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5)

或许因为是周末的关系,莫晓俊早餐做的很简单,一个圆圆的鸡蛋、一个切开的番茄、一块煎的香喷喷的培根和几片生菜夹进两片抹了厚厚花生酱的面包里,沿对角线切开,便成了两个人的早点。沈亦臻坐下来,轻轻咬了一口。面包上的花生酱被番茄解去大半的黏腻感,只留下了花生的香。生菜完美的祛除了培根油腻的感觉,脆脆甜甜的,又有肉的鲜美。


沈亦臻没忍住抬眼看了看莫晓俊。后者有些心不在焉,一改之前机械式的吃法,似乎根本没把注意力放在这块面包上似的,节奏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嚼没嚼就咽了下去,倒是多了些人味儿,也让沈亦臻看着心疼。


“我有个朋友邀请我下午去马场玩一圈,”他想了想开口道,“你跟我一起去吗?”


莫晓俊这才回神般,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嗯了一声:“亦臻哥去哪我就去哪。”


沈亦臻笑笑,把三明治全部吞进肚子里,看着莫晓俊吃完:“去换个衣服吧,我叫司机过来。”莫晓俊点头。


两个人换好衣服在大厅碰面,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了。沈亦臻穿了一件浅色的西装,里面衬着白衬衫,下面配了一条灰色的西裤,看上去得体,又有点儿说不上来的土气。莫晓俊戴着眼镜,穿着长袖的薄t恤和一条卡其色的九分裤,配着他的忧郁气质,感觉文艺极了。


总之两个人穿的都不像去骑马的。


等到一切准备妥当,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司机早就在外面等候多时,沈亦臻拉开车门护着莫晓俊坐在了后排,自己坐到了前面的副驾驶位置上。


等他们到马场的时候,苏婉妍已经在穿着一身骑马服在那里等着他们了。女孩的个子很高挑,身材也不错,长得还漂亮,配上这么一身劲装,有一种巾帼英雄的既视感。


苏婉妍看见他们,皱了皱眉头,上前去了拉住沈亦臻的胳膊,把他拽到自己这里来,对着他小声说:“我不是叫你一个人来吗,他是谁啊?”


沈亦臻有些心虚,抿了抿唇压低了声音:“他是我弟弟,今天心情不太好……我就想带他出来玩玩。”


“我跟你认识这么多年,没听说你有个弟弟。”苏婉妍秀眉一皱,“亦臻,别想骗我。”


“我没骗你。”沈亦臻脸都苦了,“他是我邻居的孩子,家里出了点事,现在跟我一起住。”


苏婉妍瞟了眼站在那里从头到尾没有动作,机器人一样的莫晓俊,大概也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她拍了拍手,有几个工作人员过来,带着穿的像来吃喜酒的两个人去换衣服。


沈亦臻常穿的那套衣服已经准备好了,从头灰到脚,只有防护马甲和马靴是黑色的。莫晓俊因为是第一次来,工作人员带着他去挑衣服。莫晓俊选了一件纯白的,然后就被带到更衣室去了。


沈亦臻在外面等了没多久,莫晓俊便走了出来。白色很适合他,出门之前莫晓俊带了一副隐形眼镜,这时候已经戴上了。原来那副被他摘了下来,跟衣服一起寄放在储物柜。


沈亦臻是第一次看见莫晓俊摘掉眼镜。男孩子长得很清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隐形眼镜的关系,那双黑眸里总算带了些神采,让他看起来活力了不少。再配上一身白,看起来像童话里走出来的王子。


沈亦臻给看着他呆了一秒钟,才想起来这帅哥是他的弟弟,莫名的有些骄傲。他看看苏婉妍,姑娘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看到他们换好了衣服,牵着自己的马率先走了出去。工作人员把一批棕色马的缰绳递给了沈亦臻,又把一批白马牵了过来,说:“这匹马比较温顺,您先骑这匹试试看。”


莫晓俊看着马,抬手摸了摸。马儿果然很温顺,莫晓俊跟它培养了一会儿感情,便也牵着它到了跑马场。


苏婉妍和沈亦臻已经骑在马上了。一黑一棕的马儿并排走着,马背上两个人在说着话,似乎很高兴。莫晓俊皱皱眉头,跟着工作人员的指导上了马,教练引着马慢慢走着。


莫晓俊学的很快,当苏婉妍和沈亦臻绕着跑马场走完一圈的时候,他已经能骑着马小跑了。莫晓俊对着教练道了谢,骑着马稳稳的走过去。当快要走到他们身后的时候,白马突然歪歪斜斜的走起步子来,一下子挤到了两个人中间。


“抱歉。”莫晓俊拽着缰绳,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我还不太会。”


苏婉妍稳住马,转头瞪了他一眼。莫晓俊没看她。


气氛顿时尴尬起来。


沈亦臻轻轻咳了一声,打了个圆场:“去吃点东西吧……?”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咖啡店。


“好啊,”苏婉妍冲着沈亦臻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把额前的碎发撩到耳朵后面,“我正好有点饿了呢。”


沈亦臻看看莫晓俊,少年点了点头:“我没问题。”他看了看苏婉妍,也伸出手做了个拨头发的动作,“我也饿了。”


沈亦臻觉得莫晓俊有点奇怪。他以为是今天早上那个电话的原因,就没多想。三个人下了马,走进了咖啡店,莫晓俊和沈亦臻坐在一块儿,苏婉妍坐在他们对面。


服务员过来给他们点了单,之后三个人就没怎么说过话。苏婉妍一直在打量着莫晓俊,被打量的人一直低头专心致志的吃着蛋糕,好像全世界只有他和蛋糕一样。


沈亦臻在空气里嗅到了硝烟的味道。


“我去一趟洗手间。”他站起来,“你们两个……好好聊聊?”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