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短篇】医生、少年和一个吻(Credence\Newt)

纽特看着面前的少年低着的头,努力缩起的、跟他的手掌一样伤痕遍布的脊背,皱了皱眉头。

“你的养母又打你了吗?”纽特轻轻的问他,同时用镊子夹起一块酒精棉在他每一个伤口周围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尽量避免着碰到那些可怖狰狞的伤痕。

少年抽了两下鼻子,拼命的忍住背上因为消毒而传来的大片大片的刺痛,眼神死死的胶在了他的鞋尖,几乎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又马上用力的摇了起来,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没⋯⋯没有。”

“别动。”纽特被男孩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手中的镊子掉在地上,他看着男孩突然僵直的背部,抿了抿嘴唇,低下头去捡,“你——嗯——我是说,消毒好了。”纽特把镊子放在盘子里,一边小心的替男孩穿着衣服一边在心里谴责自己差劲的安慰技能。

少年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他的眼神还是放在他的鞋子上,像黏在上面了似的。他的嘴唇蠕动了几下,手指紧紧的攥着衣服的下摆。

“对不起⋯⋯”少年眨了两下眼睛,似乎快要哭出来了,“对不起,斯卡曼德医生,我不是⋯不是故意的。”他微微抬起头,眼睛里面写满了恐惧,仿佛下一秒纽特就会拿起手边的随便什么东西——最可能是他的皮带,然后在他已经伤痕累累的背部上狠狠的抽打。

“什么?”纽特没反应过来。他看着男孩的眼神突然之间觉得慌乱极了,“嘿,嘿,没事的,克莱登斯,没事的。没人能伤害你——至少在我面前不行。”

少年终于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青年,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想要从里面看出点什么来。同情,甚至是怜悯对克莱登斯来说也是少有的——别人看他的眼里只有厌恶。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克莱登斯,在我面前没人能伤害你。——从来没有。就算只能从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看出一点点的怜悯,克莱登斯也满足了。

但是医生的眼睛给这个苦命的少年带来的可不只是满足。里面充斥的温柔和真诚直直的刺进克莱登斯的心脏,戳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似乎要把他的整颗心给戳穿。他却一点也不觉得疼,狂喜从那个空洞中渗出,顺着他的血液流淌在全身。他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重新低下头去克制住嘴角快要蔓延开的微笑。

“克莱?”医生已经开始手忙脚乱起来,他很快的脱下自己身上的大褂走到浑身颤抖的少年身边,“克莱你怎么了?” 克莱登斯不敢开口。他怕自己一说话就会笑起来,他怕面前他的医生只是自己做的一场梦。所以他选择闭上眼睛,任由自己向前倒去,他希望自己摔在地上。疼痛总是能让他清醒过来。

医生接住了他。

克莱登斯感觉到医生的一只手放在他的腰上支撑着他的身体,另一只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没发烧啊⋯⋯伤口感染了吗?”纽特又皱起眉头,把手拿开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少年留恋的蹭了蹭自己的掌心。

然后那个黑发的少年睁开眼睛,伸出手顺着这个暧昧的姿势环抱住医生的脖子,然后踮起脚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在他的额头上很快的亲了一下。

“我⋯⋯我想喜欢你,斯卡曼德医生。”少年看着医生迅速红起来的脸,小声的说着,眼神干净的像个天使。

纽特的脑子里没有一条知识告诉他应该怎么拒绝天使。

于是他听见自己说:“嗯,我也喜欢你。”

评论(6)

热度(121)

  1. 今夜我愿化作一只盯裆猫森林里的字母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