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9)

Marlene躺在病床上。她打着石膏的腿被绷带牵扯着微微抬起。自从她躺上这张床,就没有停过瞪Skipper 。

“你说的辉煌的未来,指的就是拉斯维加斯?!”即使尽力压低音量也听得出Marlene的愤怒,“认真的?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们已经被全国通缉了!你们就不担心身份暴露?!”

“放轻松点儿,Marlene。”Skipper腰上缠着绷带,穿着一件大了一号的松松垮垮的病号服,正拿着他最喜欢的马克杯躺在病床上悠闲地喝着咖啡,“我们没那么容易被认出来。”

“事实上……”Kowalski只受了点儿轻伤,所以他仍然穿着他的白衬衫,盘腿坐在床上拿着笔写写画画,“我们能被认出来的几率是3%,而这三个百分点全部都属于一个人……”

“Officer X。”Skipper很自然的接过话头,唆了一口咖啡,“他老人家现在还在纽约研究那个埋过两吨炸药的坑呢。”

“为什么你们这么自信,huh?就不怕Fred是个告密……说起来,Fred去哪儿了?” “我让他去帮我们买点儿必须用品。”Kowalski说,“不用担心他,我已经计算过了,以他的智商会告密的几率趋近于0%。再说——”他看了看在一旁被绷带包着脑袋抱着娃娃哼哼唧唧的Rico,和看起来悠哉悠哉的Skipper,“我们三个的档案可没有那么好翻。”

Skipper轻蔑的笑了一声。

“那Private呢?”Marlene仍旧不太放心,“他还在读大学。”

“Well,他确实有些显眼,所以我让他好好养伤。”Skipper闭起眼睛,一副老年人闭目养神的样子,“说不定他现在在隔壁房间跟哪个漂亮护士调情呢。”

病房里的人同时发出了一阵鄙夷的唏嘘声。

Skipper不知道他是对的,而Skipper永远是对的。

“Shawana,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一辈子受伤。”隔壁病房里,Private正乖巧的躺在被子下面。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护士替他掖了掖被角,笑了起来。

“噢……你真可爱,Private。”她说,“那么现在,我想让你好好休息,早点离开这里。”她眨了眨眼睛,“说不定我们还能一起吃晚餐噢。”

Private带着一脸幸福满足的笑意和淤青闭上了眼睛。

————————

纽约。

中央公园区。

“怎么又是你?”X摇醒迷迷糊糊的Jack,在一片吵闹声和消防车的鸣笛声中大声吼着,“你看见什么了吗?”

“我还想问怎么又是你呢。”Jack小声咕哝了一句,搓了把脸,“有一架飞机。”

“什么?”X掏了掏耳朵,加大了音量,“你说什么?”

“我说——”Jack也吼叫起来,“飞机!有一架飞机飞走了!”

X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他们往哪里飞的?”

“我怎么知道?!”Jack心里暗暗叫着倒霉,“我能走了吗?”

“不行。”X一把拉住他,“我带你去办护照,你得做我的证人。”

“什么?”Jack这次一个字也没有听见,“去什么?”

“我们去法国!”X冲着他耳朵吼着。

Jack愣了愣。有什么东西涌进他的脑子,又或者有什么东西试图冲破屏障——他好像看见了一些片段。

四个男人,两个高的,两个矮的——正在合力按住一个棕色卷发的,拿着刀的女子。他们每个人都受了伤,一边躺着一具死状可怖的尸体。他们身上沾满了血迹,也不知道是谁的血。男人们按住她的手脚,扯着嗓子大声吼着什么——

好像是一个名字……

“M……”

“你走不走了?”X在不远处抱着臂,看着这个突然傻掉的年轻人,“我们时间紧迫。” “来了来了。”Jack拍了拍脑袋,跟上了X 的步伐。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