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薯片成精啦!

#原创

#薯片x宅男

#建国后不许成精!

#很久很久以前写的,也不知道该往哪放

#占tag致歉

#甜饼

#耽美警告

#以上可以接受↓







翟南是被一个金头发金眼睛的人给拍醒的。

他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看清楚面前的人之后,“啊”的叫了一声,又晕过去了。

薯片很委屈。

两个小时以前,薯片还只是一块普通的薯片。对,就是装在充满氮气的密封包装里的,炸的金黄酥脆裹着调味粉的土豆片的那个薯片。

还是黄瓜味的。

他躺在黑漆漆的包装袋里,嗅着充满了黄瓜味儿的氮气,觉得自己的一生也就这样了。然后他觉得身体一轻,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死命晃了几下,又重重的摔在什么地方,摔得他头晕眼花的。

“诶,兄弟,你知道怎么回事吗?”他顶顶旁边睡着的同类。

那块东西没应他。

他又顶顶另外一块,人家也不理他。

他把整个包装里他能顶的家伙都顶了个遍,愣是没一块理他。

最后薯片得出一个结论,我的小伙伴都是傻逼。

然后薯片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紧接着有什么东西压了上来,要是没有包装顶着,差点没把他压嗝屁。

紧接着就是叮的一声,他又被提起来,夹在了两个东西之间。

过了有一会儿,他听见很响的“轰隆”一声。

薯片失去了意识。

——————

翟南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倒霉透顶。

他今天刚打开电脑准备看两部电影,才发现家里没有薯片了。

连可乐也没有。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翟南的好心情。他决定去楼下的便利店一趟。

他拿起一包薯片,晃了两下,确保里面不是空的。然后就随手把它丢进购物车,又买了一大瓶可乐。

翟南做完这些后,心情很不错的结了账,还问便利店的那个漂亮的售货员姐姐要了个购物袋。

可是走出便利店的时候,原本好好的天气突然就他妈的打起雷来,闪电跟不要钱一样的哗啦哗啦往下劈。翟南老觉着这雷是冲着自己来的,都贴着他脚后跟了。

翟南吓了个半死,赶紧蹬蹬蹬一溜儿小跑,总算是活着回了家里。

然后就当他打开电影,倒好汽水,准备美滋滋的享受一下人生的时候,一道金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然后一个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人从薯片袋子里蹦了出来,好像孙悟空。

就是孙悟空不会身上套着一个撑开的薯片袋子来遮挡重点部位。

翟南张着嘴巴愣了好一会儿,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然后等他睁开眼睛,又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终于确定了这不是一个梦。

于是他又晕了过去。

——————————

“所以,”翟南揉着发红肿胀的脸颊,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有些艰难的组织语言,“你是一片薯片。”

“嗯。”金头发高个子的人裹着一块浴巾,缩在沙发上,看起来有点儿好笑。

“黄瓜味的,薯片。”翟南觉得自己花了毕生的语文能力跟这薯片交流,“成了精。”

“嗯。”薯片把自己缩的更小,抬眼偷偷瞄着翟南。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操作?”翟南揉了揉眉心,“土豆成精,黄瓜成精,白菜成精,我可以接受,”他跳起来拍桌子,“但是薯片到底为什么可以成精啊?!你不是土豆的加工制品吗?还被油炸过了!还是说你其实是一包千年薯片里出来的?”

薯片给他吓了一跳,直接把自己缩成一个球。

“我……我原来一颗有灵气的土豆。”薯片委委屈屈的开口了,“然后有灵气的土豆变成了有灵气的土豆片。”

“然后有灵气的土豆片就变成了有灵气的薯片。”翟南帮他接话。

“嗯。”薯片冲他嘿嘿笑了笑,“你真聪明,我喜欢你。”

“我不喜欢你。”翟南面无表情的拒绝了陌生人的表白,“然后有灵气的薯片变成了薯片精。”

“嗯……”薯片人生第一次表白被拒绝,有点儿忧伤。

“我知道了。”翟南站起来,打开门,指着门口的走廊,“出去。”

“什么?”

“我叫你出去。”翟南抱着臂,阴沉沉的盯着他。

“为什么?!”薯片瞪大了眼睛,“我们才刚认识,你就要赶我走啊?”

“对。就是因为我们才刚认识,所以你不能住在我家。”

“可是我连衣服都没有。”薯片从浴巾里钻出来,赤条条的扒在翟南身上,“你不能赶我走。”

“你不是妖精吗?”翟南皱了皱眉头,把挂在身上的人扒下去,“妖精应该可以给自己变衣服吧?”

“我法力还不够!”薯片又抱住了他的大腿,呜呜噜噜的哭,“你不能让我光着身子出去!”

“跟我没关系。”翟南嫌弃的踢开他,“总之你不能住在我家。”

“你要是把我赶走我会死掉的!”薯片抓住他的鞋子,往上蹭了一大把鼻涕,“我要是死掉了,你这辈子都别想吃薯片了!”

翟南僵了僵。

“你他妈的……”

—————————

薯片住在翟南家已经有三个月了。

刚开始的时候,薯片那叫一个尽心尽力。每天拖地擦桌家务全包,一日三餐通通不在话下,起的比鸡早,睡得比狗晚。

翟南觉得这个白捡的便宜室友其实还不错。

有一天翟南在看电影的时候,围着围裙的薯片悄悄地从他的身后窜出来,一把抢走他手里的零食,嗅了嗅,吃了一片。

翟南目瞪口呆。

他又吃了一片。

翟南双手发抖。

最后一包薯片都进了他的肚子。翟南跳起来,指着自己的室友。

“杀人犯……!变态!变态!连自己的同类都吃!”翟南瞪着他,活像见了鬼。

薯片舔舔手指,无辜的看着他。

紧接着突然爆出了一道金光,把薯片整个人都照在里面,活像要羽化飞升,把翟南吓了好大一跳。

然后金光就消散了。薯片坐在地上,翟南给他买的直男衬衫散和登山裤散了下来,他换上了一件黄不拉几的衣服,和一条黑不溜秋的裤子,看起来更像薯片了。

“……”翟南沉默了一会儿,“所以你现在有法力了?”

“嗯。”

“那你出——”

“变衣服用完了。”

薯片闷声闷气的说。

————————

“我最最最亲爱的南南,再给我拿一包来~”薯片放下空了的包装袋,满足的舔了舔嘴唇,别过身子朝翟南抛了个媚眼。

翟南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举起遥控器按下了暂停键,从旁边的食品袋里拿出一袋烧烤味道的薯片,砸在金头发的男人脸上。

“你什么时候才能补充完法力?”翟南简直想打人,“我都快被你吃穷了。”

“唔……我不滋道。”薯片嘴里塞的满满当当的,讲话含糊不清,“还有嘿久吧。”

自从翟南知道薯片是一个依靠吃同类来补充法力的恐怖变态之后,对他的态度比原来好了不少,生怕这大爷哪天不爽把自己也给嚼巴嚼巴吃了。他一边给大爷买薯片,一边指望着他能早点补充完法力,然后跑路。

薯片吃完薯片,抹抹嘴上沾着的粉,凑过来要亲翟南。

翟南早就习惯了,不动声色的避开。

“你又发什么神经?”翟南弹了一下他的脑门。

“疼……”金头发可怜兮兮的捂住被弹的地方,“喜欢你,就要亲你,还要给你承包鱼塘啊。”他咧开嘴,笑出一口大白牙。

“……你以后禁止看电视剧。”翟南捂住脸。

“好吧。”薯片依旧笑眯眯的,把翟南往自己怀里带,“我喜欢你,所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语气里带了点宠溺,甚至点了点翟南的鼻子。

然后下一秒他的鼻子就被翟南打了一拳。

“嗷嗷嗷嗷嗷嗷小南南你怎么能这么对爱你的我——?”高个子捂着脸冲进厕所。

那天的翟南心情很好,薯片的鼻子很痛。

——————————

今天翟南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很不正常——除了某个1打头的五位数号码,几乎没有人会给翟南发消息。

薯片首先听到了清脆的一声叮咚。然后他就跳了起来,把正在打游戏的翟南从电脑前拽了起来,发现新大陆一般的指给他看。

“你这个神奇的盒子发出声音了!”薯片眼睛闪闪发光,“你快看看是谁?”

翟南差点儿以为是他给自己发的消息了。

不过这确实有些奇怪,翟南皱着眉头,点开那条消息。

然后他的脸色变了。薯片从来没有看到过他露出那样的神色——就像刚刚被人绑起来强迫着生吞了一斤屎那样又凶狠,又难受,又恶心,又无能为力的表情。

翟南很快的在屏幕上敲了几下,然后像丢垃圾一样的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瞪了薯片一样,快步走进房间狠狠摔上了门。

薯片在手机屏幕彻底变黑之前看到了那则很短很短的消息。

“小南,我要结婚啦。就在下个月,我希望你能来。”

“……好。”

最上面的署名写的是吕笙。

—————————

薯片第三次敲了敲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紧闭的房间门,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南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告诉你那个盒子的事情的。”薯片的眼圈有点儿发红,“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

里面的翟南发出闷闷的声音,薯片没听清楚。

他施了个小法术,直接把门打开了。

翟南坐在床上,缩成一团。他把脸埋在膝盖里,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在哭。

薯片一下子慌了。他赶紧冲上去搂住翟南的肩膀,抬起他的脸拿手给他抹眼泪,把原来流向好看的一行眼泪抹的满脸都是。然后薯片把翟南搂进怀里,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

翟南这次没有躲开。

“他是……我的前……。”翟南把脸埋在他的胸膛上,瓮声瓮气的说,“不……不。他不是……他从来没答应过我。她是我喜欢的人……他把我当朋友……他……他要结婚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想去。薯片,我该怎么办啊……”翟南哽咽着,说话都说不利索,把眼泪鼻涕全都擦在薯片的衣服上。黄瓜味儿的衣服沾了水,变得软乎乎的一片。

薯片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薯片觉得翟南的眼泪好像可以透过皮肤和骨头直接滴在他的心上,一滴,一滴,冰冰凉凉,打在他那颗不需要跳动的心脏上,砰砰砰的响。

“我不该跟你说这些的。”翟南从他的怀里出来,擦了擦眼泪,“你又不懂……你是个妖精,肯定没有这种……喜欢的感觉。”他有些窘迫,“你明天肯定要笑我了。”

薯片没有说话。他看了一眼翟南,然后起身出去了。

妖精当然有感情。

他喜欢翟南。从第一眼就喜欢。

————————

翟南第二天带薯片去商场里挑礼服。

其实翟南不大乐意带着薯片去人,尤其是熟人很多的地方。但是后者十分坚决的表示如果他不带着自己去参加吕笙的婚礼,翟南就永远别再想吃他做的饭。于是前者屈服于口腹之欲的淫威之下,还是答应带着他去了。

薯片当然不需要买礼服,他晃晃身子就能变出一套来。但是翟南不行,他除了玩电脑和泡泡面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多余的技能,更别说会魔法。

所以他就只能牵着作为苦力的薯片,到商场去给自己挑一身可以穿进正式场合的衣服。

天知道翟南原来打算穿那件印着miku的t恤去的。

翟南刚想走进一家挂满了格子衬衫的店,就被薯片拽进了另外一家。

“要这件,还有这件。”薯片指着一件纯白色的西服,又指了一套白衬衫,一副霸道总裁的面孔,最后指了指翟南,“给他穿。”

热情的导购小姐很快就领着一脸黑线的翟南进了试衣间,把衣服递给他,还面带微笑的询问了这位帅哥需不需要帮忙换衣服。

薯片把导购小姐推开,嘿嘿嘿笑着要帮忙。

翟南把他们两个都关在了外面。

——————

翟南出来的时候,被关在外面的两个人正在谈论着什么。薯片一脸沮丧,导购小姐则不停的拍着他的肩膀,轻声说着什么。翟南轻轻咳了一声,两道打过来的目光瞬间都亮了起来。

“……你男朋友真是太他妈的好看了。”导购小姐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

翟南皱着眉头,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她。回头照了照镜子被吓了一跳。

“就要这套了。”翟南挺高兴,回试衣间把衣服脱下来。

薯片的眼神就没从他身上抠下来过。

翟南付钱的时候顶着柜台小姐和那个热情的导购小姐暧昧八卦的眼神,顶的莫名其妙。

导购小姐最后那句:“要跟你、朋、友、好好相处噢~”吓得翟南抓着薯片的手,直接跑了出去。

“下次别来这家店了。”翟南出店门的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这里的店员太奇怪了。”

“我觉得挺好的。”薯片看着自己的手,嘿嘿笑了笑。

——————

离吕笙的婚礼还有三天了。

薯片自从那天买完衣服之后就一天到晚的往外跑,在翟南的逼问下才支支吾吾的说是去跟导购小姐约会了。

把翟南气了个半死。

“我都还没女朋友!”他把遥控器摔在地上,又心疼的捡了起来,“你才多大啊?你一岁有没有?小小年纪就谈女朋友!像什么样子!”翟南脸上的表情像个孩子早恋的爸爸一样苦大仇深。

“我没有女朋友……”薯片头低的低低的,“她是我好朋友……”

“好朋友你们一天到晚出去玩!吃饭!你你你你你还撒谎……哎哟,吾儿叛逆伤透我心……”翟南捂着心口,倒在沙发上装死。

薯片扑倒他身上,像个八爪鱼一样缠着他。

“你重死——诶你怎么一点儿都不重啊?”翟南往后挪了挪,戳了戳黄瓜味儿的八爪鱼的脸,硬邦邦的。“平时吃这么多薯片哪里去了?”

“我本来就是薯片。”薯片嘟囔着,翻了个身坐到他旁边,“我想多轻就多轻。”

“你能飞吗?”翟南想起小说里看到的妖怪,“会长出尾巴来吗?”

“能飞。”薯片回答他,“没有尾巴。”

“那能带我飞一圈吗?”翟南眼睛亮了亮。

“不……不行。”薯片磕磕巴巴,目光躲躲闪闪,“我……呃……法力不够。”

“那算了。”翟南有些失望。

————————

吕笙的婚礼很热闹。

他挽着那个要跟他共度余生的人走过红地毯,宣誓,交换戒指,互相亲吻。下面的祝福声一片。他本来就是个很好看的人,这会儿穿上婚服,更是好看的像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翟南看的有些呆。

祝酒的时候吕笙走到翟南面前,举起酒杯。翟南的酒杯跟他的碰了碰。

吕笙喝了一口,翟南喝了一杯。

“小南,我很高兴你能来。”吕笙冲他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怎么样?”他努努嘴,撇向另一个在敬酒的人。

“什么怎么样?”翟南已经喝了两瓶了,眼神有点儿散。他咧嘴一笑:“还能怎么样?”

“他喝多了。”薯片皱起眉头,把翟南护在身后,“你还没跟我干杯。”

吕笙这才注意到薯片,不免有些尴尬。他把手上喝过一口的酒杯举起来跟薯片碰杯。

“请问您是……?”

“我是他男朋友。”薯片把翟南按回座位上,趾高气昂的看着吕笙。

“那祝你们幸福。”吕笙看了看翟南,还想跟他说些什么,被薯片挡了回去,只好去下一桌敬酒了。

“你干什么?”翟南拽着薯片的领子,“他走了,都怪你!”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晃晃酒瓶,已经空了。

“我还要喝……”翟南晕晕乎乎的站起来,去够另外一瓶。

“你已经醉了。”薯片把酒瓶从他手上抢走,“别再喝了——”

“要你管!?”翟南吼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向他们。不过也就是一瞬间,因为薯片很快反应过来,把这里发生的所有事彻底隔绝了。

“你是我谁啊?我就是可怜你——!你能干嘛……我一个人都活不好,还要养你!放我一个人不好吗……一个个都这样,来我身边,然后又交了别的女朋友。”他突然哭起来,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朝外面走。

薯片沉默的跟在他身后。

“你跟着我干嘛?”翟南吼他,推了他一把,然后飞快的跑远了。

外面在下雨呢,薯片看着他的背影想,他淋湿了怎么办?

————————

薯片找到翟南的时候,他趴在酒吧的吧台上,不省人事。酒保看见薯片就好像看到了希望。

薯片在身上掏了半天也没掏到一个硬币,只好去翻翟南的钱包。

他果然全身都湿透了,头发上全是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滴,脸上也全是水,不知道是雨水还是哭的。薯片找了半天,才在他的裤子口袋里面掏出几张被泡的皱巴巴的纸币。薯片这时候就十分庆幸自己是一项现代产品而不是深山里出来的老古董了。

那个酒保嫌弃的收下了这团恶心吧啦的钱,然后看着那个瘦巴巴的人一下子就把醉鬼扛在肩上,一点压力都没有的样子。

再然后他看见这两个人出了酒吧,然后……那个高个子的人好像变成了一张……大饼,飞起来了?

酒保揉揉眼睛,决定给自己冲一杯咖啡。

——————

翟南恢复意识的时候,他躺在一张软踏踏的大饼上面。天空离他很近,伸一伸手就能碰到云。虽然下着雨,但是身上却没有一点儿水。衣服是干的,身下的大饼暖哄哄的烤着自己。

“……薯片?”翟南喊了一声。

“你醒啦?”薯片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清脆,反而有气无力的,“你到底喝了多少啊?给你喂了药还睡到现在……”他抱怨了一句,大饼抖了抖,把他包在里面,“快到家啦。”

果然没多久翟南就觉得自己在往下降。紧接着他们飞进了翟南家的窗户,翟南摔在了床上,大饼摔在了地上。

“哎哟。”大饼叫了一声,缩了缩,变回了金头发的高个子,摊在地上。

“薯片……?”翟南有点儿愧疚,他戳了戳薯片的脸,软呼呼的。

薯片没回答他,眼睛闭上了。

“薯片……?!”翟南慌了,他把薯片搬到床上。他还是那么轻,但是手脚都软乎乎的垂在两边,像面条。

“薯片,你怎么了?”翟南拍拍他的脸。

“亲爱的小南南……”薯片开口了,“我就要死啦。”

翟南跳起来。

“怎么会呢?你怎么啦?”

“淋了雨。薯片要是泡了很多水,会变软,然后就死掉了。”薯片的眼睛半开半合,看起来马上就要睡着了,“我不后悔……南南,我爱你。”

翟南愣住了。

“你可别死啊……你死了谁给我做饭吃呀……我可不想再吃泡面。”翟南声音都在抖,“都是我不好……我喝醉了,我这么任性……你别死啊,薯片,真的。你死了我多寂寞啊,你不是爱我吗,别死,求你了……”翟南哭起来,又不敢把眼泪往薯片身上滴了,胡乱抹了几下,抹的满脸都是。“还有你女朋友……对,对,那个导购小姐……你死了我怎么跟她解释?她要恨死我的……”

“南南。”薯片叫他,声音变得很柔软,“我爱你。你喜欢我吗?”

翟南脸红了。

“喜欢。”他小声的说。

“南南,我耳朵里全是水,听不见。”薯片的眼睛马上就要闭上了。

“我他妈说——”翟南吼起来,“我他妈说我喜欢你,你这个破妖精!”

“太好了!我就知道,嘿嘿。”薯片笑了笑,声音又变的清脆了。

“你不是要死了吗?”翟南脸上全是眼泪,看着前一秒马上就要死掉的那个人突然生龙活虎的凑过来亲了自己一口。

“不死了。”薯片笑嘻嘻的,挂在翟南身上。“我骗你的。其实薯片精淋雨只要晾几天就好了。”

翟南揪住他的耳朵。

“谁教你骗人的?”翟南瞪他。

“导……导购小姐。”薯片护着自己的耳朵,“疼!”

今天的翟南气的打了导购小姐十几通电话,薯片表白成功痛并快乐着。

而导购小姐……

嘘,她刚打完那个省略号呢。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