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鸟闪】精灵鼠沃利(1)

我终于把它发出来了!沃利要回来了我简直要上天。
一句话绿红蓝脉,不好意思打tag。
食用愉快√
————————
(1) 我叫沃利。沃利 韦斯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姓韦斯特(West)——我们的房子在靠南的位置,阳光很好,房子外面有一块很大的玻璃。有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孩子们在外头拉着父母的手站在那儿,含着手指向往的朝玻璃里看。

不过我想,大概是因为我父母姓韦斯特的缘故。至于他们为什么姓韦斯特,大概是我爷爷奶奶姓韦斯特的缘故——总之,谁知道呢。

 我们这里每个礼拜都有举行一次跑步比赛。噢,这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跑步比赛——这可是速度的象征,代表着绝对的力量和活力。虽然住在隔壁的阿尔忒弥斯对此并不认同,但至少我乐意这么认为。 我已经连续三届蝉联冠军了。三个星期前,我的叔叔巴里和我的侄子巴特先后被一个自称绿灯侠的家伙,和那个每周周末都来这里做义工的海梅 雷耶斯——其实我一直觉得他有点儿精神分裂——给买走了。所以,作为闪电家的孩子,我自然而然成为了这里的冠军。 

噢,顺便说一句,我是一只仓鼠。一只帅气的、住在朝南的观赏玻璃前的仓鼠笼里的仓鼠。 自打我出生开始,我的世界就是这个仓鼠笼,还有仓鼠笼外面的宠物店。听起来很可怜,是吧?但我的生活其实挺惬意的:整天无所事事,睡到想起来的时候再起来,吃一点儿——很多玉米片,在旋转的滚轮上跑一会儿,然后靠着出色的相貌调戏一下隔壁笼子的梅甘和阿尔忒弥斯。不过大多数时候梅甘不买我的帐,后来她跟康纳谈起了恋爱。再后来阿尔忒弥斯被宠物店的店主调到了另外一张桌子上。我为此伤心了几个小时,觉得鼠生少了一项巨大的乐趣。

 就在这之后没几天,那个大白天带着墨镜的黑头发少年就来到了宠物店。 

我刚看见他的时候,其实挺惊讶的——他的个子看起来只有九、十岁左右,而一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是和父母一起来的。你知道的,就是那种含着手指口水糊哒哒的粘在嘴唇上,特别执拗站在那儿晃着爸爸妈妈的手一定要把谁谁谁买走,然后被一脸嫌弃的父母拽走的那种。 但他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我发誓,我从来没有在壁橱外面看见过他。

 他在宠物店里到处都走了一圈,然后他走到我面前,停下来。 “这一只多少钱?” 

他在我面前停了很久,久到在我以为他要买走我的时候,指着旁边的梅甘问了问老板。

 我感觉我似乎被侮辱了。于是我趴到笼子的栏杆上, 呲牙咧嘴的冲他做着鬼脸。他好像注意到了这一点,又把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轻轻的笑了一声。 老天,他笑得可真…… 

于是我停下了做鬼脸,低下头装作没有看见他的样子继续吃着我的玉米片。 他把脸凑到我的笼子前面,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我发誓他想要伸手指逗我——然后又站起来问老板。 “还有这一只,多少钱?”

 我那个表情永远只有“-_-“这么一个的宠物店老板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旁边和康纳抱成一团的梅甘,然后指了指我:“店长推荐,你最好把它买走。”他把装着我的笼子平稳的举起来放到稍微低一些的桌子上,“因为他跑得很快。而且那个笼子里的两只一定要一起买走。-_-” 墨镜小哥看了看抱成一团的梅甘和康纳,又看了看我,然后略带遗憾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这只了。” “好的,”他把我放在收银台的柜子上,“笼子要吗?-_-” 拜托,说“要”。拜托—— 

“不要。”他看了看我,“不要笼子。”

 Oh,man——

 “好的。”我那个合金脑子的店主居然答应了下来,用他的机器手把我从笼子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来,然后放到了他的手里。在我正想挠他一爪子的时候,他伸出手指,小心地摸了摸我头上红色的毛。

 “绿眼睛?”他嘟囔着往外走,“真好看。” 

好吧,看在你挺有眼光的份上,暂时——暂时不挠你了。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