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AM】沙漏

513号秘事:

Ten stories about something unforgettable




火车在轰鸣声中渐渐加速驶离了站台,新上车的乘客拖拽着行李陆陆续续占了空座,喧闹声充斥着整个车厢,夏日和煦的阳光越过窗户在车内投下了大大小小的光斑,Arthur靠窗而坐,右手托着腮帮子搁在窗沿上,而本就耀眼的丝丝缕缕金发被光辉染得更发炫目。


快到伦敦了,Merlin喃喃。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在他们对面坐着的是一对刚从蜜月回来的黑人夫妇,他们在这一站上的车,同是朝向伦敦驶去。妻子热情地向俩人搭话,亲昵地搂着丈夫的手臂,靠在他的肩膀上,恩爱得令人艳羡。


“亲爱的,你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就这样问太唐突了。”丈夫有些责怪地看着妻子,声音里却是浓浓的宠溺,“不好意思,我要为我的妻子道歉,你们的关系是——”


“我和这白痴不是情侣。”Arthur瞥了眼身旁Merlin,“没有人找这样一个只会抬杠和毒舌的女孩子当另一半。”


“这位从来不抬杠或者毒舌的先生,还在气我吃掉了他准备拿来在火车上打发时间的零食。”Merlin撇撇嘴,无视Arthur嘴里拉的很长的女孩子三个字,自己却将先生二字特意加重。


“不过我俩的确不是情侣。”


妻子尴尬地吐了吐舌头,缩着脑袋与丈夫对视一眼。


“事实上,我和这个菜头也是刚从蜜月上回来。”Merlin笑着伸出左手抓起Arthur的左手摇了摇,两枚款式相同的婚戒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而我,居然没把他丢在酒店自己回来。”Arthur将手抽回来,漫不经心地转了转戒指。


夫妻俩瞅着拌嘴的两人,哧笑了几声。


“——所以说,你们可以讲讲是怎样相遇的了?”


Merlin一闭眼,“噢,太好了,他又要开始了。”


Arthur拍拍他的大腿,“Merlin,将你的愚蠢事迹发扬出去是我的职责。”




自于毕业典礼的阔别,Arthur已经三年未曾踏入卡梅洛特大学了。


然而此时,他正借着父亲回校与董事会开会为由,停下了手头上正忙碌的工作,站在现在的这潭清绿的湖水旁的羊肠小道上,百般聊赖地看着飞鸟点过湖面而荡起的涟漪,鱼潜水底,瓢虫在葳蕤的草丛中飞跃。这条小径蜿蜒地拐进了幽处,将喧闹的大学抛在身后,现在也只有这些小生灵和匍匐在砖墙上的常青藤在与他做伴了。


他深深地呼吸,好将沁人心脾的空气灌入鼻翼。


“你是Pendragon先生吗?”


Arthur转过身,一位学生正在他身后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双手撑在膝盖上,又抬起手用袖口揩拭了下额头渗出的汗水。


“我是。这位是……”


“我没有时间自我介绍了!”他不由分说地拉起Arthur就向小径的另一头跑,几只刚刚才落到路边啄虫子的鸟雀被他惊得慌乱地拍动翅膀跃上枝头,“会议的时间已经过了,其他人都已经到齐了,Gaius让我来找你!”


“等等……”


“所有人都在等你,Pendragon先生!”他停下脚步,以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没有时间让你等了!”


说完,这位学生又开始拉着Arthur狂奔,甚至差些不小心撞翻了几个人,他又急急忙忙地回头致歉。大学里的学生莫名其妙地看着如同被田径队上身的俩人,有人还伸出手对着这对休闲服与西装冲刺跑拍档指指点点。


亚瑟被他一路拽到电梯口才停下。


“那现在你可以介绍一下你自己了吗?”Arthur的鬓角已经被汗水浸湿,俩人上气不接下气,那学生焦急地看着电梯慢悠悠往下降的楼层。


“我是Merlin,Merlin Emrys。”他伸手扇了扇风,“Pendragon先生,我虽然听说你年轻有为,但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我现在也要介绍一下我自己。”Arthur朝西装夹层摸索了下,掏出名片,塞到Merlin的手里。


“不用了,我很清楚你是什么人——”他扫了眼名片上的字,突然好像喉咙被卡住了一样,“噢……”


“但是你不清楚我的脸。”


Merlin看着名片上的[Arthur Pendragon]发愣,然后抬起头尴尬地看着Arthur。


“我想你说的‘Pendragon先生’,指的大概是我的父亲,Uther Pendragon。”Arthur笑笑,“但是‘年轻有为’这个词我可以替他收下。”


……


故事回到现在。


Merlin撇撇嘴,“你又将那个蠢故事讲了一遍,开心了吧?”


“那个故事不蠢,蠢的是你,Merlin。”Arthur抬手,将他一头黑卷发揉得蓬乱。


自那以后,他们在一起也已经有三年了。




“我回来了。”Arthur疲惫地将门甩上,拖着身子走进客厅将自己摔在沙发里,扯下领带和公文包一起随意地扔在一边。


近几日的工作量大得让人喘不过气,他将头倚在沙发靠背上,现在脑子里想的只有好好地吃一顿热饭。


“Merrrrrrlin!”Arthur仰着头大叫,“你在哪!”


没有人应声,屋子里空荡荡的。


“Merlin?”


“……Merlin!”


Arthur心里的火倏地蹿上来,暴躁地将西装外套砸在沙发上,口袋里的手机掉出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而在他转身走后外套也跟着滑了下来。


“Merlin!”他又大吼了一声,嗓音里充满了无法压制的怒火,每一步脚步似乎都与这可怜的瓷砖地板有什么大仇大恨。看在老天的份上,他想,自己只是想在应付了一整天那些眼里只有利益的老狐狸后能好好地吃顿饭——噢,太好了,居然还有一股什么东西烧焦的味道从厨房飘出来。


Arthur掀开锅盖,遏止住将这些食物都狼藉地糊在锅底上的厨具砸在墙上的冲动,熄了火,本应令人垂涎欲滴的饭菜现在只会让人作呕。


他烦躁地揉了揉眉头,不知道Merlin最近到底在搞什么鬼,开水沸腾至煮干他才想起来关火,出去散步能把钥匙弄丢,总是忘了和别人约定的时间,像是突然犯了严重的健忘症一样,现在,又把做到一半的晚饭丢在这人却不知道跑哪去了。


玄关传来开关门的声音。


当Arthur听到那熟悉的开锁声,他就知道是Merlin了。于是他从厨房走出去,而Merlin刚刚走进客厅,将Arthur的手机和外套拾起,见到来人时开心地笑了笑。


“Merlin,你去哪了,知道你今天又忘了什么吗。”Arthur将手臂抱在胸前。


“我出去买了点东西。忘了什么吗?我只知道我现在很饿——我的天。”Merlin突然恍然大悟地将外套和手机都塞进Arthur的怀里,急忙向厨房冲去。


Arthur跟在他后面,看着Merlin那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倒是神奇地消了气。


“Merlin,你确定你没事吗?”他抬起手撇开Merlin额前的刘海,大拇指在突兀地横在发际线下的伤疤轻柔地抚了下,那条丑陋的像是粉色爬虫的疤痕与Merlin白皙的皮肤相衬起来甚是触目惊心,“要不要去检查一下?”


Merlin摆开他的手,“我最近只是不太在状态而已,不要再抓着这个不放了。”


“那可是车祸,Merlin,万一把你本来就不太灵光的脑子撞得更钝了怎么办?”


“哦,我还以为你终于要开始关心一下我了,结果差点忘了我们的Arthur Pendragon是个没有丝毫同情心的自大狂。”


“我是认真的,Merlin……起码对于检查一下这个建议。”


“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不还是好好的?”


Arthur见他这样固执,便知道是劝不动他的了。


以后一定也是个老顽固。


“那你饿不饿,我们出去吃饭。”Arthur搭上Merlin的肩膀,将他带出了这个还弥漫着焦味的厨房。




Arthur认为自己全部的运气尽数输在了今天这个时刻。


他撑着脑袋眺望那看不到尽头的塞车长龙,不耐烦地敲着轿车的门把手。他列道——第一,在这个十万火急的紧急关头伦敦居然下起了雨,并且这扰人的霪雨绵绵不断,甚至越下越大。第二,在这场不合时宜的雨里,的士数量暴减,难得有一台经过也是载客。第三,自己好不容易将Morgana叫来搭自己一程,结果这该死的交通堵塞又将他困在这里动弹不得。


但这三条的烦扰加起来再平方也不及他接到Merlin被送进医院时的电话感到的三分之一。他从一开始的担心、焦虑,到现在几乎只剩一股就快喷涌而出的急躁,像是有一团有形体的闷气卡了在喉头,不停地煽动他干脆将这车窗砸了去。


Arthur暴躁地拍了下喇叭,一阵刺耳的鸣笛瞬间撕裂密集的雨声。


“Arthur。”Morgana嗔怒,“你再给我添乱就给我滚下车走着去。开车的是我,不是你。”


Arthur不回话,拧头看向窗外。


Morgana被他的态度惹火,双手攒紧了方向盘,咬着嘴唇,心里恨不得将她这不顾别人感受的白痴弟弟扔进这层层叠叠的雨幕里。


但她最终还是将怒火压了下来,尽量以一种心平气和的语气安慰Arthur,“Merlin不会有事的,我从医院出来时他就快醒了。”


“他在街上晕倒了,Morgana!”他像是终于要爆发了,不知轻重地捶了下车窗,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我知道你很担心,Arthur。Merlin也可能只是单纯地不舒服或者劳累过度。”Morgana被他搞得头疼。


“你不知道,他最近的表现让我很害怕,好像摆在我眼前的Merlin已经缺失了什么东西。他突然变得健忘——不像是以前忘记了一些小事情,而是记忆被剐了去一样,在以前有些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忘记的,但现在甚至会想不起来。”Arthur胸口随着呼吸急促地一起一伏,他将手抵在下巴上,狠狠地咬着指甲盖。


Morgana叹了口气,“你怀疑和之前的那场车祸有关。”


Arthur顿了顿,极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签了这个。”Merlin将一叠文件甩在茶几上,Arthur正坐在沙发里看电视,抬头看了眼表情故作冷漠的Merlin。


他向前探身,随手拈起其中一份看了看,然后站起来将其像废纸一般扔进了垃圾桶,并补了几脚让这堆无用的纸张乖乖地待在底下。


“Merlin,”Arthur向他转过头,“你怎么会觉得我会同意签这种东西。”


Merlin撇过头,不说话,并固执地拒绝和他有任何的眼神接触。


“Merlin,你看着我。”Arthur向他走去,双手握住他的肩膀,竟像是硌到了骨头,瘦得令人心疼。


“无论是什么原因,无论发生了什么,无论你再把多少份离婚协议扔给我,甚至直接甩到我的脸上。”他尽力地去看着Merlin的眼睛,即使后者正注视着地面,“我都不会离开你。”


Merlin终于抬起头,眼眶发红,掺满了滚烫的泪水,鼻头也红得如眼睛一般。他的嘴唇在不可抑制地颤抖,“Arthur,你应该像医生建议的一样,将我送去专门的机构。”


“让你和那群老头子老太太待在一起?被趾高气扬的护士骂骂叨叨地擦身子?不可能。”


“我会开始失忆,失去理解判断能力,变得暴躁,心智失衡,甚至痴呆。我会不能照顾自己的日常起居,失禁,认不出朋友和家人。我会忘了你的,Arthur。这是我唯一不能忍受的事情。自从你知道我得的是阿兹海默症,就不该期待结局还会有什么不同。”Merlin像是将积了很久的一口气喷出来,他的肩膀在随着哭腔打颤,声音里满是绝望,泪水夺眶而出。


Arthur突然勾起嘴角笑了笑,将挂在Merlin颧骨上的泪水揩拭干净。


“如果你忘记了我,我们就再重新认识一次。”


Merlin愣了愣,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菜头。”


“现在,你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Arthur用力地拍拍梅林的肩,“我想喝下午茶,不然你去做一份?”


“痛,Arthur。”Merlin揉揉肩膀,“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Merlin。我先去上厕所。”


“好,但是家里的材料好像不多了。”Merlin心情总算是平静了下来,一边念叨着一边向厨房走去。


Arthur反锁上了浴室的门,站在镜子前。他单手撑在盥洗台上,青筋骇人地暴露在手臂上,死死地咬住了拳头才不让哽咽声传出来。


这番话他上星期已经对Merlin讲过了。




俩人正懒洋洋地躺在床上,Merlin枕在Arthur的臂弯里,看着他正翻阅着的这些充满了回忆的照片。


“这是你在毕业典礼上。”Arthur戳了戳照片上那位穿着宽松的学士服的秀颀男子,学士帽有些戴歪了,笼罩在明媚阳光里的笑容格外灿烂。


“这是我们在怀伊河谷旅游的时候。”他俩站在烧烤架旁,Arthur偷咬了一口Merlin刚刚烤好放在一旁的热狗,结果烫到了嘴,正拼命地往嘴里扇风。背景是藏在阴翳的树林下的圆锥帐篷,枝叶被火光照的明亮。


“这是我们的婚礼。”Arthur看到这里,侧头吻了吻Merlin的前额,“后面还有一张发酒疯的高汶。”


Merlin的手指轻轻抚过照片上那位正举着香槟的温文尔雅的金发男子,身着一身笔挺的西装,正在微笑着向众宾客致辞,不禁笑了笑。


“这是我们从蜜月回来时在火车上遇到的夫妇,你还记得他们吗?”Arthur递给Merlin一张合照,四个人对着镜头大笑,背后是快速变换着场景的车窗。


“记得。”Merlin点点头。


“快看这张,Merlin。”Arthur像是发现了珍宝一样抽出一张照片,“这是你在滑雪,一头扎进了别人堆的雪人里——噢,不对,这是我。”


Arthur勉强地从皑皑白雪中辨认出自己的那一头惹眼的金发,而事实上有一大半都被埋在了雪里,用来当雪人鼻子的胡萝卜掉了他的背上。


Merlin抬头看了眼Arthur的表情,咯咯地笑了起来。


“只有你才会蠢到将小孩子吓成这样,Arthur。”他指了指Arthur身后一群被吓得不敢靠近而缩着脖子的小孩子。


Arthur不服气地撇撇嘴,又换了下一张。




“你说你让Merlin一个人来公司找我?”Arthur对着电话大吼,急不可耐地拍了一下电梯按钮,将一边不明原因的实习生吓得不轻。


“我要进电梯了。”电话对面的人想说的话才讲到一半就被Arthur给挂掉了。


他紧紧地攒住手机,似乎要将其捏成粉末。


Arthur又开始疯狂地拨打Merlin的电话,没人接,挂掉,再打,没人接,再打,却只有嘟嘟的忙音。在出了电梯后他发了疯似的将手机砸进垃圾桶里,向外走了几步,又退回将手机掏了出来。


该死,Merlin。


你他妈在哪。


他冲上街,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人们从他的身边低着头匆匆走过,有些人不满地睇了眼站在路中间还不断推搡到行人的西装男人。


一个黑卷发在几米外晃了晃,Arthur连忙跑过去拉住那个瘦高的身影。他看着那人的脸,愣了愣,松开攫住他的手。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那男人拍拍被他攒得发皱的衣袂,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赶快向另一个方向走开。


“疯子。”他嘟囔了声。


Arthur按捺住准备抡到他脸上的拳头,吐了口气,又沿着街道匆匆离去。


他又给Merlin打了次电话,还是没人接。


……


“这位先生,你没事吧?”Arthur听到前方传来的声音。


是Merlin,一定是Merlin。他咬住嘴唇。然后Arthur拨开人群,看到说话的男人,他正搀扶着跌到地上的Merlin,关切地问道。


“放开他。”Arthur粗暴推开路人,将Merlin揽入自己的怀里,“你有没有事,Merlin?”


Merlin摇摇头,“有些头晕而已。”


“我只是想帮忙!”路人生气地甩了下手。


“不好意思,是我最近太……谢谢。”Arthur抱歉地向他颔首,“谢谢你的帮忙。”


正准备大发脾气的路人看到这样后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身离开,又回头说了句,“照顾好他吧。”


Arthur看着他走后,手指轻轻地在Merlin的手心打了个转,“Merlin,你还头晕吗,找我有什么事?你可以打电话的。”


Merlin张了张口,又闭上眼摇摇头。


“我忘了。”


“我想我只是想见你。”


“没事Merlin。”Arthur挽起他的手,“我们回家,你可以在回去的路上再慢慢想。”


“我们回家。”




Arthur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俩人之间横着一张桌子,Merlin颤抖地握住一把水果刀,刀尖对着Arthur,他脸色苍白,惊恐地大吼:


“你是谁?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Arthur举起手,表示自己并无恶意。


“我是你的丈夫,Arthur Pendragon。你在你的家里。”


“丈夫?我哪来的什么丈夫?”Merlin冷笑几声。


Arthur慢慢地将手机掏出来,推过去给Merlin,“密码是你的生日,里面有我们的照片,你也可以摸摸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Merlin不信任地将手机拿起,又看了眼自己的左手,眼里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现在,Merlin,将水果刀给我。”Arthur俯身越过餐桌,动作轻柔地将刀子从Merlin的手机拔出来,放在自己的身后。


失去了武器的Merlin右手垂在身侧,不可置信地翻看着Arthur的手机,泪水瞬时充盈眼眶。


“再说一遍你的名字。”


“Arthur,Arthur Pendragon。”


“我们认识多久了?”


“八年。”


“今年我多少岁?”


“二十七。”


“为什么我会什么都不记得?”


Arthur沉默。


“告诉我,Pendragon。”Merlin将手机推回去,手指死死扣住桌面。


“你得了阿兹海默症。”


Merlin愣了愣,拉开椅子跌坐下来,将脸埋在手心里。


“为什么不放弃我。”


Arthur绕到他的身后,双手抚上肩膀。


“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你很多遍了,Merlin。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绝对不会做的事情,就是放弃你。”




Arthur刚推开家门,就差点撞上了为Merlin请的护理人员Moore太太。那身形娇小的中年妇女正焦急地跺着脚,眉头紧紧地拧在了一起,灰白的头发被她自己抓得乱七八糟。


“怎么了,Moore太太?”Arthur走进屋,将湿漉漉的伞放在一边,“Merlin今天怎样了?他人呢?”


Moore吸了口气,听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Merlin不见了——我刚刚出去买了点调味料,回来见到门虚掩着,他的电话扔在浴室里,对不起Arthur,真的很对不起——”


Arthur脸色苍白,抄起雨伞向外面跑,无暇顾及崩溃地捂着脸的Moore太太,没有热车就一脚踩下了油门,惊得行人骂骂咧咧地向两边躲闪。


青筋狰狞地爬在他攒住方向盘的手的手背上,他急促地呼吸着,将能够触及的氧气都灌入胸口。


Arthur借着红灯,停下舒口气好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将垂到眉梢的金发撩起,闭上眼靠在车座上。


Merlin为什么这样让人不省心。


身边无数的人都劝自己不要再做无用功,那个看上去只会傻笑的Merlin已经不是Merlin了。一切都是徒劳。他会彻彻底底地忘记自己。然后溜掉,像今天一样。


Arthur狠狠地砸了下方向盘,又俯身将额头抵在手背上。


该死。


该死!


不知什么时候绿灯已经亮了起来,后面的私家车急促地摁着喇叭,秃顶司机甚至将头从车窗探出来大叫:


“你是瞎了吗?前面的车都走了看不看的见?绿灯亮了看不看的见?我他妈还要——”


Arthur突然甩门下车,将地中海男人狠狠地拽了下来,用尽全力对着他的颧骨抡了一拳,指骨疼得发颤。秃顶一个趔趄跌在水洼里,挣扎地捂着脸跳起身。


后面的车见此景连忙绕道,不想和这些琐事扯上关系。


“你疯了吗!!”秃顶像发狂的疯狗,扑上来揪住Arthur的衣领,五官狰狞地扭在一起,作势要狠狠地揍他一顿,却被Arthur轻松地反手一扭,臃肿的身子跌在地上嚎叫。


他松开手,眼里充满了血丝,雨水顺着发梢滴下,瞪着这个挺在路面上的愚蠢的男人。


“你这个毛头小子敢打人?我要报警——”秃顶甩甩抽筋的手,从裤袋里哆哆嗦嗦地摸出手机,对着屏幕一阵乱摁。


Arthur扯过他的手机,秃顶不愿放手,但力气比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Arthur将手机狠狠地摔在地上,并一脚踩碎。


他没有说一句话,转身走回还停在马路中间的车上。


Merlin知道了会怪我的,他只能想到这个,疲倦地揉揉眼,结果发现手背有些地方的皮肤绽裂,溢出细细的血珠。


他重新发动汽车,却没有继续开下去的心情,天空倒是停了雨不再拍打车窗,只剩一注注水滴沿着玻璃往下流。


手机响了起来。


Arthur无精打采地瞥了眼屏幕,看到是Gaius的电话,连忙接通将手机夹在耳朵旁。


“Gaius,Merlin在你那吗?”


“……在,Arthur,他在卡梅洛特大学,你快点来吧。”老人疲惫不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


Arthur听到这句话后扔下了手机,转动方向盘,让车身掉转,将油门踩到底向前冲去,引得周围响起一阵急促的鸣笛。


他看了眼后视镜,秃顶在雨中正甩着手破口大骂,然后对地面啐了口唾沫。



“Gaius,Merlin在哪?”Arthur甩上了车门,天气已经放晴,老人正站在树下等他。


“他在办公楼。”Gaius带着他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看着Arthur。


“Arthur,你知道,Merlin对我来说就像儿子一样。”


Arthur点了点头。


“我也已经是个老人了,身边有很多在一开始坚定地说不会离去的人都在最后抛弃了他们的爱人,但Arthur,你不是其中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一直坚持到今天,但是你要知道,Merlin的病只会一直恶化下去。在他离开的时候,甚至可能认不出你。”Gaius的口气里带着些无奈与怜悯,垂下了眼睑,又继续向前踱步。


Arthur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攒紧了拳头,又渐渐松开。


“我知道,Gaius,但如果换成是我,Merlin也会做同样的事情。”


Gaius叹了口气,指了指站在电梯旁的Merlin。


Merlin穿着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休闲服,双手背在身后,低头盯着脚尖不知在想什么。他看上去要比以往更加消瘦,穿透云层的阳光混着不知为何亮起的白炽光打在他的侧脸上,将深陷的面颊打成一片阴影,却让他整个人都在微微发亮。


然后Merlin突然抬手摁了下电梯按钮。


Arthur走到他的身边,轻咳了声让Merlin注意到他。


Merlin转过头,看了眼Arthur,然后费劲地想了想,“……你是?”


Arthur从西装夹层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Merlin。


“你好,我是Arthur Pendragon。介绍一下你自己?”






-The End-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