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约翰有两个愿望,他只完成了四分之一(下)

#坑了将近一年的短篇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填上
#文风越来越谜





【约翰 华生的私人日记】

我叫约翰 华生,今年十五岁。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画家,第二大的愿望就是娶一名小提琴家。
今天的约翰有些着急,因为当阳光都开始变得不再那么温和的时候,那个拉小提琴的卷发男孩儿还是没有来。
约翰在他的老地方坐下来。泥地上已经有了两个凹陷的浅坑,约翰把他的画架支在坑里,拿起他的笔,像往常一样画下了几束阳光、几片树叶。
然后他就坐在那里,像个年纪已经很大了的老人一样。
过了很久很久,当约翰终于回过神来了的时候,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约翰的肩膀垮了下来。
我今天大概是睡不着了,他想。
然后他拿起笔,在画布上靠着想象,一笔一笔的画着那个他偷偷看了三年的男孩儿。约翰惊讶的发现,男孩似乎在三年中间长高了不少——如果没有估计错的话,他大概要比约翰还要高出那么一点点了。
该死的高个子们。
约翰 长不高 华生有些愤愤的想着,背上画架决定往家走。走了几步,约翰突然停下来,把那副画从画架上取下来,小心翼翼的把它挂在了树梢上。
这简直像个小姑娘,约翰想。



【约翰 华生的私人日记】

 我叫约翰 华生,今年十六岁。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画家,第二大的愿望就是娶一名小提琴家。



约翰的画画技术现在已经很不错了,所以他选择了医科专业。
约翰为了选专业这件事跟家里人吵了很久,最后好好先生还是听从了他们的话。
去他娘的,约翰心想,我就算选择医学,我也能继续画画。 但约翰没想到的是,随着他对医学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他所用在画画上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了。直到后来,又过了几年,约翰即使拿起笔,也画不出除了人体解剖图之外的任何东西了。
约翰开始想念起那些阳光和树叶了。
但是约翰否认自己同样想念着那个再也没有出现过得男孩。


【约翰 华生的私人日记】 

我叫约翰 华生,今年二十八岁。我最大的愿望是娶一名小提琴家。


约翰终于在一个假日里回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那个小木屋。
木屋里的摆设依旧没变,所有地方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约翰甚至差一点儿没办法用那把老钥匙打开生锈的锁。
约翰看向了窗户。
约翰骂了句娘。
那栋白色的别墅依旧在那儿,在阳光下看起来依旧是浅浅的金色。但是大门上方那个原本应该挂着一副很大的英国国旗的地方,现在挂着一副很大很大的画。
上面画着几束阳光、几片树叶,和一个卷发的,微笑的男孩。
约翰看向一旁的画架,背起它去了那个小树林。
那两个浅浅的坑依旧在那里,约翰觉得有些惊讶。他支起画架,拿起笔,画下了几颗大树和几束阳光。
然后他听到有谁在不远处拉着小提琴。
约翰站了起来,拨开树枝,看到了一个黑色卷发的男人,正专注地拉着小提琴。
约翰呆在原地。
琴声戛然而止。
黑色卷发的男人朝他走了过来,对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叫夏洛克 福尔摩斯,小提琴家。”
约翰眨了眨眼睛,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夏洛克就打断了他——
“约翰 华生,三十岁,医学工作者,曾经是个艺术爱好者但是已经因为工作舍弃,单身,早饭吃的是培根面包。”
约翰差点儿跳起来:“你调查我?!”
夏洛克翻了个白眼。
“不,我只是看出来的。”
“你怎么……”
“三十岁是根据你的外貌和体型做出的大致判断,你的穿着得体但是后面的头发却乱糟糟的,这说明你从事的是一项体面的工作但是极少受到外貌上的特别关注,有浓重的黑眼圈,很明显是经常熬夜并且作息时间不规律造成的,很明显你不是一个警察,所以我断定是一名医学工作者,你的手上没有戒指,而且一个人出来度假,说明你单身,至于名字,你胸口别着的名片上写着。”
夏洛克说完这些,脚尖颠了颠,骄傲的微微挺起了胸膛。
“That is……amaz…”约翰刚想称赞他,突然神色一变。
“那艺术爱好者和培根面包呢?”
夏洛克不说话了。
约翰叹了口气,用力咽下一口口水阻止自己的声音颤抖。
“你是……十年前那个男孩吗?”
约翰觉得自己像个蠢毙了的小姑娘。
夏洛克指着那副画。
“我是。而且我在这里等了你五年多。”
他的语气有些埋怨。
“十几年之前我那个愚蠢的哥哥突然提出想要搬家,我阻止了,但是没什么用。我们当天晚上就搬了家,等一切都结束之后我回来这里,找到了你给我的画。”夏洛克笑起来,像极了那画上的男孩儿,“我没敢来找你,但是我拿走了那副画。我刚成年我就搬回到这里,但是你已经搬走了,我就把画放大了好几倍挂在那里,希望你有天回来能看到。”
夏洛克,勇敢点,别像个小姑娘。
“所以我想问……你愿意跟我谈恋爱吗,约翰?”
后来,可怜的约翰还没有在震惊中缓过神来,就傻乎乎的答应了这个傻乎乎的,毫无逻辑的请求。
后来的后来,夏洛克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小提琴家。但是他的个人隐私却被保护的很好,像是有谁特意保护着他一样。
于是关于夏洛克 福尔摩斯的婚姻状态一直是个谜团。
有人说,他娶了一个男人。
有人说,他娶了一个画家。
也有人说,他娶了一个医生。
甚至有人说,他是个偷窥狂,成功的迎娶了自己的偷窥对象。
谁知道呢。

评论(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