一直想做一个警察,”Fred似乎还沉浸在警察的话题里,“穿上警服什么的。啊,想通吃零食虽然我随时都可以穿一套警服,但是做了警察会正式一点……大概叫什么依法穿警服?”

“他赢下了我和Phil工作的赌场,”那个有礼貌的男人说,“我们想跟着他也能算一份稳定的工作。噢,我叫Mason.”他冲着Skipper伸出手,看起来礼貌又和气。

“我挺喜欢他,Skipper。”Private没动嘴唇,用腹语小声的对着Skipper说。

“Kowalski,分析。”Skipper看了一眼Private,又把头转向Kowalski。

“呃……”Kowalski有些傻眼,他拿着笔半天也没有动作。直到Rico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他才反应过来似的,“根据他墨镜上灰尘的分布和神秘古老的占卜学……Fred赌赢了一大笔钱。”

“好推论!现在,说点儿我不知道的。”

“……一张纸最多可以折叠七次?”Kowalski想了想,说。

Rico吐给Skipper一张纸。他试了一下,发现真的只能叠七次。

“说点儿别的……不那么深奥的。”Skipper扔掉那张纸。

“Fred是个赌博天才,他不用通过计算就能掌握我研究了三天三夜的赌博公式。”Kowalski语速极快,“而且,我们多了两个需要花钱雇佣的帮手。”

“实际上我只是看了一眼你放在桌子上的那张纸,”Fred说,“我跟着它上面写的做的。”

“啊!我就知道!”Kowalski愤愤的空挥了一下拳头。

“你们两个能做什么?”Skipper斜眼看着Phil和Mason,“喔……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们是通缉犯?”

Marlene紧张的看了Skipper一眼。

Mason笑了起来。

“Phil会几乎所有的语言,”他说,“而我会Phil的语言。而且,不用担心,先生。在我们金盆洗手去赌场干活儿之前,我们两个可是国际诈骗犯——你说不定听说过我们。”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下,都轻轻的朝着Skipper点了点头。

“All right,you are in.”Skipper说着,朝他们伸出手。

“所以……你们接下来打算做什么?”Marlene看起来仍然有些担心,但是她信任这四个男人。

“我们先去买一……”

“一座实验室!”Kowalski叫了起来。

“一架直升飞机……和一座实验室。”Skipper瞪了Kowalski一眼,还是把实验室加了上去,“我们要先去搞一架直升飞机和一座实验室。”

“你们觉得带实验室的私人别墅怎么样?”Mason问,“老板刚好赢下来一座有地下室的小别墅,我想可以改造一下。”

所有人愣了一下,看了看Fred,随后欢呼起来。

————————

“所以……你不止是个超级的‘企鹅’偏执狂,还是个恋童癖?”Alice拿着一个信封站在X身后,看着屏幕上正在放映的医院的录像。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子正和护士聊的正欢。

“什么?”X皱了皱眉,“不,当然不是。他是……”

“随便你。”Alice并不想听他说话,她把信封摔在桌上,抱着臂,“你要的三个星期之后去法国的机票买好了。”

X看了一眼那个信封。

“请再帮我买一张明天去拉斯维加斯的往返票,谢谢。”X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他掰了掰手指,咔咔作响,“你们逃不掉了,小企鹅。”

“神经病。”Alice翻了个白眼。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