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莫臻】明明是弟弟吧?(1)

#本文又名天才弟弟养成记、沈亦臻的美食之旅、我的弟弟不可能这么可爱。
莫晓俊x沈亦臻,半养成。本来打算一发完,结果一不小心破了万(……)就搞成长篇发。
略ooc,人格分离设定,私设如山。
给全世界安利莫臻!
以下正文。
————————————————



“亦臻,我们家孩子……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他已经转学到你那个学校了,生活费会定期打在你卡上。”邻居眼睛里带着点儿泪,嘴上却还是笑着的。她拍了拍站着的男孩儿的肩膀,“晓俊,你要听哥哥的话,知道吗?”

少年点了点头,眼神落在地板上,抿着嘴一言不发。沈亦臻看了他一眼。

“好的,没事。”沈亦臻冲他们露出一个微笑,“也不费什么事儿,我也好多个伴。您就放心去国外吧。”

“好……好……我这一去,恐怕没个五六年也回不来……等他成年,你就让他搬出去住吧。”沈亦臻的邻居,那个美丽高雅的中年女子,终究还是没忍住,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怎么搞的……突然发生这种事情……我……抱歉。”她擦了擦眼泪,又笑起来,“总之谢谢你了,亦臻。你也没多大,我就拜托你给我带孩子……我也是没有办法了。”她闭上眼睛,转过身去,不再让沈亦臻看到她的脸,“……那我走了。”她说着,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沈亦臻关上门,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转过身看着他的新室友——那个少年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除了在他母亲离开的那一瞬间抬头看了一眼外,也没有别的表情,像个呆滞的机器人一样。

“……嗨。”沈亦臻有些尴尬,尝试和这个少年交流,他搓了搓手,“……你叫什么?”

少年还是没有反应。

“你肯定很难过……不想说话也很正常。”沈亦臻弯下腰,把他的行李提起来,“反正我们还要相处很久,你什么时候愿意说话的话,我也愿意听——我给你把行李提到房间去,你等会儿上来就行。”说完朝电梯那边走去。

“莫晓俊。”有很轻却很清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少年独有的清冽,“我叫莫晓俊。”

沈亦臻转过头,微笑起来:“很好听的名字。你几岁了?”

莫晓俊再也没多说一个字。

沈亦臻叹了口气,把行李通通塞进电梯。
——————————
一夜无梦,沈亦臻睡得很香。他被闹钟吵了起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慢吞吞的洗漱,穿衣。等这一套工作做完,下楼时看到早已经穿戴整齐,背着书包等在门口的少年,才想起来家里已经多了一个人。

“晓俊起的这么早啊。”沈亦臻一边下楼一边套着校服外套,打开冰箱门,从里面拿了块面包,背上书包,“吃过早饭了没?”

莫晓俊迟钝的点点头,目光放在了冰箱上。沈亦臻知道他是已经吃过面包了。

“我记得你跟我现在是一个学校吧?”说着也没报他有什么答复的期望,一边打电话给司机,一边拆开面包的包装袋,“走吧。”

莫晓俊没回答他,转了个方向,跟在他身后。司机赶到的很及时,等他们走出沈亦臻公寓大门的时候,车已经等在那里了。沈亦臻拉开车门,看了看身后的少年,“你先上车吧。”

少年顺从的走了过去,沈亦臻护着他的头,等他坐定,自己才上车,关上车门,开始吃起那块面包。

“你不能总是吃面包。”沉默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沈亦臻吃完那块面包,莫晓俊突然开口说话了,“面包既没有达到早餐所需要的营养,也容易犯困。而且长期摄入单一食品可能会造成维生素的缺乏,再者,面包含有大量黄油,过量食用会引起发胖。”

沈亦臻听他一口气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倒是愣了一下,接着看了看手里空了的包装袋,把它揉成一个球,丢进车载的垃圾桶里:“我平时没有时间吃早饭……面包比较方便。”

“至少应该喝一杯牛奶,这样可以让面包里的有益物质更好的被吸收。”莫晓俊说话的时候,眼神并没有放在沈亦臻身上,语气没有一点起伏,字与字之间的间距都恰到好处,让沈亦臻有一种他其实并不是在和自己说话的错觉,“或者你可以早一点起床。”

“我可以尝试早一点起床。”沈亦臻捏了捏衣角,试探性的开口,“晓俊愿意跟我说话了吗?”

莫晓俊一言不发的坐着,车厢里又重新归于沉默。
——————————
“这是新转来的同学,莫晓俊,大家欢迎一下。”老师带着莫晓俊走进班级,脸上笑的藏也藏不住,“晓俊是个乖孩子,你们都别欺负他啊。嗯……晓俊你就坐在沈亦臻旁边吧,崔皓月你让他一下,坐到后排去。”

“凭什么?”崔皓月眯起眼睛,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凭什么我给他让位置?”

“你又不学习。”老师早就对这个学生的脾气习以为常,“给你坐到后排去睡觉还不好了?快换。”

崔皓月瞪着眼睛,站起来好几回,又坐了下去。他看看沈亦臻,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拎着书包走到了后排,把包用力扔在椅子上,然后又把自己摔进去,坐下,双脚跷在桌子上,抱着臂,一副“老子很生气”的模样。

莫晓俊似乎对发生的这一切都没什么感知似的,直到老师叫他才抬起头,走到崔皓月空出的位置上坐下,拉开书包的拉链,拿出笔盒与第一节课需要的课本放在桌子上,沈亦臻听见他很轻很轻的叫了声亦臻哥,转头看他的时候却又见他专注的看着黑板,让沈亦臻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你怎么跟我在一个班级,我还以为你比我小很多呢。”放学,沈亦臻一边理着书包,一边把自己憋了一整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跳级。”莫晓俊动作很快,这会儿已经背好了书包,站在那里等他了。沈亦臻给这轻飘飘的两个字说的顿了顿,才想起来面前这位少年是个天才,立刻释怀了不少。拉好书包的拉链站起身,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校门。

晚上时司机不来,所以沈亦臻一般都是走路回家。平时一个人到不觉得有什么,今天多了个莫晓俊,却觉得这条路分外的长。莫晓俊一直跟在他身后半步的地方,脚步声也很轻,但在傍晚颇为寂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突兀。沈亦臻试图放慢脚步让他与自己并排,可是身后的人却也放慢了步子,两个人的行走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沈亦臻干脆放弃,赌气似的加快步伐,却听身后脚步声的节奏没有半点变化,依旧不紧不慢。沈亦臻走了一段,回过头,发现莫晓俊居然还在自己身后半步的位置,不免吓的一停。莫晓俊也停了下来。沈亦臻尝试着朝前走了一步,莫晓俊跟着朝前走了一步。沈亦臻转过头去,走了两步,停下,又走了三步。莫晓俊也跟着他的步伐走着。

沈亦臻觉得这种感觉很新奇,就像自己多了个小尾巴一样,忍不住笑了笑。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