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7)


本章有轻微RS预警,(应该)也可以当做友情向来看吧。毕竟我是RS厨……这篇文章如果非要说cp向的话主体应该是allS不逆,在这边提醒一下,如果让任何人不适的话我在这里道歉。












Skipper睁着眼睛躺在地上,费力的扭头去看其他人的状况。Rico的头磕在了椅背上,流了不少血,有些吓人,但看起来应该没有大碍——Skipper清晰的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大概是睡着了。Kowalski晕了过去,笔记本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但是那支已经用的很短了的铅笔已经跟 Private一样,不知道去哪儿了。Marlene正坐在座位上,从紧急医疗包拿出绷带和药膏包扎着自己受伤了的腿。不一会儿她便一瘸一拐的走到Skipper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Skipper咬着牙一声不吭的坐起来,咳了几下,随后发出一记很响的吞咽声。他努力用手把自己支撑起来,擦掉额头上的冷汗,推了推睡着的Rico。后者皱着眉头,似乎因为被吵醒而不高兴似的——随后他大声嚎叫起来,捂着自己流血的额头,叽哩哇啦的到处乱跑。Skipper喊住他坐下,用一只手并不温柔的顺着他的头发安抚着看起来委屈巴巴的Rico。Marlene赶快上前去包扎好精神病先生受伤的脑袋。等她结束工作之后,发现她的病患正死死的盯着Skipper的胸口下方。


Skipper不动声色的向后挪了挪。

Rico用力在空气中嗅了几下,随后像是确定了什么似的扯着嗓子,冲着Skipper吼了一大通Marlene听不太懂的话,然后在Skipper越来越严厉的眼神和逐渐冒出的冷汗中败下阵来,低声咕哝了几句,悄悄地看了Marlene一眼,半扶着Skipper朝着乘务员工作室走去。

Marlene想跟上去,Rico伸出一根手指左右晃了晃,摇了摇头,指了指地上的Kowalski。在Marlene低头去看他的时候,Rico“彭”的关上了门。

Marlene耸了耸肩,准备去灌盆冷水浇在Kowalski脸上。

Skipper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又做了一个吞咽的动作。Rico站在他面前,担忧的看着他。

“我没事,”Skipper听起来有些疲惫,但是他脸上依旧挂着那副Skipper式的微笑,“我这身子铁打的!”

但是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锤几下胸口以示自己真的身体健康。

Rico抱着臂看着他,伸出手去戳了戳他的肋骨处,不出所料的听见指挥官的痛叫声。

“我~没~事。”Rico学着Skipper的语调怪声怪气的说着,拿出一卷包扎胶布,准备去脱他的衣服。

Skipper立刻像个小姑娘一样护住胸口,然后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只好战战兢兢的收住手不再动了。

“Rico,帮我包扎。”Skipper终于放弃了在他最敏锐的士兵面前掩饰肋骨骨折这种‘丢脸’的事情。

由于天气不算冷,Skipper只穿了一件单薄的t恤,Rico没费多大劲就剪了开来,拿着胶布小心的缠在指挥官的伤处。他的目光扫过Skipper身上在各种战斗中留下的大大小小的伤疤——Rico清楚的记得每一个伤口的来历,好像他的脑子里除了足以毁灭世界的想法就只剩下这些零零碎碎的、关于Skipper的记忆了似的。


别告诉其他人,尤其是Private。”Skipper在Rico包扎完之后看了看缠的紧实的胶布,满意的点了点头。Rico摆了摆手示意他放心,在得到指挥官的命令之后护着他出去了。

“看在老天的份上,你们两个干嘛去了?”Marlene急急忙忙的跑过来,差点儿一头撞在Skipper身上,被Rico挡了下来,“Kowalski一直不醒,怎么喊都喊不起来。”

Skipper和Rico对视了一眼,跟着她找到了湿哒哒的躺在地上的Kowalski。

“Kowalski?”Skipper蹲下去,尝试性的喊了一声,“Kow……”

Rico用行动打断了Skipper的话——他把可怜的科学家拎了起来,来回扇了几个巴掌。

Kowalski睁开了眼睛。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