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完美的游戏(7)

警告:主All花,请谨慎食用。
可能OOC。
这章开始走艾茉线,如果没有意外下一章小约翰就会被骗出来吃♂干♂抹♂净了。其实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不过大概还是清水吧,毕竟我肉力不足_(:з)∠)_
————————————
“什么事让你花了这么长时间,夏洛克?”坐在椅子上的麦考夫依旧挂着他的官方笑容,抬头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夏洛克,“希望不是因为交通工具的原因而耽误了我们宝贵的时间。”

“根据你的面部微表情分析,你在憋笑,麦考夫。”夏洛克皱起眉头,“在嘲笑我之前你得先想想你第一次看见马的时候的样子,你那次都快要吓哭了。”

麦考夫显然有些尴尬,但他依然保持着一个贵族应有的风度,微微扬了扬下巴:“我不觉得在这种时候谈论从前的事情是个好的选择。”他拿起放在一边的咖啡杯,轻轻的闻了闻,然后皱了皱鼻子又放了回去,“又是不知道什么地方进贡的奇怪东西,这究竟是历史的哪部分,我至今为止还没有弄清楚。我想你也一定在奇怪这一点。”

夏洛克点了点头,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才开口:“希望你所说的有事要跟我说,并不只是跟我抱怨你不知道咖啡的品种。”

“Well,当然不是。”麦考夫双手十指交叉,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了一些,“但这在一定程度上给了我启发。因为我完全无法识别出这里咖啡的品种,所以我特意去拜访了一下女王,来确定我们所处的年份。”麦考夫抬眼看了看夏洛克的表情变化,接着说,“艾琳 阿德勒,夏洛克。”他顿了顿,然后对着夏洛克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们的女王陛下,是艾琳 阿德勒女士。”

另一边。

“他是自己爬上来的,Daddy。”小约翰眨巴着眼睛,一边替椅子上的莫里亚蒂揉着肩膀一边说着,“他就这么爬上来——然后说了一堆莫名奇妙的话。”

“我没有怪你,Jonny。”莫里亚蒂眼神空洞,做出一副受伤爸爸的样子,“我只是⋯⋯哎⋯⋯你让我很失望,Jonny。”

小约翰捏肩的手有一瞬间的停顿,接着他很快的绕到座位跟前,一把抱住坐着的莫里亚蒂:“我很抱歉,Daddy。对不起。我⋯⋯我⋯⋯你别生气!”

“Daddy不是生气。”莫里亚蒂拍了拍小约翰的背部,把下巴放在他的脑袋上,“Daddy是害怕。你是Daddy的宝贝,万一你喜欢上了其他人,那Daddy就输了。”莫里亚蒂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在说这个游戏还是小约翰本身,“你知道的,Daddy最讨厌失败。”他看了看钟,揉了揉小约翰的头发:“现在,去睡觉吧,Jonny。”

小约翰懂事的点了点头,踮起脚亲了一口莫里亚蒂的脸颊,然后在书架上拿了一本看起来较厚的书,抱着它回了自己的房间。 莫里亚蒂的目光跟着他进了房间,然后逐渐变得凶狠起来。

“我会让你坠落,夏洛克。”

次日清晨,皇宫。

原本就华丽的宫殿被晨光镀上一层金色,偌大的宫殿大厅里铺着昂贵的真丝地毯,一双做工精美的鞋子缓缓踩过,留下一个个浅浅的坑,随后这些坑又被一双普通的女式皮鞋填满,最后恢复它本来的样子。

“女王陛下。”女仆打扮的女子微微弯下腰,行了个礼,然后站到了女王的身侧。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恭敬的神态,更多的却是不耐,还有一丝戒备。

王座上的女人张开她涂着颜色鲜艳的唇膏的好看嘴唇,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一杯茶,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口味了。谢谢你,亲爱的。”

“是的,女王陛下。”女仆点了点头,提起裙摆逃离一般的走下阶梯,却在途中被叫住了:“噢,我想了想,还是咖啡比较好。顺便,今天会有访客到来,麻烦你把宫殿打扫干净。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宝贝儿。”

女仆停了下来,深呼吸了几口气,终于摆出了一个僵硬的笑容,转过身,几乎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一句话:“是的,一杯咖啡,马上就来。”她握了握拳头,极力控制住眼角的抽搐:“还有打扫宫殿,我知道了,阿德勒陛下。”

“很好。”艾琳微笑起来,“你果然是我最好的女仆了,亲爱的茉莉。”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