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中长篇】通缉日志(2)

“漂亮的注意分散,Private。”四个高矮不一的男人走在街上,昏暗的路灯照的那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手里的宝石闪闪发光。为首的男人揉了揉男孩跟自己一样的黑色头发,毫不吝啬的夸奖他。

“其实我真的是想反驳一下他们对我名字的误解,Skipper,”Private有些害羞的笑了笑,“毕竟那是我的名字啊。”

Skipper挑了挑眉,刚想说点什么,就被刚才一直在摆弄掌上电脑的、身材修长、戴着眼镜的男人打断了。

“检测到前方十米处、左边三米处及七米处各有一个摄像头,Skipper。”

Skipper挑了挑眉毛:“给我最佳路线,Kowalski。”

Kowalski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的首领:“这要取决于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了——如果我们要回基地,离我们最近的传送口就在……”他低下头去,手指飞快的在电脑上敲击着,“啊!就在我们后方三步。”

Skipper看了看他的队员们,又看了看Private手上捧着的宝石。

“去Marlene家坐坐怎么样?”




棕色卷发的女人打开门,揉了几下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门口站着的四个人。

“看在上帝的面子上,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她的语调因为高兴而尖锐起来,笑着给他们让开了道,“我以为你们今天晚上有重要的任务呢。”

“是'任务',而不是'重要的任务',Marlene.”Skipper自然的找到沙发,一把将自己摔进去,把身体埋在柔软的坐垫上纠正她,“我们已经完成了。”

Marlene翻了个白眼:“O—key,那你们的战利品我能看看吗?”她兴奋的搓了搓手。

Private瞄了一眼Skipper,在得到后者的眼神许可后点了点头,把手里的宝石给她看:“当然可以。”

Marlene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这块宝石,伸出手去碰了碰它,然后又缩回手去。

“天哪……这……这东西得值多少钱啊?”

“根据市场心理学以及参考现在的市场价,这块宝石应该在一千三百万美元左右。”

Marlene倒抽了一口气。

Skipper看起来也有些惊讶,但他很快的藏起了这幅表情:“我可没想到这个。”

“难道你们一开始不是奔着钱去的吗?”

“当然不是了,”Skipper双手抱胸,眼睛盯着这块宝石,“我们只是想试试那套被吹的很厉害的安保系统。”

Marlene翻了个白眼:“那你们现在想拿这么一大笔钱干什么去?”

Kowalski看向Skipper,眼睛放着光:“我想申请获取这笔钱的使用权,Skipper,”他略带兴奋的说着,“这样我就可以完成我……哦不,我们那艘火箭的引擎。”

“驳回申请,Kowalski,那艘火箭没有爆炸我已经很满意了,不需要更多改造。”

Kowalski失望的叹了口气。

Rico咧嘴笑着,高高举起他永远随身携带的Perky娃娃,并不停的发出哇啦哇啦的叫声。

“好吧,Rico,你可以随便怎么给你的女友娃娃打扮,”Skipper耸了耸肩,“反正也花不了多少。Private,你想干什么?”Skipper转身去直接无视了Kowalski的那句“这不公平”,拍了拍他们一手带大的男孩的肩膀。

“我不知道,Skipper.”Private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我在想着那个保安的事情。”

“这是今天令我意外的第二件事,我还以为你会想要一个金子做的月神马,带超级语音芯片的那种。”Skipper摊了摊手,“好了,年轻人,那些保安不会有事的——至少不会死掉。”

Private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那个年轻人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我总觉得他很像……”

Skipper在Marlene投来疑惑目光之前及时打断了年轻士兵差点儿吐露出来的黑历史:“嘿,现实点儿,士兵。”

"Aye,aye,Skipper."Private失望的叹了口气,但是他的眼睛马上又亮了起来,“实际上,Skipper,我会更想要水晶做的……嗷!”
————————
另一边。

警察局。

年轻人局促的坐在椅子上,把双手搁在桌子上。被不知从哪儿来的风吹的摇摇晃晃的吊灯发出昏暗的灯光。门嘎吱一声打开了,有个女人走了进来。她一把扯出年轻人对面的那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把文件朝着桌上一摔,一脸的不耐烦:“我是Alice,我来问你几个问题。”

年轻人畏缩着点了点头。

Alice看了看表,背诵课文一般的开口:“你的文件显示你叫做……”Alice瞥了一眼文件上那个长长的名字,翻了个白眼,“呃……Whatever,但是你之前说过你叫Eggy,对吗?”

年轻人显得很局促:“是……”

Alice又看了看表:“为什么?”

年轻人低头看着自己不停的互相磨蹭的脚尖:“我也说不上来。那一瞬间……这个名字就脱口而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在你推开门之前,我仍然觉得我叫做Eggy,你知道吗?就是……嘿,你有在听吗?”年轻人抬起头,Alice正在专心致志的研究她那块手表。听到年轻人的叫声她惊醒般抬起头,打了个哈欠,站起身。

“谢谢你的配合,”她转身走出去,“怪人一个。”




————————————————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至于为什么不写年轻人的名字,是因为我不知道他该叫什么。取名废哭晕。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