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4)

到了半夜的时候一直阴沉沉的天才终于下起了雨,带着夏天独有的轰鸣声席卷而来。沈亦臻迷迷糊糊的被吵醒,睁开眼,就听见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拉开门一看,莫晓俊抱着枕头站在那里。他穿着睡衣,显得更加单薄。


“亦臻哥。”他开口,声音闷闷的,“我害怕。”


沈亦臻差点笑出声。这个少年小他几岁,讲这话的时候还是那副面瘫的样子,还是没有起伏的语气,可沈亦臻就是听出了一丝丝委屈。他把人拉进屋,反手关上门。


“枕头都抱来了,还能把你关在外面吗?还好我床够大。”沈亦臻还是没憋住,噗嗤笑了一声。莫晓俊回头看了他一眼,沈亦臻觉得那眼神里带点儿哀怨,于是正了正神色,从柜子里又拿了一床新的被褥:“睡吧,已经不早了。”


莫晓俊点点头,接过被子,铺在沈亦臻床上,然后放好枕头,躺了下去。


“亦臻哥晚安。”


“晚安,晓俊。”沈亦臻回到暖烘烘的被窝里,探身关掉原本一直开着的床头灯,“做个好梦。”


莫晓俊没有回他。


不知道是因为没有得到晚安祝福,还是因为外面下着大雨,沈亦臻做了噩梦。他梦见自己掉进了一片海。海水很蓝,也很清澈,可是海里却很黑。沈亦臻视野可即的区域很小很小,什么也没有。他张开嘴想要喊救命,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拼命的挣扎着,朝上游着,却怎么也游不到尽头。沈亦臻能感觉到有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流下来,又很快被海水吞噬,只留下冰凉的触感。


然后有一只手从海面上伸过来,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腕。沈亦臻像找到了救命稻草,拼命拉着那只手向上游去。远处传来谁轻柔的呼唤声,身边的海水一点一点的消失。然后沈亦臻发现自己置身于一艘海船上,船很小,有人站在甲板上看着远方。沈亦臻走过去的时候,那人转过身,是莫晓俊的脸。


“亦臻哥。”莫晓俊开口,和那个把他从海底救出来的声音一模一样。


沈亦臻抱住了他。


接连着又是好几个梦,全都是美梦。

——————————

沈亦臻醒过来的时候,正好跟莫晓俊平静的眼神对上。他们就这样对视了很久,直到莫晓俊开口说了句亦臻哥早安,沈亦臻才发现自己正手脚并用的扒在莫晓俊的身上。他赶紧放开坐起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沈亦臻看了下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了。莫晓俊每天六点半都会准时起床——天晓得他已经在这里保持一个姿势躺多久了。


“那个……对不起啊。”沈亦臻既羞愧又尴尬,他憋了半天,才说了这么一句道歉。莫晓俊已经套上了外套,正要回房洗漱,听见沈亦臻开口,停了下来:“没关系,亦臻哥。以后如果再做噩梦,也可以抱着我。”说完便开门出去了。


门慢慢合上,沈亦臻才慢慢反应过来这句话的含义。他嘴角挑了起来,心里有块地方暖暖的,一直舒服到脚尖。他做了个简单的洗漱,下楼准备吃莫大厨给他准备的早饭。


但莫晓俊不在大厅里,也不在厨房。沈亦臻正觉得有些奇怪,便听见莫晓俊的声音从什么地方传出来,似乎在和人通电话。


“与我无关。”沈亦臻在阳台找到了拿着手机的莫晓俊,他悄悄的站在少年身后,不去打扰他的谈话,“我说了,别来,我现在过的很好,不劳您操心。”莫晓俊说话的时候语气带了些起伏,让沈亦臻有些惊讶。他说完这句话,挂断了电话。


“晓俊?”沈亦臻试探性的喊了一声。莫晓俊的脊背僵了僵,抬手抹了把脸,才慢慢转过身,神色如常。


“抱歉,亦臻哥。”莫晓俊低下头,“我去做早饭。”说着就绕过沈亦臻,朝外走去。


沈亦臻识趣的没有多问。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