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10)

拉斯维加斯。

晚上十点二十八分。

“Kowalski,我们的伪装做好了吗?”Skipper已经把他那件病号服脱了下来,换上了一件颇有中世纪风格的长大衣,在里面穿了西装。他理了理领带,转过身对着镜子戴上了假胡子。

“已经准备好了,Skip……啊!”Kowalski按下一个开关,床上躺着的几个没有脸的假人上立刻出现了他们的影像。Rico正逐个的给“他们”蒙上被子。Kowalski揩了把汗,抬起头惊叫一声,“你你你……你是谁?!”

“放轻松,Kowalski,”Skipper笑着拿掉了他的假胡子,“是我。”

Kowalski又揩了把汗。

“所以说……你们要去执行一个什么什么任务?”Marlene轻轻举起手,讨好的笑了笑,“我能参加吗?”

“Negative,Marlene。”Skipper用被子蒙上了自己的伪装,拍了拍那个鼓起来的包,“我们不需要女人替我们冒险。”

“噢……是吗?”Marlene抱着臂,“那为什么我也有一个假人?”她指了指自己病床上躺着的“Marlene”,看向Kowalski,哼哼了两声。

“呃……”

Kowalski看向Rico。

Rico看向Skipper。

Skipper指着假人。

假人一言不发。

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病房。

直到Kowalski定的闹钟响起来才打破了这份令人尴尬的沉默。Skipper很快反应过来,递给Marlene一根拐杖:“你赢了,你说的对,我们需要你。”他指了指窗户,Kowalski已经布置好了他那台“便携式电梯”,四个人挤在那块小圆盘上,缓缓下降。

……

“噢……Shawana,”Private此时正躺在病床上,喝着热牛奶,目不转睛的盯着金发的漂亮护士,“我这辈子都不愿意离开这里了。”

——————————

午夜十二点整。

凯撒宫大酒店。

Marlene抬头仰视着这座金碧辉煌的赌场酒店,一脸错愕的看着剩下的三个人。

“你们打算在这里赌博?”

“当然不是,”Kowalski一边拨着算盘一边说着话,“我们要住进去。”

“呃……为了目标?”Marlene试探性的问。 “不,为了舒服。”Kowalski一本正经的回答。

Marlene:“……”

“All right,soldiers,我们去挑几个舒服的房间,明天去接Private。”Skipper插着腰拍了拍Rico,“有这么多钱,谁不想在地下都是罪恶和贪婪的犯罪天堂里住个一晚上呢?”

Rico附和着点头。

——————

凌晨一点二十八分。

Skipper躺在舒适的弹簧床上,惬意的喝着服务生送来的鲜榨果汁。Rico在一不远处的另一张床上装扮他的Perky娃娃。

Marlene一个人在隔壁房间里戴着vr眼镜挑选着衣服——她总觉得需要一件像样的礼服。

Kowalski已经把他的房间搞得一团糟,床上和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化学药品和实验器械——包括给Private预留的那一张。

Private此时正坐在又冷又硬的病床上,幸福的像个百万富翁(实际上他就是一个百万富翁),眼睛紧紧的盯着正在护理另外一个病人的金发护士。他脸上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眼睛上的肿块也褪了下去,基本上可以看出来他原本白白净净的样子了。许多年轻的女护士们都围在一起看着他小声的发出类似于尖叫的声音,依稀可以听见几个类似于“可爱”的词语。

但是Private什么也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只有他的Shawana。

就如同他没有注意到墙角上的那个,一直在锁定着他的摄像头一样。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