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莫臻】就是这么巧

打call!!!@

鱼翅翅被抓走吃掉了!:

#OOC!!!
#莫晓俊X沈亦臻!!!


现代校园设,莫晓俊和沈亦臻从小就认识,后来分开了一段时间。不要纠结年龄问题啦...!设定有BUG咱们翻过去别在意_(:з和 @森林里的字母菌 讨论出的脑洞,因为不太了解晓俊性格OOC了勿怪。有点烂尾,一个脑洞飙四千加我也很无奈……(。)







...







莫晓俊今天很开心。



连连跳级转学到沈亦臻所在的高中时,莫晓俊尚且比沈亦臻小五岁。他跳级的速度之猛甚至在网上小红了一把,天才,学神等等称号标签似的一一贴在莫晓俊身上,也正因如此,莫晓俊才刚转学来就获得了极大的关注。



沈亦臻也很好奇,很久很久之前对他说“我会追上你的”弟弟怎么会转学到他就读的学校。他想,如果还记得我的话,晚上带他出去走走请他吃个饭好了。



没人注意到他神游天外的样子,整个班的同学闹哄哄的讨论起莫晓俊如何,最先进门的辅导员抬手示意众人安静,后她几步的莫晓俊穿着新领的校服,在门口死角处顿了顿,长吁一口气后紧抿唇角,走进教室将座位上的同学简单扫了一眼,无视众人呆若木鸡的表情,淡淡开口:“我叫莫晓俊。”



教室顿时炸开了锅,有人高呼“沈亦臻快下来!”,还有人尖叫“假的吧?!!”,莫晓俊简短的自我介绍瞬间被各式各样的声音淹没,辅导员连拍几次讲台都没成功让激动地学生安静下来。



喊沈亦臻的人有点多,沈亦臻有些好笑自己同学反应如此激烈,他抬头,恰好和讲台上站得笔直的莫晓俊对上视线。莫晓俊虽然和沈亦臻长得一模一样,但平日里喜欢的装着打扮,以及周身气质都和沈亦臻大不相同,相熟的人就能轻松区分他们。



莫晓俊如一潭死水般的双目透过镜片停留在沈亦臻身上,在一群陌生人中第一时间找到在意、亲近的人,已经成了莫晓俊的习惯。他知道沈亦臻也在看他,却毫不避讳他的注视,甚至为此感到愉悦:亦臻哥在看着我。



沈亦臻迷茫眨眼,以为莫晓俊只是刚好把注意力放在了他这一块。心里盘算着等会儿下课怎么和莫晓俊搭话,沈亦臻摇头避开邻桌开玩笑而探过来勾肩搭背的手,略有无奈的回道:“我是沈亦臻,学神还在讲台上站着呢,别瞎说。”



邻桌笑嘻嘻的拿出镜子在沈亦臻面前晃了晃:“你们看起来就像一个人一样,说!他是你的谁?”




沈亦臻愣住。




小时候带在身边的弟弟?说不定莫晓俊已经忘了他;或者干脆说不认识,只是巧合?光看脸沈亦臻都觉得这话不可信。思来想去,他只好道:“只见过面。”



邻桌哦了一声,几句话的功夫教室重新安静了下来。莫晓俊表情自始自终都是平静的,见众人冷静了下来,他语气平缓,咬字清楚的把刚刚说过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叫莫晓俊。”



作为班长的沈亦臻带头鼓起掌来,道:“欢迎来到我们班,你好啊,晓……莫晓俊。”



他的声音不大,几乎被掌声给淹没了。莫晓俊却像听到了他在说什么一样,唇瓣动了动,在心底回道:你好,亦臻哥。



在这之后莫晓俊便被安排到前排座位了。沈亦臻座位居中,离莫晓俊只有四五步的距离,一下课同学们蜂拥而上,挤在莫晓俊身边询问起各种事。有问题目该怎么解答,有问莫晓俊之前得到的奖项是不是真的,也有问莫晓俊和沈亦臻认不认识。问最后一个问题的人还特地指了指沈亦臻,沈亦臻坐在座位上整理书本,倒没在意,任由他们指着自己。



莫晓俊不太喜欢和陌生人靠近,一张张嘴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堪比养鸡场,咯咯哒咯咯哒的一刻不停。他良好的教养没有让他当场甩冷脸,挑着几个问题回答后,莫晓俊顺着指向沈亦臻的手望去,正解着数学公式的手微不可查的握紧了笔,最后一个字母B写歪了些,他听见自己回答道:“认识,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哥哥。”



众人脸上写满果然如此,上课铃响时还有些可惜的回到座位。莫晓俊顺手把被别人碰歪的课本扶正,老实说这些知识内容他早就学会了,老师还把他安排在前排坐着,根本看不到坐在后面的沈亦臻。而且下课时沈亦臻也没有过来问他什么……莫晓俊低首,在书本封面后的第一页上工整写下自己名字,最后胡乱翻开一页,像藏着什么秘密一般,写了沈亦臻三个字。



想了想,又补上一个爱心。



后桌的人试探性的拍拍莫晓俊肩膀,莫晓俊合上书,微侧身回头望去,忽视中间挡着的几个人,莫晓俊看到沈亦臻拿着笔正写着什么,没有看他。莫晓俊不动声色收回视线,坐他后面的那人手心有个纸条,莫晓俊识趣的收下没有多问,趁老师转身板书时他将纸条打开,里面写了一句话。





下课能占用你一点时间吗?我有事情想问问你。
——沈亦臻





莫晓俊收起纸条,握在掌心,半晌又将那一小团纸放进笔袋里。他的大脑只思考起沈亦臻有什么事情要问他,会涉及哪个方面,他和沈亦臻说话时开口第一句话该说什么。相别数年,如果沈亦臻还记得他,那真是太好了。



看不到莫晓俊正脸的沈亦臻有些紧张,递出去的小纸条看样子是收到了。他幼时曾和莫晓俊生活过一段时间,但很快就被沈家的人接走了。当时告别莫晓俊拉着莫晓娜的手站在沈亦臻身后,莫晓娜那丫头哭得稀里哗啦,莫晓俊反倒镇定的多,他问道:“亦臻哥,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莫晓娜不小心吹出一个鼻涕泡,还没等沈亦臻回话就抢答道:“呜呜呜……肯定会见面嘛!不见面我就给亦臻哥戴蝴蝶结呜呜呜……”



沈亦臻记得,他当时回答的是:“一定会见面的,一定。”



也不知道晓娜怎么样了……沈亦臻正想着,莫晓俊轻敲了敲他桌面,道:“出去吧,亦臻哥。你有什么事情想问我我都会告诉你的。”



原来已经下课了。



沈亦臻顶着同学们好奇的目光,和莫晓俊走出教室。过道上的人不少,莫晓俊避着人走到一个偏僻的转角,莫晓俊停下步子,与沈亦臻面对面。他道:“亦臻哥,在你问我前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沈亦臻点头。



莫晓俊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沈亦臻再次点头,道:“当然记得,当初晓俊问我能不能再见面,如今不就见上了?”



莫晓俊低首把视线放在地面大理石花纹上,“能再见到亦臻哥,我很开心。”



沈亦臻笑道:“能再见到晓俊,我也很开心。对了,晓俊中午如果愿意的话,我带你在学校里走走,等晚上和我一起吃个饭吧?”



莫晓俊道:“听亦臻哥的。”



莫晓俊能答应让沈亦臻有些意外,好在结果还是好的,再加上莫晓俊看上去和小时候没什么两样,还是一样话少,乖乖的样子。他便放松下来,简单询问了几句莫晓娜近况,得知那小丫头如今疯狂追星迷恋偶像无法自拔,怎么劝也不听,沈亦臻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这感觉就像在意的妹妹长大了,可爱的让人舍不得说重话教训。



莫晓俊不是一个擅长挑起话题的人,沈亦臻想到莫晓娜笑得格外温柔时,他只静静地看他侧脸。分明是同一张脸,要说是同一个人也不为过,为什么这个人只是笑一笑,就能这么轻易的让他心跳加快呢?这是莫晓俊想了几年的问题,为了沈亦臻那句承诺, 他努力了太久,在终于见到那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时,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些事沈亦臻自然不知道,莫晓俊会到他学校来完全是巧合,毕竟沈家让他就读的高中肯定不是什么水货学校。他抱着这样的想法,等到放学十分有默契的和莫晓俊避过路上三五成群的学生们,把厕所,老师办公室几个比较重要的地方走了一遍后才准备着去吃午饭。



期间简短且规矩的几次谈话都未能让莫晓俊满意, 他清楚知道沈亦臻再过不久高考完可是要考大学的,好不容易才重新相遇,莫晓俊不想这么快就分开。学校绿化带不少,莫晓俊落后沈亦臻一步走在他身后,步子不急不缓,保持着触手可及的距离。他紧抿唇角,在聒噪的蝉声中语无波澜,状似随意的问道:“亦臻哥高考后想去哪所大学?”



沈亦臻这几天回答了不少这样的问题,闻言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答道:“XXX大学,班上挺多人都准备考的。”



莫晓俊默不作声在心底记下这所大学,当夜在寝室便开始搜索XXX大学相关信息。招生要求、招生名额、教学环境、学校所在地、学校相关评价云云,说实话,莫晓俊并不是很看得上。转念一想沈亦臻会去这所学校,莫晓俊尝试将印象美化一番,自我安慰着——



大学也能和亦臻哥在一所学校。






















个屁。






...







莫晓俊很不开心。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边,来报道的新生都是面带笑容,唯有他沉了脸,郁结堆积眉间挥之不去。沈亦臻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是在道歉。莫晓俊弯腰把丢在脚边的录取通知书捡起,缓慢抚平上面的褶皱后,话里听不出丝毫情绪:“没事,亦臻哥。这个大学也挺好的,亦臻哥在国外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恩,是的,好。”



电话挂断了。



莫晓俊收起手机,低首踩着地面上整齐线条,步调一致,与行人擦肩而过时微不可查避过。满打满算想着和沈亦臻一起读大学,却没想到他出国留学了——计划被全盘打乱,莫晓俊甚至来不及告诉沈亦臻他刚买了新的小提琴,准备将那些不可告人的情愫藏进音乐中为沈亦臻独奏一曲。



还会有机会见面吗?还有可能把这份心意告诉他吗……?已经分开两次了,在他好不容易追上来时——已经两次了。



不会再有第三次的。



莫晓俊深吸一口气,舒展眉心心中逐渐有了主意。




...





沈亦臻开门就看到拎着行李箱的莫晓俊。



他愣住,关上门再打开,莫晓俊依旧站在门外,表情依旧,细看之下还带着长途奔波后的疲惫。前一段时间他们才刚刚通完电话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莫晓俊当初要来他学校地址就未再多问什么,沈亦臻还愧疚了很久没来得及告诉莫晓俊要出国留学的事。谁知道愧疚的对象就站在门外,像串了个门一样淡定,还向沈亦臻打起招呼:“亦臻哥,晚上好。可以让我先进去吗?”



“晚、晚上好。”沈亦臻还有些反应不过来,闻言忙从门口让开,莫晓俊就这么拎着行李箱走进沈亦臻房间。他好像一点解释自己为什么也到国外来的意思,一边打量着屋内摆设一边 把行李箱放下,沈亦臻跟在他后面,犹犹豫豫半晌,还是开口道:“晓俊怎么来我这里了……?”



“考研。”莫晓俊回答的简单。沈亦臻嘴角抽了抽,联想到莫晓俊一路跳级的学神伟大身姿,打开冰箱拿出两瓶碳酸饮料,将其中一瓶递给莫晓俊后才继续道:“考研来我现在的学校,太巧了吧。”



“就是这么巧。我想和亦臻哥在一个学校里,想天天见到亦臻哥,就来找亦臻哥了。”莫晓俊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嗤的一声气音响起,沈亦臻不自觉低头:“抱歉啊晓俊,之前走的太匆忙根本没来得及和你……”



“亦臻哥。”莫晓俊开口打断沈亦臻接下来的话。他手中还拿着沈亦臻给他的碳酸饮料,因在冰箱里放久了,冰得莫晓俊手指逐渐失去知觉,却依旧紧紧握在手中。“那些话你已经说过了,就不需要重复。而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每一句话都是和你有关系的。在告诉你前,亦臻哥,你能保证下一次和我分别时,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沈亦臻道:“我会的。”



莫晓俊闭上眼,片刻后像下定什么决心一样睁开眼来,沈亦臻这才发现莫晓俊已经和他一样高了。莫晓俊看着他,他也看着莫晓俊,在短暂的沉默过后,莫晓俊道:“沈亦臻,我喜欢你。”



他说完脸就飞快地红了,很明显,话也很直接,一记直球打得沈亦臻半天没反应过来。



莫晓俊继续道:“巧合多了就是必然,就算不可能,我也会让这变得有可能,或者是巧合。现在我不想继续巧合了,我想必然一次——必然喜欢你。”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