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3)

“你妹妹真是……”沈亦臻跟莫晓俊走在回家路上,转过头去,“跟你一点也不一样。”

莫晓俊嗯了一声:“她很有活力。”

然后又是沉默。

沈亦臻心想估计莫晓俊身上全部的活力都给了莫晓娜,他才这么死气沉沉的吧。想着想着居然觉得有些可怜,于是放慢脚步过去牵住莫晓俊的手。

莫晓俊顿了顿,由他抓着。少年的手有些凉,他的手好像一直都是冷的。沈亦臻看了看莫晓俊,有些心疼。他不知道这个才十五岁的少年究竟经历了一些什么,才会有这种围绕在周身久久不散的忧郁气质——他跟莫晓娜简直是两个极端。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才能培育出这种截然不同的双胞胎。

“我父母很早就离婚了。”像是猜中了他的心思,莫晓俊开了口。沈亦臻能感觉到他的手心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晓娜是母亲抚养的,我不是。”他略微停了停,似乎不太习惯跟别人讲述这种故事,“你今天看到的那个白欣欣,是……父亲厨师的女儿。”

莫晓俊说话的语速很慢,也不带什么感情,像一个不喜欢孩子的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们讲故事一样。说到父亲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沈亦臻能从这两个字里听出些不易察觉的哀伤。

“那……为什么后来又……去了妈妈那里?”沈亦臻喉结上下动了动,尽量问的委婉。他知道如果现在不问清楚,之后就再也没机会知道了。

“他死了。”莫晓俊说,加快了脚步,第一次走在了沈亦臻前面,“哥,我有点累了,想快点回家。”

沈亦臻咬了咬嘴唇,快步追上了他。

他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暗了下来,隐隐有了下雨的趋势。沈亦臻暗道一声幸运,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和鞋,擦着头发走出去。走到楼下,就看见莫晓俊也湿着头发,正穿着围裙在开放式厨房忙活着。油烟机打开着,锅里面有什么东西滋滋的响。还没走近,沈亦臻就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肉香味儿。这一切让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像心里有一块柔软的地方被羽毛轻轻搔过,酥甜的一塌糊涂。

“晓俊。”沈亦臻走过去,“怎么湿着头发就做晚饭?别这么着急,出去吃也可以。”

“亦臻哥。”莫晓俊看起来有些窘迫,他在捏了捏围裙,转过身给牛排翻了个面,加了些红酒,“怎么今天洗的这么快?”

“给馋虫勾出来的。”沈亦臻笑笑,拿了条毛巾给他擦头发,“你还会煎牛排啊?”

“不会。”莫晓俊头没动,全身上下只有手还在做着动作,“刚学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牛排连带着锅里的汁水一起铲进一边早就准备好的盘子里,动作一气呵成,一滴也没撒在桌面上。牛排在盘子里滋滋的响着,把深棕色的汁水一点点吸进去。然后他端着这盘牛排和一边已经准备好了的另一盘,把它们放在桌上,回头关掉了油烟机。

牛排的样子很好看,莫晓俊还用了点儿生菜和圣女果做摆盘,看上去跟沈亦臻在高级餐厅吃的没什么两样。

“你真的刚学?”沈亦臻坐下,拿起刀叉轻轻切下来一小块。汁水从切口出渗出来,外面完全煎熟了,里面还剩一点点红色的血丝,看起来十分鲜嫩诱人。沈亦臻叉起那一小块放进嘴里咀嚼,黑胡椒的味道完全融入进肉里,有些丝丝的辣意,红酒完美的祛除了牛排本身的腥味,只留下满满的肉的鲜美,咬下去的时候满嘴都是香气。沈亦臻惊愕的抬起头。

“你确定你刚学会?”他又问了一遍,“这也太好吃了吧?”

“因为亦臻哥一直吃学校食堂的饭菜和家门口那几家饭店的食物,才会觉得这个好吃。”莫晓俊慢条斯理的顺着肉纹路把它切成几个小块,每一块都差不多大。做完这些后,他放了一块在嘴里,又是机械的咀嚼,然后吞咽。直到一块牛排下肚,他才擦了擦嘴:“黑胡椒的味道太浓了。”

沈亦臻早就吃完了。牛排的味道好的让他受到长时间荼毒的味蕾重新活跃起来,恨不得抱着莫晓俊转个几圈。他强行压下这股冲动,回了房间。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