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里的字母菌

懒,不敢开长坑,悄悄吃粮不告诉你们x

通缉日志(28)

Julien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他要赶走Clemson了。


现在,伟大的王子殿下正紧紧握着滑翔机的扶手,掌心冒汗,脸色铁青,大喊大叫——


在这之前,他刚刚做完了一套惨无人道的体能训练,几乎快要虚脱了。而这帮“神的使者”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就把他送上了滑翔机,像放风筝一样牵着他。


这简直是极其严重的侮辱和虐待。他在这段漫长的飞行过程当中想着——


实际上他根本没有机会思考。这个该死的训练让他的脑袋里面除了“等我下去一定要把那个放风筝的家伙打扁”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了。


但是在经历了一个小时漫长又刺激的无安全措施飞行之后,Julien并没能成功的实现他的梦想。其一是因为Rico的武力值实在太高,Julien根本打不过,其二则是因为他一接触到地面就开始狂吐,一直吐到浑身发软晕过去,被Maurice抬走。


“你们对他太严格了。”Private说,语气里面有责怪的意思。


“我觉得没什么。”Jack说,他看起来有些恍惚,“甚至觉得挺熟悉的。”


“下一个是我,Skipper。”Private岔开了话题。


————————


“然后白雪公主就和王子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End of the story.”


Private合上书,看了看床上已经睡着了的Julien,悄悄的走出去,又轻轻的关上门。


“我不相信你们真的是天空之灵派来的。”Maurice看起来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因为我根本不相信什么天空之灵。所以你如果告诉我你们到底是谁,那个会飞的东西又是什么,我会考虑不告诉国王陛下。”


Private愣了一会儿,脸色很不好看。他没有讲话,转身走了。


——————————


“Skipper——”


“嘘——Private!小点声。我打算睡一会儿。”


“可是Skipper……”


指挥官闭着眼睛,像没听见似的。


“那个贴身侍从,好像发现我们是假冒的神使了。”Private好歹也是摸清了自己指挥官脾气的老一批新兵,找了个地方坐下来,自顾自的说。


“那又怎么样?”指挥官睁开一只眼睛瞄了他一眼,“反正我们在这里这辈子就这么一天。”


“不一定。”科学家拿着一个看上去到处都写着“我很危险”的帽子毫不留情的拆了指挥官的台,“我们还有20%的可能性再次回到这里。”


Skipper瞪了他一眼,Kowalski后知后觉的“噢——”了一声,缩了下脑袋。


士兵担忧的看着Skipper。


被看着的人并不温柔的揉了揉看的人的脑袋:“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把他打一顿就老实了。”


年轻人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还是没敢和年长者顶嘴。Skipper拍了把他的肚子,端着咖啡大摇大摆的走过去。


“我去瞧瞧那个让我们年轻的Private这么担心的沙丁鱼。”


——其实你让我更担心。Private这么想。然后这个念头就被他自己否定掉了。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被Kowalski手上的帽子吸引过去了。


“那是干嘛的?”男孩子把脑袋凑过去,又朝后退了退。


“这是动能驱动高功率发电智力帽。”科学家说,然后他把两根导线接在一起,“可以通过电击刺激大脑从而提升智力。”Kowalski点了点自己的脑袋,有些隐隐的自豪。


“危险……吗?”Private完全没有听懂。所以他选择问了这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大多数情况下……”科学家开口。


“不危险?”男孩子马上接口,好像松了口气似的。


“……他会把使用者大脑里的水分全都蒸干。”


Kowalski说。

评论(1)

热度(17)