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完美的游戏(8)

很抱歉拖了这么久⋯⋯为了不坑拼了。
————————————
完美的游戏(8) “我相信你知道我来干什么,艾琳。”夏洛克看着穿着华丽的女子关上门,用手支着下巴开口,“你必须告诉我——”

“你还看不出来吗,夏洛克?”艾琳转过身,慢慢脱下了自己花式繁复的裙子,“这不是历史,这是个童话故事。”

夏洛克明显吃了一惊,他把下巴从支撑上挪了下来,盯着房间内的另一个人看。

“这也说得通。”麦考夫用他的长柄伞点了几下地板,“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我无法识别咖啡的品种和理论上根本无法建造的高塔。”他看着夏洛克笑起来,“你没什么事能够瞒住我,亲爱的弟弟。”

夏洛克白了他一眼:“对,对。我知道的,跟踪,伯爵的最爱。” 麦考夫把眼神挪到了女人身上,无视了夏洛克的嘲讽。

“你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怎么样?”夏洛克也把目光从他哥哥身上挪开了。

“这个嘛⋯⋯”被两个男人同时盯着的漂亮女人眨了眨眼,走到门边按住了把手,“我们可以问问我的小女仆。”

艾琳猛的一下拉开了门,茉莉就这么直直的摔进艾琳怀里。

“我觉得你们在商议什么重要的事情。”她嘟囔着,“作为玩家我也有权利知道。”

“你说的对,宝贝儿。”艾琳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看向夏洛克,“你见过雷斯垂德了吧?”

夏洛克点了点头,看着一脸严肃的茉莉皱起了眉头:“怎么了?” 茉莉看了看麦考夫,给夏洛克递了一杯茶。

“我们相信那匹安德森就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安德森。”麦考夫开口,“我有充足的理由认为,他是一匹马。”

夏洛克差点把整杯茶全都倒在他哥哥身上。

“安德森真的变成了一匹马?”夏洛克笑的整张脸都皱起来了,“你认真的?”

“这是很好笑。”雷斯垂德打开门走了进来,打开窗招呼了一下楼下的安德森,“我刚刚知道的时候差点从楼上直接跳下去嘲笑他。”

麦考夫盯着进来的人看,什么话也没说。

“给我们讲讲这个故事吧,茉莉。”夏洛克突然看向角落里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小女仆。

“你居然没听过这个故事吗?”雷斯垂德显得十分吃惊,“你的童年是怎么过来的?”

麦考夫和夏洛克对视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怒视着雷斯垂德,直到把后者看的举起手闭上嘴为止。

“这是个长发公主的故事。”茉莉努力回忆着小时候听过的故事,慢慢的开口,“很久很久以前⋯⋯”

另一边。

“Daddy今天要出门去。你想要点儿什么吗?Daddy可以帮你带回来。”莫里亚蒂拍了拍小约翰的脑袋,看的出来他还依旧沉浸在游戏给予他的能够打倒夏洛克的能力的喜悦之中。

“珊瑚粉。”小约翰想了想,抬起头看着他的父亲,“我想要珊瑚粉。”

“可是珊瑚粉要到很远的集市里才能买到。”莫里亚蒂犹豫了一会儿,“Daddy起码要三天才能回家。你能照顾好自己吗,Jonny?”

小约翰使劲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他西装革履的父亲走出暗道,给自己鼓了鼓劲,从放间的抽屉里找出早就准备好的长绳,慢慢的从窗口上爬了下去。

“怪哥哥,我来找你啦!”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