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的一批,挖坑不填,一气清水,甜食专家(?)

【月臻】礼物

沈亦臻是在自己家的床上醒来的。

他睁开眼,望着天花板愣了几秒,指关节上火辣辣的疼痛感宣告了昨天晚上这具身体的主人。沈亦臻皱着眉头掀开被子,几乎是坐起来的一瞬间,他便看到了地上的一摊血迹。

那不是他的血。沈亦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身上,很确定崔皓月并没有让他多什么足以流血的伤口。

沈亦臻站起来,想要清理掉他的暴力人格给他留下的烂摊子——他不知道这是谁的血,这让他感到不安。

然后他发现了那个盒子。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黑色盒子,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沈亦臻”三个字,还镀了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沈亦臻觉得奇怪,他对着那个盒子看了半天,也没敢打开。他把它拿起来,发现盒底上贴着一张便签纸,上面写了两个字,是崔皓月的笔迹。

“懦夫”。

沈亦臻知道崔皓月是故意激怒自己,但是他还是不可抑制地有些生气。他翻开盒盖上的搭扣,慢慢的把它打开。盒子里有一张纸,折的四四方方,刚好把盒口完全盖住,像第二层盒盖。上面用红色的颜料写着“常伯谦”。

沈亦臻的心跳停止了一瞬间,他的瞳孔放大,呼吸急促起来——伯谦。崔皓月的目标很可能是伯谦。

他的手指有些颤抖,把那张纸掀起来。盒子里面装着的是一截断指,血迹把垫着它的白色海绵染的一片猩红。沈亦臻发出一记短促的叫声,迅速把盒子丢出去,拿起手机,连着点错了三个数字,才拨通助理的电话。

听筒里嘟嘟嘟响了三声,对面才有人接起来。沈亦臻腰板挺得僵直,几乎是在对方接通的一瞬间就吼叫出来:“伯谦!”

“副总?”电话对面有些嘈杂,似乎是在公司。沈亦臻几乎在听见常伯谦声音的一瞬间放松下来,瘫在了床后面巨大的靠垫上,发出巨大的嘎吱声。

“伯谦,你没事儿吧?”沈亦臻深呼吸了几下,平静下来。

常伯谦顿了顿,背景音渐渐安静下去,随后是关门的声音。

“我没事。……是崔皓月吗?”

沈亦臻现在彻底确定了那截指头和血迹都不属于他的助理,松了口气,才敢放心把那个盒子捡起来:“是,”他仔细看了看那个盒子,愣了一下,把那截手指拿出来捏了捏。很软,似乎是某种橡胶制品,“……可能是。”

“什么意思?”电话那头的常伯谦皱起眉头,“您还好吧?”

沈亦臻点点头,又想起常伯谦看不见,只好开口:“我还好。你没事儿就好——伯谦,你小心点,崔皓月可能盯上你了。”他沉默了一小会儿,把玩着那个橡胶指头,揣测着崔皓月的用意,也没搞懂他到底什么意思,“……总之你小心点。我挂了,晚点儿来公司,你帮我撑会儿。”我还要清理一下地板。

常伯谦把那句“您今天还有会议”咽了下去,说了声好,然后看着挂断的电话,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沈亦臻把手机放到一边,戳了戳堆染着血的白色棉花。他感觉到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把棉花拿起来一看,又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白痴”。

沈亦臻给他气笑了,他把棉花、橡胶手指和纸条一并丢进了垃圾桶。刚打算把盒子也丢进去,想了想,还是收住了手,在盒子里给崔皓月留了张字条,照模照样的放在床头。

那天晚上崔皓月看到放在原地的盒子皱了皱眉头,打开,却看见沈亦臻圆润的字迹。

“有意思吗?”

可有意思了。崔皓月嘴角一勾。

——————————

之后的几天里,沈亦臻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一些其他人格给他留下的“惊喜”——有的时候是放在枕边的布娃娃,有的时候是身上穿的粉色裙子或头上的漂亮蝴蝶结,或者是醉宿后的头疼欲裂和床底的空酒瓶。但更多的是那个写着“沈亦臻”的盒子,几乎全是恶作剧,而且每次一个新花样,总是能骗到沈亦臻。除了有一次——他打开盒子,里面蹦出来一个巫师,还伴随着巨大的背景音乐,把他吓了一跳——沈亦臻马上看出来这是个假的巫师。

沈亦臻有的时候也会给崔皓月留言,大多数都是上当之后的抱怨,以及再也不开盒子了云云。崔皓月每次看到都会笑,在下一次的盒子里说他像只蠢透了的小绵羊。沈亦臻还是会每次都把盒子打开,看到这句话,再生一次闷气。

但是今天的盒子不太一样。

沈亦臻看着盒子里装着的手表愣了几秒钟,靠着朱长江给他留下来的炸弹研究记录,总算确定了这玩意儿不会爆炸。他把表拿起来,字条上写着“手机”两个字。

沈亦臻打开手机,在主页面上发现一个视频文件。他点开,那个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我把你的表扔了。常伯谦什么品味,送人的东西都选这么丑的。”视频里,崔皓月用两根手指夹起昨天常伯谦才送给他的手表,晃了两下,丢进了垃圾桶。
沈亦臻马上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手表果然不见了。他又检查了一下垃圾桶——里面是空的。

“别看了。”崔皓月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出来,“我说了扔了就是扔了。这块表,”他把盒子里那块表拿起来,“我给你挑的。戴着,要是你没戴,我会知道。”他挑起一边的眉毛,压底声音做着威胁,像在跟沈亦臻开玩笑。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沈亦臻看着黑掉的手机屏幕,有些懊恼。

“伯谦,你送我的表给崔皓月丢了。”小绵羊戴上崔皓月给他选的那块手表,唉声叹气的给常伯谦发短信。

“我再给您买一块?”常伯谦回复的很快。

“不了,崔皓月给我买了一块新的。”沈亦臻盯着手上的表,又叹了口气,按下发送键。

常伯谦又一次感觉崔皓月真的莫名其妙。

——————————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沈亦臻看着手上被强行戴上的的戒指,瞪大了眼睛。

“什么什么意思?”白欣欣喝醉了,笑起来冒着傻气。她举起手,欣赏着左手中指上*的情侣戒,跟沈亦臻的碰了碰。磁铁相吸,发出清脆的叮当声。白欣欣收回手,满意的对柜台服务员点点头,“很好看——嗝——谢谢你。”

“白欣欣——”沈亦臻有些无奈,“这是情侣戒指。”

“那又怎么样?”白欣欣咧嘴笑着,继续欣赏手指,“好看就行了。”一边说着一边摇摇晃晃的向前走。

沈亦臻抹了把脸,好歹小小体会了一把白欣欣带莫晓娜时候的力不从心。他跟柜台人员道了个歉,付了账,赶紧追上前面到处乱跑的白欣欣。

好不容易把白欣欣弄回家,沈亦臻一开门就躺倒在床上。他休息了一会儿,刚要起来洗漱一下,就被头部剧烈的疼痛摔了回去,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沈亦臻是被手机的铃声给吵醒的。等他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的时候,铃声早就停了。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在大大的数字下方是常伯谦的名字,后边跟了个括号,里面写了个数字二十一。

沈亦臻几乎跳起来,抓起手机给常伯谦回了个电话。

“沈副总!”电话对面的常伯谦听上去急得快要爆炸了,“您没事儿吧?”

“什么?”沈亦臻揉了揉眼睛,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什么没事?”

“哎呀,”似乎是确定了他没事,常伯谦的语气舒缓了一些,“昨天半夜里白医生给我打电话,说崔皓月跑到她们家楼下叫她出来,然后把她给抢了。”

“抢了?”听见白欣欣的名字,沈亦臻顿时清醒了不少,“抢什么了?”

“不清楚……白医生说是什么……什么戒指的,哎呀,总之您没事儿就好。”

沈亦臻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昨天白欣欣挑的情侣戒已经消失了。他下意识去找那个盒子,也没找到。

“我没事……崔皓月最不可能伤着的就是我了,你放心吧。”沈亦臻有些心烦的抓了抓头发,“哎……头疼。”

“要不要我过来?”常伯谦问。

“不了,你在公司还有工作……我再睡一会儿就好了。”

“好,那我不打扰您休息了。”常伯谦说,“噢,对了。白医生给吓着了,您休息完记得去看看她。我挂了啊。”

“好,辛苦你了,伯谦。”沈亦臻更加烦躁,挂断了电话,也没了睡觉的兴致。站起身去洗漱,刚走到客厅,就被等在那里的崔皓月吓了一跳——或者说,视频里的崔皓月。

客厅中间摆着一个放映机,崔皓月的脸被投射在一块屏幕上。沈亦臻走过去的时候,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装置,视频开始播放起来了。

“总算起来了,沈亦臻?”视频里的崔皓月似乎很生气,语气里都带着冷意。他凑近屏幕,举起手上的一枚戒指,正是昨天白欣欣的情侣戒。“我的人也敢碰……”崔皓月的语气越来越冷,额头的青筋都暴起来几根,看起来可怕异常。他举着那枚戒指把玩了一会儿,突然把它用力,戒指便从中间断裂开来。

沈亦臻这次不用看手指也知道戒指绝对不见了。他有些担心白欣欣,没等到视频结束便回了房间,打开衣柜换了衣服,打算出门。

“不等我把话说完吗,沈亦臻?”视频里沉默了很久的崔皓月突然开始说话。沈亦臻步子一顿,转过头去看墙上的荧幕。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崔皓月现在仿佛就在视频对面,在外面的某个地方,而不是他的意识海里。

“摸一下口袋。”崔皓月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他把整个身子向后靠去,脚跷在面前的桌子上,抱着臂,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命令式语气说着。

沈亦臻照做。左边口袋里是空的。右边的口袋,有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金属做的。

“不拿出来看看?”视频里的崔皓月挑了挑眉毛。

沈亦臻真的差点儿被崔皓月的准时吓着了。他把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是个金属戒指,跟崔皓月手上的那个很相似。唯一的不同点,便是原来刻着“崔皓月”的地方改成了“沈亦臻”。字体是一样的,但不同于崔皓月的那枚,沈亦臻这三个字是朝里凹进去的。他不解地抬头看向荧幕。

崔皓月冲他眨了眨一边的眼睛。“喜欢吗?照着我那个来做的。我的品味。下次和别人一起挑戒指,麻烦你注重一下品味,免得我接管身体的时候,穿着的是一堆垃圾。”他顿了顿,有些别扭的开口,“……白欣欣也有一个。”说完他便伸手,把镜头堵住了。

视频结束,荧幕黑了下去。沈亦臻看看戒指,犹豫了一下,还是戴上了。他本来要出门,想了想还是停下脚步,坐在沙发上,给白欣欣打了个电话。

“喂,白欣欣?”电话接通了,沈亦臻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啊?……啊!沈亦臻!是我,嘿嘿……”电话里的白欣欣语气尴尬的回应着沈亦臻。

“你没事儿吧?”沈亦臻皱起眉头,老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又说不上来。电话那头的白欣欣含糊的应了两句没事。

“噢,对了。崔皓月给过你……嗯……戒指没有?”沈亦臻看了眼手上的戒指,有些搞不懂崔皓月的用意。

“啊?戒指?”白欣欣愣了几秒钟,又反应过来,拖了个长音:“噢————!戒指啊!给过给过!”语气让沈亦臻甚至能脑补到白欣欣脸上的那种拿来哄星星用的傻笑。他沉默了一会儿,直到白欣欣开始拿那种很恶心的声音叫他。

“亦臻——小臻臻~”

“嗯?”

“那个那个……你要是没事儿了的话,我就……挂啦?”白欣欣说这句话的时候,一改之前的尴尬语气,到是语调欢快。

“好,”沈亦臻其实有点儿想笑,但他今天实在没有逗白欣欣玩儿的心情,“你注意点儿安全。”

“知道了知道了。”白欣欣回的很快,在沈亦臻反应过来之前,电话已经挂断了。

沈亦臻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一个问题——她怎么确定我就是沈亦臻?

电话那头的白欣欣长舒一口气。想起崔皓月之前的威胁,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沈亦臻的电话拉黑了。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就快要圣诞了。这个日子本来对沈亦臻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莫晓娜留下的一张字条改变了“没有什么特别”这个形容词。

“亦臻哥哥,我们都希望能收到一份圣诞礼物。不然——嘿嘿。”

沈亦臻看到这张字条,打了个寒战。他可以不害怕崔皓月,但是他必须害怕莫晓娜——他们估计就是预料到了这一点。

于是沈亦臻只好认命的准备起圣诞礼物来——莫晓娜的化妆品、星星的玩具熊、莫晓俊的昂贵颜料、朱长江的一箱江小白,和崔皓月的——崔皓月的什么也没有,通通放在了一个纸箱子里,上面盖了一张纸条,写着“礼物”。

于是平安夜当晚,跑出来给所有人格取礼物的崔皓月差点儿爆炸。直接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沈亦臻醒来,收到了崔皓月放在盒子里的、莫晓娜之前写的、把“我们都”三个字标上了重点符号的字条,以及手机里的一个狂轰乱炸的视频。

“沈亦臻你什么意思!”崔皓月看起来比戒指那次还要生气,他把纸箱子放在镜头前面,开始一个个的数,“星星的、莫晓娜的、朱长江的、莫晓俊的……没有崔皓月的!”他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用手指指着镜头,“沈亦臻我告诉你,我送了你那么多礼物,你要是这次不准备点什么送我,你就——完蛋了。”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关掉了视频。

沈亦臻差点笑出声。

于是第二天夜里,崔皓月在沈亦臻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名为“礼物”的视频。点开,沈亦臻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崔皓月。”视频里的沈亦臻开口了,说完这三个字之后,他把脸埋了下去,顿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抬起头,接着说话,“首先,我要祝你圣诞快乐。”沈亦臻把脸凑近了屏幕一些,表情真挚,“然后——我觉得我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礼物的问题。”

视频这头的崔皓月点点头,嘴角勾了起来,眼睛黏在视频里的男人身上。

“星星的熊,270元,”沈亦臻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张纸,“莫晓娜的化妆品,1800元,莫晓俊的颜料和朱长江的酒……嗯,这些加在一起不到两万元。”他把那张纸收起来,又拿出一本本子,“崔皓月的开销账单——”他念起来,“跑车,320万,定制戒指,一万三千二……”他顿了顿,“我还要再念吗,崔皓月先生?”沈亦臻笑起来,酒窝里都带着甜甜的味道。

崔皓月搞不懂是因为自己理亏还是因为那个笑容,他一点儿也生气不起来。

崔皓月站起来,走到镜子前面。

“沈亦臻,出来。”他喊着,试图把沈亦臻从那片海里拽出来。

“……崔皓月?”沈亦臻醒了过来,他看看自己,有些不知所措,“怎么回事?”

“你别管。”见一次面要消耗的精神实在太多,崔皓月皱起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手伸出来。”

沈亦臻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一边拍着镜子,一边朝着崔皓月看。

“怎么回事?放我出去,崔皓月!”

崔皓月朝他吼:“把手伸出来!”

沈亦臻给他吓了一跳,把手伸出去,放在镜子上:“崔皓月,你想干嘛?”

“另一只手。”崔皓月有些支持不住了。

沈亦臻听话的伸出左手。崔皓月看了看上面的戒指和手表,满意的点点头,把自己的左手伸出去,贴在镜子上。

两枚戒指相吸,发出啪嗒一声。

“你听好了,沈亦臻。”崔皓月看着他们手指相连的地方,笑起来,“你的手表是我的,你的戒指是我的,所以你的钱也是我的。”

“什么流氓理论。”沈亦臻喃喃。

“所以,”崔皓月笑意更深,“你的人也是我的。沈亦臻,我要的礼物,是你。”

沈亦臻愣了一下,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又一次喃喃:“流氓理论。”

“……本来就是你的。”

评论(15)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