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8)

Kowalski睁开了眼睛。


他先是立刻跳了起来,环视了一圈周围,在看到Skipper的时候愣了愣:“Skipper?这是哪里?我刚才明明还在科学院来着——怎么,你又执行‘特殊’任务了,”他用手比了个引号,”还是仅仅需要我技术上的帮助?你换了新兵?”他走到Rico身边,拍了拍他的背,被他瞪了回去:“还挺凶的。”


“他……失忆了?”Marlene指了指Kowalski,又看了看一边一脸“他就是这个鬼样”的Skipper和Rico,不停的在几个人之间来回看着。


“他每次醒过来都这样,”Skipper拿手肘轻轻捅了一下Rico,“把他的脑子装装好就行。”


Marlene轻轻垂下眼皮,替Kowalski感到可惜——这个可怜虫潜意识里还觉得自己是那个备受尊敬的科学家呢。


Rico用力的在Kowalski脑袋上拍了一下。Kowalski被他打的摔在地上。他愣了愣,随即坐起来,捂着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每次我的头都这么疼……噢!Skipper,Rico,P……”他回头看了看,又左右看了看,“Private呢?”


众人这才想起来早就不见了的Private。


“Marlene和Kowalski一组,Rico跟着我。分头行动,Move,move,move!”


两组人立刻朝着机头和机尾的地方走去。



两分钟后。


驾驶室。


“Fred!你怎么……!?”Skipper 看着坐在座位上、不紧不慢的开着飞机的、毫发无损的Fred,立刻向后跳了一步,然后虚捂着肋骨发出一声闷哼。Rico叽哩哇啦的叫着,掏出一把喷火枪对准了那个开飞机的家伙。


“我受伤了啊。”Fred眨巴眨巴眼睛,举起一根手指放在Skipper眼睛前面,给他看上面一根极细小的红痕,“看?”
Skipper简直气的都要爆炸了。但是他不敢再大吼大叫,只好轻声细语的问他;“我的意思是,为什么……嘶……为什么你没有摔伤?”


Fred挠了挠头,思考了一会儿。


“噢……因为我系了安全带啊。”他给Skipper看了看身上绑着的黑色安全带。


Skipper想把这个家伙从座位上揪下来暴打一顿。


“Skipper!Private在这里!”不远处传来Marlene有些急躁的声音,Skipper和Rico对视了一眼,狠狠拍了几下一脸无辜的驾驶员的背解气,由Rico搀扶着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声音来自靠近机尾处,Marlene和Kowalski蹲在那里。Private看起来有些糟糕——他的脸上全是青紫,眼睛肿了起来,就剩下一只泪汪汪的看着Skipper。


Skipper一下子就心软了。


“Kowalski,离我们最近的着陆点是哪里?我们得给这个受伤的小兵找个医生。”


“按照我们目前的飞行速度和这辆飞机的大小……如果要在中途降落而不引起大的骚动会非常困难,所以我建议我们弃机。”


“那接下来的旅行怎么办?或者说,我们该怎么回去?”Marlene大声抗议起来。


Private点点头,表示他同意Marlene的话。


“所以我们要去找一个可以给我们足够经济、并且可以搞到一辆新的交通工具的地方,”Kowalski接着说,“所以我们最理想的地点应该是……”他看了看满脸写着“我爱好和平”的Marlene和Private,凑到Skipper耳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
Skipper满意的点点头:“就这样。Kowalski,去通知Fred。剩下的人打包好行李,我们准备来一场愉快的跳伞比赛。”


“我们去哪里?”


“未来,Private。”Skipper揉了揉受伤的新兵的头,“辉煌的未来。”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