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完美的游戏(3)

警告:主All花,请谨慎食用
可能有OOC

————————————

 “不错的推断,夏洛克。”麦考夫依旧拿着他那把黑色的长柄伞,不过那裁剪合身的三件套却换成了一套华丽的宝蓝色衣服,身后跟着几个像是卫兵一样的人。

“不过我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你就是太过自大了。如果你乐意随便找个行人或者问问你的那个什么助手的话,你很快就能了解很多事情。”麦考夫说着从身边的卫兵手上接过一本小本子,像小学生读课文一样的念了起来。

“夏洛克 福尔摩斯,一年前因为偷窃国王宫殿里的烟灰缸而被判死刑,三个月前越狱出逃。”

夏洛克的眉毛皱了起来。

“我为了偷了一个烟灰缸,不惜被判死刑?”

麦考夫皮笑肉不笑:“其实偷烟灰缸并不是什么大事,如果你没有说女王跟女仆有私情的话。”

夏洛克的神色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这样才对。你怎么会找到我?看你的样子,你⋯⋯”

“停下你愚蠢的推理,夏洛克。虽然你还没有开始推理,但我知道你要开始推理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完成任务,你一定不希望你亲爱的室友先生出什么事吧。”麦考夫用伞在地上点了点打断了夏洛克的演讲,语气里带着催促。

"All right,Mycroft。"夏洛克有些不悦,但少见的没有反驳他哥哥的话,“所以现在,我们该做什么?”

“福尔摩斯伯爵先生。”麦考夫微微抬起下巴,端出了他的官腔,“你应该称我为福尔摩斯伯爵先生。要做什么是你的任务,而不是我的。”他特意咬重了任务二字,然后回头扫了一眼那群说什么也不肯离开他半步的卫兵,“我的任务只是帮你的忙。”

夏洛克没再理他,打开了自己的任务栏。

“我不需要你的帮忙,福尔摩斯伯爵先生。”夏洛克关闭界面,有些嘲讽的重复了他的名号,“而且那顶帽子的颜色让你看起来像个小丑。”夏洛克向前去,擦过麦考夫的肩膀。

麦考夫没有动。等夏洛克稍微走远了一些,他笑起来,冲着夏洛克的背影大声喊:“我希望你知道城堡怎么走,亲爱的夏洛克。”

那个卷发的身影顿了顿。

————————————

几个小时后。

“该死的,给我抓住他!”

骑士的头领戴着头盔,骑着白马领着身后的骑士们追赶着一个黑色的身影,“跑快一点儿!别伤着皇冠!”

大白天穿着夜行衣的夏洛克勾起嘴角,得胜似得看了看包裹里的皇冠,又回头看了看越来越近的骑兵们,突然停了下来,在原地等了一会,然后一溜烟窜进了树林。

“该死的,停下,停下你们这帮蠢货!”

骑兵们一个没刹住车,一个接着一个的倒在前面的人身上,一时间人仰马翻,热闹极了。骑兵头领咬了咬牙,骂了一句,策动身下的白马往森林里追去。

夏洛克拨开那丛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藤蔓,灵巧的藏了进去。

“我的老天,这都是人做的任务吗。”

骑兵统领下了马,他看起来比他的马还要累。他也不急着找夏洛克,而是拍了拍他的马,给他喂了把草。

“去吧安德森,去吧。”

夏洛克差点为这个名字笑出声来。

那匹马白了他的主人一眼,打了个响鼻,然后——像狗一样的俯下身子,开始顺着小路一点一点的闻过来。

夏洛克对这不符合他三观的景象有些惊讶,于是他给麦考夫发了个私信。

「个人-团队:玩家【夏洛克 福尔摩斯】对玩家【麦考夫 福尔摩斯】说:“这个统领的马行动的方式像狗,叫做安德森,统领的声音很熟悉,这两点应该值得探查。任务基本完成。”」

「个人-团队:玩家【麦考夫 福尔摩斯】对玩家【夏洛克 福尔摩斯】说:“知道了。”」

夏洛克差点对他那三个字翻白眼。

那匹叫做安德森的马闻了一会儿,在藤蔓边上停了下来。

夏洛克向后靠了靠,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不过安德森只是停下了一会儿,又继续了它那已经毫无意义了的侦查行动。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那个统领四处走了走,就骑上马回去了。

夏洛克松了一口气,从藤蔓里走出来,揣着怀里的皇冠刚准备离开,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座高塔。夏洛克在原地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座高塔从头到脚就只有一扇窗子,不算破旧,里面看起来还有人居住的迹象。这引起了大侦探的好奇,于是他朝高塔那里走去。

高塔离夏洛克所在的地方并不远,所以他很快便来到了塔底。他从背包里拿出攀爬工具,开始向上爬去。

爬了不知道多久,夏洛克终于爬进了窗户里。这似乎是个男孩子的房间,墙上涂满了不知所谓的壁画,客厅里干干净净,几乎一尘不染。夏洛克正打算开口赞美,那句“Amazing”刚刚到嘴边,下一秒他就被人打晕了过去。

夏洛克在落地的前一秒,听见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

「系统-个人:恭喜玩家【夏洛克 福尔摩斯】达成成就【初遇】,请再接再历。」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