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中长篇】通缉日志(1)

#大概是一个会坑的中长篇
#通缉犯paro
#拟人
一直想给老公们写个什么东西,这篇文已经构思了很长时间了。取名无能,如果能有人推荐文名真的是太好了。

——————————————
“诶,你说,这么重要的宝石,怎么公司就派了我们三守着?”穿着保安衣服的高大男人挪了挪瘫在沙发上的身子,问向隔壁那两个保安。

矮个保安耸了耸肩:“听上面说好像有个什么安保系统,鬼知道什么玩意儿。好像挺厉害的。不过这宝贝明天就要展出了,放在这儿一晚上应该也没什么事。”

高个保安笑了两声,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紧张起来:“你说……” “不可能的。”矮个子皱起眉头,“像他们这样的人,能看上这个?”

“怎么看不上?”高个保安缩起身子朝矮个子旁边挤了挤,又朝坐在一边的年轻保安招了招手,示意他把头凑过来,“诶,我跟你们说啊,前几天我站岗的时候看到一个警察在跟咱们经理说话,神神叨叨的。我好奇就留心听了一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原本心不在焉的年轻保安眨了眨眼睛,把头凑的更近了一些。

“他们说到了'企——鹅'!”高个子保安特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的语调,还拖了一个很长的音。

“不可能!”矮个保安的声音拔高了许多,他把那个年轻保安的脑袋按了回去,“你别听他瞎说。”

年轻保安倒是来了兴致:“'企鹅'是什么?”

高个子保安朝他那里挪了挪,把矮个子挤到一边儿,压低了声音:“你是新来的不知道,我跟你说啊——你看过新闻没?就最近让警察头疼的不行的那帮子家伙,咱们保安界私底下叫他们'企鹅'。”

“噢,那帮人啊!”年轻保安兴奋起来,“听说他们老大参过军,打起架来有模有样的,把这几个人训练的跟特种兵似的,可厉害了。那个科学家发明出来的东西有一个能让人失忆,诶,听说他们年纪最小的那个就比我大了那么一点儿,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好看的跟初中生似的。噢,还有那个会搞爆破的,听说他曾经炸了一层楼——就炸了那一层,那楼剩下的地方都好好的,晃都没晃,就他炸掉的那一层不见了,简直神了!”年轻保安无不崇拜的说。

“我看八成是假的。”被挤到一边的矮个子保安哼了一声,“那些传言就用来骗骗你这种刚刚高中毕业的小孩子的。要我说,他们再神也就是四个凡人,那些报道没几句话是真的。” “我看连名字可能都是他们捏造出来的,”高个子保安附和着,“我说,谁会管自己叫大兵*啊?”

高矮两个保安笑了起来。

“你们懂什么,这是名字的艺术!”他们身后有谁突然叫了起来。三个保安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拔出警棍,防备的看着这个插着腰、看起来气鼓鼓的男孩。

“你是谁?”高个子保安底气很足的吼了一声,眼神瞥向了一边的矮个保安。矮个保安朝他轻轻的点了点头,极慢极轻的掏出手枪,藏在背后。

那个男孩子到也不怕他们,朝前走了两步,盯着那个高个子:“我希望你能为嘲笑我的名字而道歉,先生。”

高个子愣了一下。一旁的年轻保安眼睛里都快蹦出光来了:“你是……”

“猜对了,年轻人。”

带着点儿调侃的语气,伴随着极轻的落地声从他们身后传来。高矮保安在瞬间便倒了下去,矮个子的手枪掉在了地上。年轻保安瞪大了眼睛,刚想去捡,那枪就被一只看起来就十分昂贵的棕色雕花鞋踩住了。

那年轻人吓坏了。他赶忙向后退去,却被先前的男孩子挡住了去路。

“我很抱歉,先生。”男孩讲得一口好听的伦敦腔,水灵灵的眼睛充满歉意的看着他,“但是我想我们必须……”

……

年轻保安醒了过来。

他躺在担架上,耳边充斥警笛声和直升机的轰鸣声。他坐了起来,一脸茫然的看着身边来回穿梭的各种各样的人。一旁的医生朝着外面喊了句什么,一把将他扯了起来,带到了一辆警车旁边。有个穿着警服的男人冲他亮了亮警官证。

“我是Officer X,请准确的告诉我事情的经过。”

年轻保安呆滞的看着他。过了很久他似乎才反应过来,缓慢的吐出一口气。

“我记得我跟……高个和矮个在……聊天。”

“聊的什么?”

年轻保安愣住,眨了几下眼睛,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不记得了。”

“果然。”X的眉毛皱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

年轻保安甩了甩头,好像恢复了一些神智,他抬头问这个高大健壮的警官:“你问这个干嘛?”

“那颗宝石被偷走了,摄像头什么也没拍到。你是我们目前为止唯一的线索,所以我必须……”

“等等,唯一?那高矮呢?”

X露出一个令人背脊发寒的微笑,他拍了拍年轻人的肩膀做出一副可惜的样子:“他们起码得有一个星期才能醒过来。现在,年轻人,告诉我你的名字。”

年轻保安有些难过的垂下头。

“我叫……Eggy。”






*:Private也可译为“士兵”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